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持一瓢酒,

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

何处寻行迹?

自古至今文人雅士都极追捧的,茶与酒。今日倒是两个主题都出现了,看来酒楼的老板十分看重来宾的格调。云时想了想,既然要比格调,那就说明老板若非极度风雅,就是附庸风雅,两者都有一个重点,不如就用那首吧。

落笔后云时颇为满意,这是以前与友人出游,同行一起敲击空杯,打着拍子,行行酒令接出来的,颇为有趣,云时当时觉得有趣,便记了下来。

秋七踱着步子在大堂内,一会转回来笑道,“小姐,我们稳赢了,我刚刚看到一人写,'喝酒吃肉,吃肉喝酒,人间美事,就是喝酒。'哈哈哈哈哈哈,这写的还不如我呢,出来丢什么人呀!”

云时也忍俊不禁,这一波估计也要淘汰下去一些杂鱼昏目,真是越来越期待最后的入围了,老板这一手关子买的真是好。

这时,小厮来收诗稿,同时端上一个双耳金樽杯,和一双云面玉杯。又上了一壶清香四溢的清茶。金樽杯摆至云时面前,玉杯放在扶柳和秋七面前。

扶柳上前准备为云时倒茶,云时拦了一下,有些疑惑。看起来,那对云杯才是茶杯,而金樽杯则是饮酒,桌面只有茶没有酒,也不知这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秋七也察觉了,他看见有些人已经开始倒茶,有些人却定坐不动。秋七暗暗对云时说,“小姐,我看,这也是一道题呢。”

云时不动神色,拿起茶水给扶柳和秋七倒了茶,示意他俩坐下,不要显露痕迹,等等看是怎么回事。

又出来了几个小厮,请出了那些用金樽杯喝茶的人。临走,那些人还疑惑不已。扶柳恍然,不免有些不屑,“何必如此矫情,不就一杯酒嘛。”

云时讪笑,这话不是打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脸吗。

这时,一个身穿褚兰内衬,玄色外袍的像是总管的人走了出来,道,“各位,通过了本楼的诗鉴,请随我入内场等候。”

街道远处,马车内。

“皇……言公子,已经接到密报,祁飞今晚到。看样子,是要下手了。”侧旁一个黑衣人面对着一人躬身抱拳说道。

那人穿着纯白广袖,外搭一件玄墨色麂皮外褂,全身笼罩在一定半透的黑纱斗篷中,背手而立,看着远处的困酒,沉思着什么。

既然是父皇派来的人,按理说只是来押送我来晋国当质子,当不至于每一着都透着杀气,而这个祁飞却紧逼不已,次次想置我于死地。素日与他也并无瓜葛,看来,此人当是不知奉谁的命来索命的。

奉谁的命其实很明显。皇兄,你已经有了皇位,我要的,也只不过是安稳度日,何苦紧紧相逼。

兰溪,兰溪。

燕祈闭闭眼。她有她背负的东西。

谁能要求一时的欢喜,换一生的追随呢?

楼内。

困酒是一座颇具匠心的建筑。一座四层高的中空楼阁,最下面的一层在地下,最上面中间有个通高中庭,最上面一层是旋转连廊的观星塔,而三层走廊各连着包间,一层分八角,每八角各有四个包厢。

云时他们从地下一层入内,抬头张望,金碧辉煌。云时以前来过,倒不觉得惊奇,扶柳和秋七一边咋舌一边感慨,果然名不虚传。

一层楼每处转角卧着石兽,神态活泼生动,祥瑞且高傲,而直上是八根粗壮高大的红漆木柱,盘着瑞龙,爪弯勾,须毫毛分明,逼真震撼。

二层的转角坐繁琐斗拱,宽大的昂和枋上用阴雕阳雕的手法雕刻各种图案,瑞云,仕女,奇兽,还有名画场景。

三层则更为宏伟,最顶是瑞月飞腾的石雕,连着旋转石梯,檀木扶手,意欲饮酒而盛,踏风仙去之感,又有观星探月,高处不胜寒。四旁排开下扣的龙柱,龙头朝下,与一层的龙头四目相对,呈现二龙戏月之感,从高处看,是一种俯冲壮阔的感觉。

外面夜幕正浓,而内气氛正酣,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犹如白日通天,让人流连忘返。果然匠心独才,名不虚传,用秋七的话说,哪怕真的是被老板用几起子手段骗来,那我也是情愿的。

云时与扶柳秋七三人被安排在一层的正中间,微微仰头便能看见二楼的凌空舞台,看来是云时的“才气”十分得主人得赏识,这个位置可是所有以才子之名投幕而来的人里面最优的,秋七更是兴奋十足,连声说沾了小姐的光占了小姐的光,没曾想会有这么好的地方。

云时心里也暗喜了一阵,后来有好笑自己其实已经重生了一回,怎么还是这般孩子心性。不过总归是来了,又有幸能见到传说中的乐师,欢喜之余,还有些好奇。

如此妙趣十足的地方,如此妙趣十足的迎客方式,该是一个如何妙趣十足的妙人,才能在背后运作。

其实回来一直在计划帮助兄长,要实施大计,资金才是最根本的。按理说权财两得,有权便能得财,但其实云时太了解云熠的性格,虽不至于宁折不屈,但是也不愿敛取不义之财。云时心里感慨,若能找到一两个类似困酒酒楼老板这样的商业奇才,当能祝我一臂之力。

二楼三楼各伸出五个平台,中间的平台略大。陆续小厮请个位客人落坐,去只留了二楼中间的一个单间。此间装饰最为华丽,平台上却只见塌椅和矮桌,并无人落座。可以就有小厮在陆续端上瓜果茶盘,更是有两排四位侍女立于桌旁,看起来,那是一位十分尊贵的客人。

丝乐款款,台上已经有人开始演奏了。头几曲都是请留音坊的乐手来压场助阵,虽未还未见到春夏秋冬几位大家出场,如此热闹的情景,也值得一观了。

特别是后来所弹之曲音率急转骤变节奏的时候,更是从三楼跃下两位身着月色逐风服的少女,面着桃花装,水袖赤脚,踏着板板节奏舞蹈,竟然有种异域风味。

“好!”秋七忍不住拍案叫好,带动大家鼓掌,掌声不断。云时也陶醉其中,不由得多饮了两杯,此时双颊浮红,双目微弥,额发有些散乱,有几丝轻扫额间,有旁人看到,都不由得多看几眼,此时云时还是男子打扮,更觉得美人如斯,男女无异。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玉手遮天》微信云阅书城书号:4433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