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斩,没有超出音速的音爆、也没有轰击的巨响、更没有绚丽的色彩。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道赤色气流,忽弱忽硬。谁也不知道它真正的形态是什么样子,就连光也是。刚柔剑罡划过之处的空间,并没有破碎,而是被切开了。



就如同切豆腐一般,那还没有“豆腐”硬的地面,更是硬生生的被划出了一道数千丈的悬崖。望着那平滑的切面,风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日阶上等——魂盾”


看着疾驰而来的剑罡,暗脸色一白。


在这元洲的土地上,术可是个好东西。它专门用来战斗,如果阶别够高,甚至还可以越品而战。


术分五阶:一阶星、二阶月、三阶曰、四阶地、五阶天。



每一阶又分为了上下两等。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修炼术,因为术是要用元炁来运行的。若体内无炁,再怎样修术,也是徒劳无功。


暗的魂盾与光的噬天裂地斩,虽说只差了一等,但这一等的差距也是极大的。所以暗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惧意,但是却并未后退。


他身边的数十条黑鳞蟒蛇一散,变成了一圈磅礴的黑色元炁。


那一圈直径十丈黑色的元炁,顿时一凝,变成了一副形状有些怪异的黑色盾牌。



“轰!”已经完全超出光速的剑影砍在黑盾上。那个盾牌摇动了几下,紧接着又是剑罡本体斩的过来。没有任何声音,但是,黑盾破碎了。这般剑技,说是巧妙至极,也不足为过。



暗的嘴角溢出一缕血丝,显然是受了伤。但那一斩,也并没有斩在他的身上。盾牌抵住了八成,剩下的两成也不足以化为罡气,便变为了剑气,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暗受的伤,也不算是重伤。毒、木两人,虽没有正面受击,但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尤其是毒,他释放的毒之领域被剑罡击破,体内的元炁瞬间就抽空了大半,还受了点小小的内伤。


只是这一噬天裂地斩,就使暗黑、毒、木三人落入下风。地下之术,竟强悍如斯!


不过这地下术也不能多用,只是使了这一次,光就挥发了体内将近三分之一的元炁。如果再多用几次,他就该脱虚了。


“毒之领域!”


毒,再次向天空发出召唤,又是一道紫光,从天空上坠落下。可是当着到紫光已经落到地面的时候,天空却还弥漫着一片紫色。



几秒钟后,居然又是一道紫光,但还没有停下来,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紫光落下,天空方才褪去了紫色。只见:那五道,紫光井然有序地盘旋在毒的身边,此情此景,倒是颇有些妖异。


“化!”



毒低喝一声,左掌按地。那五道紫光竟开始跟着他的手掌融入地面。升起了一圈,只有二十余丈的光圈。这次领域的范围,和上一次的比起来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但可千万别因为这方圆不足三十丈的距离,而小觑它。范围小是小了,可是毒性足足增强了数百倍也不止啊!“既然你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了!”毒从来眉心中取出两颗丹药,甩给了木、暗。后者两人犹豫了片刻,但还是将其吞入了口中。刹那,被毒之领域的毒素的腐蚀感,瞬间逝去。


“呼。”两者皆是长吐一口浊气。


“快!封炁闭穴。勿让毒气进入体内!”



光急忙道。光曾经看过金用封炁之法,所以他也略知一二。“好了。”风道。看着光匆匆地使用封炁之法,风勉强看懂,才将自己和雨晨都封了一遍。但这个封炁之法也有一个极大的缺点:不能使用元炁,一旦使用封印就会破除。



这时,一道道墨绿色的元炁匹练朝光、风、雨晨三人掠去。此等场景,自然是出自于木之手。他以前也学过封炁之法,所以他也知道此法,那极大的漏洞。



“哈哈哈!不用元炁,我看尔等怎能赢我们!”木的脸上浮现起了疯狂的笑意,嘴上边说,行动也不慢,他就那么跟在元炁匹练后面,飞速地冲向雨晨三人。



毒和暗的速度也不慢,紧跟在木的左右两侧。呈包围之势扑向前方三人,黑、绿、紫三对翅膀在天空中相交辉映,此情此景可谓是炫丽无比。


“日阶上等术——万物生长!”



