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你?”

燕祈挑眉。

有意思,当真有意思,这样的一个女子,来困酒的目的果然不简单,是交易,还是有所求。

手中折扇一抖,扇面打开,露出一副灼灼桃花的扇面图,掩住半边面孔,锦扇之下公子弯唇,轻笑。

“让他上来。”

云时来困酒其实完全是出于一时兴起,不带任何目的,只是进入之后才发觉此地果然不同寻常,这个困酒的老板,绝不像表面这般简单。

上一世她替李慕铺路的时候也曾来过几次,不过走的要么是银票要么就是佳人,扶摇公子她倒是没见过,但是依李慕所求之事来看,困酒的信息网恐怕庞大的难以想象。

这样一个酒楼,即能金银满钵又能名噪天下,凭的是什么?

方才的侍者自楼上而下,朝云时异常恭敬施了个礼。

“公子请您上去。”

连扶摇公子都肯接见的人物,必然是不简单的。

云时微微一笑,扶摇公子,终于引蛇出洞了。

她颔首,将手背在身后,转身朝楼上走去,困酒作为名震京城的酒楼,若只是单单饮酒作乐,即便作诗题词颇有几分风雅,也同其他酒楼并无多少区别,困酒究竟是如何登上这样一个高位的,上一世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当真是百密一疏。

千金美人?太俗。

收银买命?太伤。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云时站在纹花镶金的门扇面前,抬手不轻不重的敲了敲门,另一只手无意识的抚过自己的鬓角,自己在担心什么,云家人,还是女扮男装的身份被识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可为何自己心里会无端生出一种怪异感来。

“她来了。”

燕祈一惊,拉起面罩遮住自己的脸,像是害怕被认出似的。湍赤看得忍俊不禁,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都猜了个七七八八,无非大概便是他受伤期间的事情。

“喂,你不会是强抢民女了吧。”

“胡说什么。”

燕祈眉梢一抖,转身过去开门,“等会你不要乱说话。”

他拉开扇门,道:“白公子,请。”

云时带着扶柳和秋七,抬脚跨进门内,因为燕祈遮住了面容,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扶柳一怔,低声对云时说:“公子,这个人……”

云时略略抬头一看,身形,衣着都很像那夜客栈内的黑衣男子,可这名男子作为扶摇公子的侍卫,恐怕与客栈那位身份天差地别。

她细细一思索,任何细节都是不容放过的,然而她现在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他,还是暂且搁一搁吧。

于是挑唇笑开,云时本就生的极好,明眸善睐的少女一笑便是倾城之姿,可惜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穿的是男装,这样一笑看在不明白的人眼里,魅惑意味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有断袖之癖的贵公子。

“扶摇公子,久仰了。”

云时一撩衣袖,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

“白兄客气了,方才白兄在楼下赋诗作对的情才,本公子是自叹不如啊。”

湍赤抬手虚扶,手中折扇一指身旁镀釉梨花木椅,“白公子,请。”

“请。”

云时极其自然的坐下,毫无做作之态。

湍赤饶有趣味的打量着面前衣冠楚楚的人,女扮男装也如此俊雅之人,背后的美人还真是可以令人期待万分的。

燕祈的目光紧紧盯着云时,像是有所感应,云时微微侧过脸,看了一眼这个一直打量她的黑衣男子,轻笑:“困酒京城名楼的称号,确属其实,只可惜……”

她顿了顿,“扶摇公子的盘算还不够大。”

湍赤一怔。

“白兄,你这话就不对了,困酒是风雅之所,可不是盘算是非之地。”

“是吗?”

云时看了看身边的扶柳与秋七,手指有意无意的捏住束发的绸带在指尖盘绕,视线在湍赤与燕祈之间来回移动,片刻之后,终于懒懒开口。

“如果我说,一年之内,我能让困酒盘下晋国七成的生意,同时插手魏与西凉两国的交易呢?”

语出惊人。

末了,继续补充,“包括宫府。”

此生意非彼生意,她上一世来困酒几次皆是购买情报消息,困酒也从未有过收银买命的行为,更不是单纯的风花雪月之地,剩下唯一的可能便是商贸为表面,实则是一个巨大的情报收集网。

这还真是多亏了李慕,不然她怎么能找到这么好的商业机会呢?

思及李慕,云时心里一凉,随后又把这种情绪强压了下去。

晋国七成的生意,以及魏和西凉两国的交易。

湍赤表情肃然,修长的手指搭在折扇的扇骨上,有意无意的敲着,内心的震惊可说是不小,眼前的这个人,再如何异于常人也是一个女子,七成生意,口气相当之大,其他且不说魏国,西凉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假使她真能做到,困酒的利益自然是空前的,假使做不到……

他缓缓停下动作,开口:“你想要什么。”

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宴席,这样一桩野心勃勃的交易,她不过是个女子,所求的究竟又是什么?

他一时间有些猜不透。

另一边燕祈抱着手,漂亮的凤眼眯了起来,仔细打量着云时。好大的自信,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口出狂言,半年,依湍赤所言,困酒多年都未咽下的西凉以及不好摆平的晋国,她区区一个女子,又怎有可能做到。

“我?”

云时想了一会儿,道,“我要困酒。”

“不可能。”

笑话,东西都不在他手里了,他还要了做甚,湍赤想也不想一口回绝。

“我的意思是,凡是困酒有的情报,我也要有。”

云时微微一笑,“用你的资源换取我的,等价交换,这很公平。”

楼下歌台上春花秋月登台,春光灼灼,叮咚的琵琶声夹杂着杳然的古琴音色,端得是风雅至极;楼上纱幕下三人各怀心思,暗流涌动,风穿过堂间的细小呼啸裹挟着男子手里折扇扇尾的敲击声,气氛胶结之下一时恍若无声。

她的要求居然是情报?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玉手遮天》微信云阅书城书号:4433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