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这之前,我是从来没有唱过奶奶教的这些歌儿。


无他,太难听。


从未想过今生可以拿来唱,而且还特娘的是用来救命用。



楚方似乎已经没有办法传递什么消息给我了,我看不到那扇门后面的景色,第一点基于我不敢动,楚方安排我站的这个位置实在是有点远。


第二在于,如果我动了,会不会对楚方造成伤害?


最重要的就在于这里。


我不懂啊!



我不知道楚方在外面布置的这些和他贸贸然冲进去有没有直接关系,我更不确定自己的‘儿歌’能不能取到应该拥有的效果,是否真的如同楚方说的那样神奇诡秘。


万一呢?


所有的一切现在都集中在我身上,连楚方似乎都在我的身上下了‘重注’,一旦他判断失误,或者我唱错了,失误了,会要命的!


我这时候竟然无比痛恨自己优柔寡断的性格,而在这之前,我竟然还常为此欣喜,自以为这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就在这个时候,整栋楼忽然抖动了一下。


妈的!


我惊恐的差点没趴在地上,刹那间以为是地龙翻身。


但猛然从我的脚下,周围,墙体之间窜出一连串的黑烟。


浓郁、血腥、带着无边恐惧。


就那么一瞬间,我吸入了仅仅是一丝的黑气,整个人就差点崩溃了。


怎么去形容?


如果真要去措词形容,只有一个,就是死亡!


是直面的一次次的濒临死亡的那种感觉,不断的冲刷着我的感官。


就那么一刻,我几乎崩溃哭嚎出来。


两条腿死死的夹住,不为别的,怕尿裤子。


可也就是在这么一档子功夫,在我觉得自己要崩溃的时候,手心里的护身符再次发挥它奇特而令人不解的作用。


我忽然有些理解楚方了,难怪他赚钱那么多,却从来不在乎钱的态度。


我也明白了之前看那些雇佣兵小说中说什么雇佣兵赚的多也立刻花掉,从不留钱的说法。


娘的,我现在就有这类的感觉,这职业哪里高大上的?完全是拼命的好伐!


这些念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手中的护身符猛然出现了一阵高温,自我感觉那温度高的吓人。


更让我惊愕的不是这热量,而是护身符中传来的声音。


是的,没错,声音!


我必须凝重的描述出来。


因为这个声音是……我奶奶的。


“何方孽畜,竟想害我孙儿,老身定要追魂灭魄,绝你门户!”


我了过去的,太霸气了!


这是我奶奶吗?


这是那个瞎了眼好多年的老太太?



可声音没错啊,就是我奶奶那破锣嗓子的声音,我的记忆中,尤其是最近的几年,老太太经常靠着给周边村儿里人所谓的算卦过日子,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也就是这个声音霸道的蹦跶出来,周围的黑色气息好像猛然一震,接着竟然在我的感觉中它竟然恐惧了!


妈的,怎么就这么邪门?


我奶奶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这么古怪的玩意儿老太太竟然一嗓子能吼住,愣是给吓回去?


没错,那黑色的气息竟然真的顺着墙根、门缝之类的地方往回缩。


紧接着,楚方的声音跟着断断续续的传出来:“杨牧,你大爷的还不唱等着给我送终吗?你大爷的,快点啊,我快被勒死了。”


这怎么这么哀怨啊?


我听的都揪心,很明显这声音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说不定跟便秘有直接关系。


也是在这样紧张的时刻,我猛然发现一个问题。


楚方的声音是怎么传出来的?


当我目光落到那扇门的时候,赫然发现门内的黑雾不见了!


难怪楚方的声音可以传递出来了,那诡异的黑色雾气不见了踪影,但我确信楚方还被那双头蛇缠绕着,所以他似乎并不清楚现在的情况。


我攥着手心里的护身符,它已经失去了热量,变得和平常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就是这个,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我。


而救我的人,是我一直以为身居家乡,身体不便且年龄老迈的奶奶。


即便我此时心情无以复加的激动,甚至有一种想要立刻回到老家乡下看看奶奶的冲动,也要压制下去。


因为……楚方要挂了。


我甚至可以听到他骨头被挤压之后传来的‘咔咔’声音,看样子是真的要挂了。


我也没心思再去想奶奶的事情,反正寻思着早晚得回去见一下,而且还认识了楚方这么个奇怪的人,终究最后还是要过奶奶那一关的。


越是这么想,就越发现楚方死不得。


我深吸一口气,冲着里面喊:“楚方,我要唱了!”


其实从楚方发动那种闪电劈蛇开始到现在,中间也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楚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也或许根本就没注意到室内的情况。


哼哼了几声,也没搭理我,估计要不行了。


我也来不及再逗闷子,赶忙扯开嗓子。


气沉丹田,一嗓子诡异的调门就从喉咙里蹦了出来。


人生第一次唱这种诡异的歌曲,但不知为何,当我第一嗓子开始唱的那一瞬间,就好像被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力量掐住了喉咙。


然后,停都停不下来!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便是当初奶奶拿着柳枝逼着我学的时候,也不曾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而这种诡异的事情最近几天正在一件接着一件的落我身上,不停的发生。



其实不得不承认奶奶教我的‘儿歌’,其实很有一股子悠远的味道,就好像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那种小调,总之我这种没什么音乐细胞的人也说不出来个好坏,只是当我真正扯开喉咙大声喊叫出来的时候,那种感觉就跟着来了。


但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我感觉惶恐的是来自于歌声内的力量。


那是一种我说不清楚的力量,好像真的可以操纵生死一样。


我甚至可以通过喉咙里吼叫出来的声音感觉到房间里的两道生命。


没错,就是两道!


一道人形,而另一道却模模糊糊,似人非人,阴冷可怕,带着浓厚的怨念。



而我呼喝出来的歌声还仅仅是一个开头,那股子莫名其妙的力量似乎就在告诉我,你是一个勤劳的农民,它们就是你的庄家,现在可以收割了!



【ps:歧头蛇,两头蛇。枳,通“枝”,歧出。《尔雅·释地》:“中有枳首蛇焉。”郭璞注:“岐头蛇也。或曰:今江东呼两头蛇,为越王约发。亦名弩弦。”宋沈括《梦溪笔谈·杂志二》:“宣州宁国县多枳首蛇,其长盈尺,黑鳞白章,两首文彩同,但一首逆鳞耳。”清黄遵宪《题樵野丈运甓斋话别图》诗:“中有枳首蛇,飞飞从鶬鶖。”】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阴路阳桥》微信云阅书城书号:26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