木大喝一声,便化身为一团绿光坠入了地面。再观地面,那些先前还不足半尺的花草,现如今竟已长到了一丈之长。那些本身就有一丈之长长的树木,更是涨到了十丈余长。



对此,毒的毒之领域并未有所抗拒,反而还将自身的毒性融入了植物之中,使这些植物变得更加异常强大。这一切就如同早已安排了好一般,动作行云流水,毫无懈怠。



面对着这些藤蔓,光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六合之剑,砍断了一根又一根。不过这藤蔓似乎有些特殊,被砍断后,只需要几分钟它们就还会再长出来。真是有些没完没了了。



对面的暗,见状,双手一挥,将那些黑色元炁凝结成了一柄黑枪。暗跃上空中,在光的背后斩出一枪痕,但光这个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还在疯狂地砍着藤蔓。



“啊!”光发出一声惨叫。“你……你偷袭我!小人!”光怒道,左手一震,六合之剑分成了六把。光伸手中握住一把,其余的五把便盘旋在他的身边,将那些干扰他的藤蔓砍成粉末。



不过,那藤蔓也实在是多。在五剑密不透风的防御下,还是有一些钻了进来。暗得势双手一横,刺、劈、撩、划,黑枪也跟随着他的双手舞动,形成了一部招招致命的枪法。



光不得不抽出手来挡住他的攻势,可当他刚挡住暗的攻击,一根中出五剑重围的藤蔓却狠狠地刺在了他的身上。腹背受敌,再加上毒之领域,这使得他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剧烈痛感,光用力一握剑刃。将自己的精血融入于剑中,六合之剑感受到了主人的血祭,顿时竟亮出了九色金光,照得方圆九尺内的藤蔓尽数萎缩。六剑合一,光趁机在天空中向前踏出一步,震退了暗。两人这才勉强平分秋色。


但也就在此时,雨晨醒了。看着空中打的难舍难分的黑发与金发、操控藤蔓的绿发、和与将自己紧抱在怀的青发相斗的紫发。


他,乱了。


“这是哪儿?老爷爷。”


雨晨呆呆地问。


醒了?风愣了愣,卡在半空中,狂化之后不应该都是要昏迷几个星期才能醒的吗?


好机会!毒见状,双手疾驰。


“日上——千冥震”



喝声止住,那些足有百千道的掌影顿时汇于一体,化为成一个巨型的手掌,紫光一泄,竟变为实体。不仅如此巨掌之旁还布满了强烈的气流。


“震!!!”


巨掌脱离了毒的控制,便横飞而出、直冲风晨两人。这般动静,硬生生地把风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但这时候才反应到,却已经晚了。就算他再怎么避,也难躲一伤。就算这样,风将身前空间一撕,跳了进去。



怎么?想逃进空间里吗?没用的,呵,就算你躲在那里面,千冥震的威力最多也就是被削弱五成。挨中五成的千冥震,够了!毒嘴角微微一扬。


风虽避开正面锋芒,“唔”但还是被击中了。



“孩子,不要、咳!、说话,躲在这里、咳!、别出来。”风咳嗽道,他把雨晨放入了空间。说完,便转身冲回了毒之领域。解开穴脉“老夫管你是什么毒气、还是鸟气。今日,如不把你打趴下,我便无颜见人!受死吧!”忍受着剧毒的腐蚀之痛,风道。


青色的元炁紧布在风的全身。


“你不要命了!!!!”毒脸色大变,对他来说:风死了不要紧,可一但他的死朝来了那个人的注意,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然而风并没有听进去,一味地被羞辱,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地下——风击天罡”刹那,


黑云遮天蔽日,暴雨狂风怒嚎。


柔化,将他身边的毒气尽数吹散,青发消失了,只剩下了怒吼的狂风。


刚化,凌利的风罡铺天盖地而去,团团围住暗,锐不可当地展开攻势。


这刚柔风罡,与光的刚柔剑罡,竟有着惊人的相似!



毒气失效了?该死!毒的脸色大变。毒气失效,他也就失去了优势;再加上已被包围,除非是人来救他,否则就算有着木的“万物生长”相助,他也会被打扒下。可木一旦出手,另一旁占据了上风的暗,又会因失去“万物生长”这道助力,而被光打入下风。


“木,救我!!!”毒道,他已隐隐有些呈受不住风罡了。



听到毒的求救“不可!”暗急忙喊道,光在此刻也快坚持不住了,要是这个时候在阴沟里翻船,那就功亏一篑了。甚至,暗还会被光反扑!


救!不救!


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令木不知所措。



“毒兄,对不住了!等一下,我就让光和风跟你陪葬!”木咬了咬牙,狠心下道。现在这个情况,他如果去救毒,那暗势必会被击溃,而如果他被击溃,就算不死,也是重伤。带着两个重伤,以一敌二,根本就是笑话!可他不救,那光也就死了。他加上暗,对敌风,定然不会输。


闻言,毒的脸色一青,“你!”


黑色的长枪刺破寂寥的夜空,直指光的胸口。天击风罡划开空间,正对着毒的喉咙。


此刻光、毒暗叹一声:“今天,怕是栽在这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道葬》微信云阅书城书号:40923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