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怎么来这儿了”

范承悦惊吓的已经不知所措了。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这个玉瓶似的人儿,朱荀一在脑海里搜寻了下,这个女生大概就是范承悦的妹妹范嘉瑶了吧。

“哎呦呦.....”,范承悦的耳朵提溜一下的被范嘉瑶揪了个一百八十度,疼的他面目表情都有些可诤了。

“你说说,为什么不先拆我的礼物啊,还把它扔在最后面,你亲妹妹送的礼物就这么入不了你的法眼吗?”,餐桌上的人看着这二人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讪讪的在一旁装模作样的闲聊着,也就看惯了他们二人的茌煜和路商柯两人一脸悠闲,路商柯侧首跟苏瑾大致说了下范嘉瑶的性子及行事风格,只看到苏瑾浅笑嫣然的笑意。

“嘶......我的亲妹妹,你先把手放下来,咋俩坐下来好好说,可以吗?”,可能打断了筋还连着骨的缘故,范嘉瑶沉着脸放下了手,嘴角撅着高高的,看来这大小姐脾气是真不小。

范承悦捂着耳朵坐下来,同桌的人很识趣的给范嘉瑶留了个位子,朱荀一看着这对相爱相杀的兄妹也是哭笑不得,茌煜一动不动仿佛周身事物对他而言只是空气,手指在手机上吧嗒吧嗒的聊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跟他女朋友聊天呢。

“范承悦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让你生日宴变成流水席”。

“好好好,你那礼物我一会就去拆,放到最后我也是怕他们搞坏了,才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范承悦是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苦口婆心的劝慰着。

在朱荀一眼里这就是一个妹控,范承悦天不怕地不怕的竟然对自己的妹妹俯首称臣,那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太监再给自己的女王擦鞋。

“真的是这样吗?要是被我发现你在骗我我可就让你这一辈子就单着”。范嘉瑶眼里的狠劲还真不是说的玩的,朱荀一真怕范承悦那天真有女朋友了,被她妹妹一盆冷水泼到底。

“你放心,我敢拿我婚姻大事做赌吗?”范承悦哄女生的嘴脸朱荀一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但看到他哄他妹妹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笑了。

范嘉瑶听着这声笑看向朱荀一来了句“你笑什么”。

朱荀一没想到自己这句笑一下子吸引了她,一时也没想好怎么答她,茌煜在一旁出声说:“她就是看到某些人滑稽的可笑,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已”。

茌煜你这话是在给我拉仇恨吧。

“哈哈哈.......,没有,就是看到你们两个这么可爱,忍不住笑了出来而已”

“你是茌煜哥的谁,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还有你笑的样子真的很白痴”

白痴!白痴!白痴......

朱荀一的脑子脑子里都是这个词,要是在平时她还不让对方掉层皮。

苏瑾的火爆脾气一下子啊上来了,还没等到朱荀一回答,她就把对方忿的恨不得揭竿而起。

“你说谁白痴,礼貌二字没人教你吗?幼稚园刚毕业啊”。

范承悦赶紧拉着自己的妹妹私底下教育了下她,但看起来效果甚微。朱荀一劝解苏瑾捂着她的嘴小声说:“你这是在人家家里做客呢,你这急脾气就不能改改”,苏瑾脸上的怒火还未消,对方开始不依不饶了。

“我说谁轮的到你管,我幼稚园没毕业你难道从野鸡大学毕业了”,那气势咄咄逼人。

“范嘉瑶,你闭嘴!”,范承悦怒吼也没能将这位大小姐从战场拉回来。

那头路商柯宽慰的对苏瑾说:“她就一小孩子,你不要跟她计较”,殊不知苏瑾的性子刚烈的很,那样的宽慰起不到一点作用的。

朱荀一没想到范家的这位大小姐说话竟如此刻薄,实在有违她家如此显赫的身份地位,苏瑾的火烧到了顶端,桌子一拍站起身说:“你嘴被人灌了水银啊,怎么没把自己毒死啊,老娘我比不上你留学生的身份,好歹也是正经大学毕业的,不要觉得自己有多高贵,顶多就是多了一层护身符而已,没有了这层护身符,就连扫地的阿姨都厌弃你”。

“有种你再说一遍”,范承悦赶紧拉扯着他那不直达天高地厚的妹妹,把她拽到一旁,路商柯站起身安抚她说:“好了,好了,她那嘴就跟毒针似的,平时不说些毒话蜇人心里就不舒坦,你要再跟她吵指不定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我先带你出去冷静下吧”。

朱荀一也让苏瑾先避让一下,毕竟周围耳目多要是闹得人仰马翻的,让范承悦父母知道脸面上多挂不住啊,苏瑾甩开他们二人扬长而去,路商柯拿起苏瑾的包包就跟了上去,朱荀一看了眼餐桌上各个都看着她这个引起争端的起源,眼见着没脸再待下去她收拾了下低首离开。

茌煜看着这不欢而散的场面,也失了兴趣,本来是想挖苦下她,没想到造成了双方的口水战,看着朱荀一羞红着脸出去的身影,他也有些安耐不住。

本来想跟着苏瑾一起走的,没想到她走的太快,两人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黑幕中,看着黑漆漆的庭院,她不知该去哪里找她们,又怕打扰到了他们犹豫片刻,她找了个石桌做了下来,刚开始没觉得冷后来了一阵冷风,吹得她捂紧了双臂。

茌煜远远的看着她坐在空无一人的石桌上,缓步走了过去,解下外套给她披上,许是动作太过亲密,朱荀一的脸爬满了绯红,“...我...我...不...不冷”。

“不冷的话你手那么凉,再说你要病了,你的工作我交给谁做”。虽然语气还是那么的讨厌,但听着却很暖人心,朱荀一不经意间唇边带笑。

“你不要想太多,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做”。

好在习惯了茌煜这种泼冷水的方式,朱荀一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里...挺黑的...要不...我们走走”,朱荀一觉得如果一直坐在那边,依茌煜的性子只怕气温会直趋零点,加上干坐着不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茌煜也没搭话,站起身就与朱荀一并肩走在一起了。

夜里的星空闪烁着,似观望着的群众,陈列在这里的奇忪异树活像一个个士兵。

朱荀一的眼睛时不时的瞄向那幽深的丛林深处,深怕一不小心窜出来什么东西,茌煜看着她忐忑的表情说:“你怕黑吗?”。

“...啊...没...没有啊”,朱荀一虚心的掩饰着。

“是吗?其实以前这里是一个荒宅,那边有一口枯井,范承悦他们父母将这里买下来的时候,听说那口井里有死尸是个小孩子估计是家庭原因造成的”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时光深处的爱情》微信云阅书城书号:46467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