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睁开眼睛,齐冉满心满眼只看到手中那碗白米饭。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此刻会觉得不饿,可潜意识里还是忍不住抱着碗大口大口的吞食,甚至忘了咀嚼。她有多久没见过白米饭了?四年?还是五年?好象从末世开始起她就再没吃到过白米饭。

这算什么?精神系丧尸给的断头餐吗?

“冉冉,你这孩子给我慢点吃,刚不还说不饿想睡觉吗?”一只手拽过她的右手。打断了她继续扒饭的动作。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末世没发生前就自杀的周玫,齐冉的母亲。独自经历了末世五年的生活,在这之前经历了两年的孤女生活。她一直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丢下她独自一人生活,独自面对那恐怖的世界。

她还记得七年前她回家的那天得了奖学金,进门她就笑呵呵的喊:“妈,我拿奖学金了。”没有人回应,走进客厅就见到用一根麻绳将自己挂在吊扇上的周玫。

那人再不会回应她,就那样直挺挺,冷冰冰的。

她连个为什么都问不到。

面对七年没见的母亲,齐冉说不出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更多的是疑惑,这个精神系丧尸到底是玩什么?默默地埋头继续扒饭,吃了一口就觉得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太撑了。

奇怪的是之前不是一直饿到无力恍惚吗?她又偷偷掐了自己一把,会痛。

这算什么事?端着碗睡着了,然后做了个梦吗?

齐冉一直很难有深睡眠,这是末世前就有的毛病。

曾经她很多次开玩笑说自己睡着比醒着还过得精彩。很多人说一夜无梦。而齐冉只要睡着几乎都是会做梦的,

对此她很习惯,偶尔不做梦才觉得不习惯。那么之前是个梦?可这个梦她觉得清晰无比,甚至她现在还能闻到那些丧尸身上的恶臭味。她放下碗,轻声和周玫说了声:“我去厕所。”

站在厕所的洗手台前,看着镜子中的那个自己。柔顺的中长发,齐刘海,清秀的五官,粉/嫩/的皮肤。这是八年前的自己吧。当年齐刘海正流行,她便恶俗的跟了风。

唯一和记忆中的自己不符合的是眼神。她记得有个叫黄小小的发小,个子不足1米5,小身板,平胸,娃娃脸。一直到彼此都17岁,黄小小依然被人当成小学生。

直到黄小小辍学工作了,在社会上磨练了几年才有了改善,别人看她的眼睛能依稀猜出她的年纪,但如果不看她的眼睛还是会把她当成小学生。

而此刻她明显觉得镜子中那双眼睛变了,眼睛里写着太多无法让人明白的东西,冷淡,麻木,不仔细看会觉得有些呆滞,这是末世人人都有的眼睛。

从厕所出来时周玫正在厨房洗碗,齐冉偷偷摸进她的卧室拿了周玫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全家福躲回自己房间。

拆开相框里面果然有那个陪伴自己末世三年多的玉佩。虽然现在证实了玉佩的存在,齐冉还是打算等晚上周玫睡了再实验给玉佩滴血,那样现在发生的一切就不用言明了。

虽然她有些相信自己如同小说中写的那样重生了,但她还是决定试试。如果不是梦,她的确回到从前,那么代表末世也不是梦,迟早会发生,有了玉佩空间她就可以在末世没发生前做好准备,不用再活得如之前那样。

这次她要好好准备,好好活下去,她要活着看到末世结束。

凌晨。躺在床上的齐冉突然睁开眼,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拉开抽屉翻出美工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利落的朝食指划了一道。

血珠很快就冒了出来,指尖有些许灼烧般的痛感。她掐着食指朝玉佩上滴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玉佩。

那次完全是无意,最开始的目的不过为了自杀,完全没留意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次却看得清楚。

玉佩似块海绵一般,滴下去的血滴很快便吸了进去,看着半圆的血珠滴下去,慢慢陷进玉佩里,跟着就没了痕迹。突然一道强烈刺眼白光闪出,照亮了整个房间,齐冉只觉得眼睛全是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到。

心底一直默默念着进去,进去。额,这是……

其实齐冉躺在床上的时候做了很多思想准备,比如根本进不去玉佩空间,比如进去后就如最初那样灰蒙蒙什么都看不到。

却从来没想到好的一面,眼前的空间竟然和她多次吸收了晶核后一样,有山,有水,有土地,有草地。之前她想象的版本中,如果进去是混沌浓雾该怎么升级,现在是完全不需要操心了。

齐冉先是笑起来,跟着又撕心裂肺的扯着嗓子大哭。

她笑自己这是真的重生了,重生回末世三年前,并且自己有已经升级版本的空间,这意味着她将有大把的时间为末世做准备,她笑是庆幸也感谢似乎冥冥之中神明保佑,让她有机会重来。

她哭是为终究要到来的末世而哭,天地不仁,如果真有神明为什么要让这一切发生。心中的念头一个又一个飞闪,最后剩下的只是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齐冉才全身无力的出了空间,跟着的事却利马让她脸色发白,玉佩竟然不见了。

明明进去前它就在桌子上的,而现在桌子上除了那把沾着血的美工刀,滴落的血迹什么都没有。她朝地上看了半天,又不死心的打开抽屉翻找都没看到那枚玉佩的身影。

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最后还是不死心,试探的想着进去进去。就这么一想她又进到了空间里。

好吧,她搞不懂。前世可不是这样的,打开了空间可玉佩是还在的,这次怎么回这样?

齐冉不知道前世她本就活不下去打算自杀才无意开启空间,当时的身体精神都不是现在可比的,所以玉佩并没有被她完全吸收,而重生回到三年前,此时的身体和精神都比当时好很多,起码这具身体是从来没挨过饿的。

各种因由在第二天洗澡时,齐冉发现了右手手背上一个似玉佩形状的硬块才勉强想明白,那玉佩是被自己身体吸收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末世重生之活着》微信云阅精选书号:3257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