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跟着楚方走进去,却看到楚方对我做了一个别动的手势。



他也只是站在门口里不到五步的距离,我就站在门口,然后往里面看,这里确实是一套好房子,内部家电齐全不说,装修也是上层的。就这装修没个几十万都下不来,别说房子本身了。


如果真的60万可以买到,绝对大赚。


我有些疑惑,难道说真的是凶宅,所以才这么便宜?


楚方好像很小心的往里走,明明大白天的,窗明地亮的,他却走的如履薄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怎么感觉身上那么冷呢?


偏偏额头上的水温温热,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温水一样。


楚方小心的在客厅里绕了一圈,对我招招手。



我可不像楚方那样小心翼翼,走进去就走到了楚方的身边,然后看楚方没说啥,我就挨个房间看了一眼,可能是收拾过的房间,根本看不出一点凶案现场的感觉,整栋房子给人一种温馨的错觉感。


我要努力赚钱,也买上这么一套房子!


楚方递给我一根烟,黑杆儿的那种,黑杆儿的中央还有一根红线。


我刚想说话,说自己不会,楚方立刻瞪了我一眼。


他翻出打火机,给我点上。


我不会抽也熏在嘴巴边上,几次都想丢掉。


这味儿也太冲了。


看着这根老黑杆儿燃烧到一根红线的位置,


“感觉到什么没有?”


我想说话,他继续噤声的手势。


我只能摇摇头。


楚方点点头,说:“走吧,这里看完了。”


我跟着楚方出了门,出了门,站在门口,楚方冲着空荡荡的屋子里躬身行礼,说了一句:打扰了。


然后才关上了门。


“好了 ,你可以说话了。”


我赶紧丢了烟头,说:“四爷,你这是搞的什么?”


“嘘,不要再这里说不尊敬的话。”楚方对我招招手,指着我的头说道:“擦一下吧。”说完递给我一张纸。


我连忙擦一下刚才湿乎乎的头发,一擦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头上那么黏呢?


拽下纸来一看,我手就那么一抖丢了出去:“四爷!”


我惊叫一声。


楚方看了一下说:“没事,一些阴气,等出去见了太阳就没了。”


我现在有点哆嗦,刚才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楚方走到中介那里,中介正透着安全通道门口的窗子往这面看。


见到楚方过去,连忙打开房门:“楚老板,您看好了吗?”


楚方点点头,说:“现在看有点贵了。”


“还贵啊?”中介脸都不是好颜色。


楚方说:“下楼说吧。”


我跟在后面,一步步的跟着他们往下走,可是走着走着,我就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几次停下脚步向后看去。


几次下来,楚方疑惑的看向我,问:“怎么了?”


我指着耳朵说:“我好像听到孩子的哭声,但是很小感觉很远。”


“还有吗?”


我摇摇头,说:“没了。”


楚方想了想,从他的包里翻出一根红色的绳子,对我说:“左手。”


我说:“您不是打算给我系上红绳吧?”


“嗯。”


楚方点点头,很认真的看着我。


基于刚才的感觉,我觉得还是妥协的好。于是我伸出左手,让楚方给我系上。


说来奇怪,系上的那一瞬间,孩子的哭声就不见了。


我注意到楚方偷偷的长嘘一口气,有一些疑惑的向我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


虽然三个人再次下楼,等走出了楼梯口的那么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按了我的肩膀一下,但马上就消失了。


楚方走到外面,我们仨人站在外面最宽阔的地方晒太阳,虽然冬日的太阳不算暖和。


“楚老板,这房子您……”


楚方摆摆手,一只手遮着眼睛抬头向上看。


也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看了好一阵子,才说:“这房子不值60。告诉你们老板,30一口价,不卖就等着烂在手里吧。”


中介听到这个,脸都绿了。


楚方不理会,只是看了他一眼,说:“你心里清楚。想好了联系我。”


说完,对我招呼了一下,开车出了小区大门,楚方对我说道:“去刑警队吧,又有新的尸体了。”


我点点头,从昨天的经历之后,我已经可以很好的调整好了心态,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适合走这条路的人。


到了刑警队才看过尸体,这一次是三具尸体,都是我那倒霉同事的。


其中还有一个是当初我们服务员中最漂亮的女孩,看着她的裸体,心中不免叹息,当初自己也主动追求过她,可惜人家没看上咱。


没想到会是用这种方法看到她的身体。


出了刑警队后,我的心思也变得有些低沉,楚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点饭。


我看天色,已经过了中午,但心情不是很好的我说:“不了,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楚方道:“把那两只公鸡带回去养起来,咱们过两天用得上。”


我点点头,开车回到饭店,把那两只公鸡弄到厨房的鸡笼子里。


楚方告诉我:“晚上好好休息,我晚上要去一趟临市,明天回来咱们来买房子。”


“买?中午看的那个?六十万你还嫌贵的房子,估计够呛。”我说。


“明天来就知道了。”


我笑了笑说:“明天见。”看着楚方开着车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


自己随便做了点吃的以后,闲着无聊的我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就在看到精彩不知时间的时候忽然听到屋子里……


我听到屋子里有跳弹珠的声音。


哒哒哒……


这种事情我之前也看过一些报道,说是楼房热胀冷缩钢筋引起的声音。


可是如果加上小孩子诡异的笑声呢?


我瞬间汗毛就竖起来了。


警惕的坐在床头上,竖着耳朵去听周围的动静。


“咯咯咯,咯咯咯……”


小孩的声音随着那跳弹的声音一起,在我的房间里徘徊。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吹开了我的窗户,风一下子涌入房间里。


窗帘呼啦啦的作响。


这一刻我的心都揪起来,我感觉头皮都是麻的。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阴路阳桥》微信云阅书城书号:26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