楚方居然郑重的把我的借条踹到兜里,对我说:“这十万算你两成,等房子卖掉了还我20万,这2成里面剩下多少都是你的。”


他说完这句话,我竟然很没出息的哆嗦了一下,不为别的。


而是楚方口中的两成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如果没有意外,我可以拿到几十万!


几十万啊!


就这么轻松的让我赚到了?


忽然我有了一种认知,难怪无数人都在说,想要成功最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果不行,就请巨人拉自己一把。


“哦,对了!”楚方一拍脑门,从后排拽过来那个银行里拿出来的箱子,打开里面拽出一沓红票票丢给我说:“给你做这几天的花销。”


我有些郁闷的说:“四爷,这个太多了。”


“拿着吧,咱们这行对钱最不在乎,但是没钱又不行,要学会大手大脚的花钱享受生活。”楚方很犀利的对我说。


“这也行?”我郁闷的把那一沓塞到口袋里,不过心里却非常的踏实。


这可是一万块啊,我四个月的工资才能赚到这么多。


可现在呢?楚方只是丢过来告诉我这是零花钱。


我收好了钱,转头问楚方:“四爷,那个人是谁?”


“中介,房主都死了,是继承人委托中介公司出售这个房子。”楚方回答我。



而这个时候,那个中介也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汗:“楚老板,那个我们老板说价格还可以再商量,要不咱们先去看看房子?您满意了咱们再谈价格?”



楚方打量了一眼那个中介,说:“你也是常年做房屋买卖的人,应该明白这房子出的问题有多大,看一下可以,但是价格不会变!如果超出了我的预估范围,价格只能再低不能高。”


我听的咋舌啊,忽然感觉楚方好黑,人家是中介宰客人,怎么到了楚方这里,反倒是宰起中介来了。


那中介也是一脸的苦楚,无奈的点点头,说:“行,楚老板您看完咱们再说吧。”


“走吧,上去看看再说。”


下车后的楚方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包来。


我有点奇怪楚方的包,总觉得鼓鼓囊囊的有些大,跟公文包的款式很像,可是大了很大一圈。看着怪不舒服的。


我就说:“四爷,你那包也不适合你啊,这么大,跟书包差不多了。”


楚方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也不再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何况还是我老板。


跟着中介进了四号楼的大厅里,中介殷勤的跑过去按电梯。


楚方阻止道:“我喜欢走楼梯。”


中介一愣,这时候楚方就是爷,有些苦笑的答应:“好,好吧。”


我虽然不解为什么,但我知道楚方一定有他的用意,压下问他的欲望跟着他一起爬楼梯。


在走上楼梯的那一刻开始,我发现楚方的手里忽然多了一根粉笔。


红色的那种。


他一边向上走,一边用红色的粉笔在墙体的一侧画线。


粉笔略过墙壁滑动的嘎吱嘎吱声音在这个相对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有些刺耳。


中介微微蹙眉,没敢说什么。


我跟在后面说:“四爷,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楚方也没回头,他是走在前面的,回答我:“为了安全。”


“安全?”我一时之间没有搞懂这是什么意思。


但楚方依旧我行我素,一路画了粉笔道,一直爬到了12楼的安全楼梯口。



我注意到了一点,楚方从开始画线,这条线从一楼到这里就没有断过,每次粉笔用完,他就会主动换上一根新的,接着一条线的断点接着画上来。


直到在12楼的安全出口停下,楚方才在出口的旁边画了一个圆圈,还做了一个箭头的标识,指向楼梯间的下方。


“你这搞什么呢啊?”我再次询问。


楚方说:“安全。”


这算回答吗?



不过这时候我发现了一点什么不太对劲儿的事情,那中介似乎真的像是楚方在楼下说的那样,应该是知道这房子有大问题,所以表现出很介意模样的不愿意走进去,只站在这里翻出钥匙说:“楚老板,这是A12的钥匙,您可以进去看看,我有烟瘾的毛病,在这里抽根烟。”


楚方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点点头接过钥匙,然后对我说:“跟我来。”


来到所在的房间门口,楚方从他的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对我说:“你属什么的?”


我说:“属狗的。”


“挺好,最适合不过。低头。”楚方说。


我不明白,但听话的低下头,结果楚方一瓶子水就扣我头上了,冰冰凉的!


我一个激灵,说道:“你干嘛!”


“冷吗?”楚方问我。


我急道:“能不冷吗?”我伸手要去擦掉头上的冰水,楚方阻止我:“别动。”


我说:“这冷风嗖嗖的,我这样会感冒的。”


楚方很坚定的说:“不会。”



然后不搭理我,反而从他的包里抽出一小包香来,就是家里供菩萨观音的时候的那种,所不同的是这包香花花绿绿,红的、黄的、绿的颜色各异。


他从里面选了一根红两根黄的香,拿到手里用打火机点燃。


让我退后两步,自己则敲了敲门,说:“勿怪勿扰,进门看看!”


说完,他把三根香横放在地上,根部插入门缝。



我正打算说点什么,猛然看到那三根香就好像进入了快镜头一样,就在我眼前刷的一下烧到了根部,最让我不解的是,那香燃烧出来的烟气儿都没有散出来,都顺着门缝钻进去了。


楚方点点头,对我说:“一会儿跟我进去,不要说话,不要问。”


我有点头皮发麻,也不知道是不是冰水冻的,僵直着脖子点点头。


“千万不要说话!”楚方把钥匙插入钥匙孔的时候再次叮嘱了我一句。


我认真的点点头。


感觉上这不是开玩笑。


咔哒。


门被打开,紧接着一股子冷风就顺着门口吹了出来。


我就是一个激灵,但是额头上的水却没有感觉到一点冰冷,反而有一些,一些怎么描述?好像是温热的错觉。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阴路阳桥》微信云阅书城书号:26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