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事儿(上)


在楼上,张妈将今天发生在湖边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黄雅琪。



“他们真的表现很亲热?”黄雅琪眉头皱到一起,她了解表姐是上海滩有名的交际花,三教九流、男女老少都会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但是以她和王莺的关系,她不相信王莺会对她的人动手,一定是三哥在中间使的坏。



“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第一眼就感觉他是个花花公子,果不其然,这还在黄家呢,就对别的女人抛媚眼了。小姐,我去教训他一顿,看他以后还敢吃在碗里看在锅里。”


小兰一边说一边向外就走,看她那劲儿还真的要去找苏楠算账。



“站住!”黄雅琪立刻叫住了小兰,道:“我跟苏博士之间只是逢场作戏,都是我大哥搞出来的事儿,他来黄家养伤也是大哥多事儿搞出来的,其实我和之间没有任何感情瓜葛。他喜欢和什么女人交往,这是他的自由,也是他的权力……哎,说这些你们也不懂。总之一句话,苏博士是我的客人,不能去骚扰他。”


这个年代自由和权利都是西方人才懂得,黄雅琪在美国留学四年,自然很了解,但从乡下来的张妈和小兰怎么会理解呢?



“真的没关系吗?你还邀请他做你医院的院长呢,难道不是你看上他了?”小兰和黄雅琪一起长大,又是师姐妹,没有任何主仆间的隔阂,说话很直接。



“嘻嘻,傻丫头,你要是在国外生活几年就明白了,事业是事业,感情是感情,二者绝不能混为一谈。记住师父走时的话,不要恣意行事。对了,明天看过医院后,你带苏先生去看苏州河边那套房子。等会儿你去告诉老张,充当房东,编个故事,就说急需要钱,准备出国,房子就半价卖给苏先生。苏先生一介书生,又有伤在身,你要保护好他的安全。”


“好吧,就放姓苏的一马。半价?这岂不是太便宜姓苏的?”



“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你是不知道苏先生在欧洲医学界的声望,一套房子又算什么?再说了,我还可以利用这块挡箭牌去堵那个坏人的嘴。”


……


闸北火车站被上海人称之为上海北站,此时一辆冒着白气的客车驶进了站台。


车门打开,一些拧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蜂拥而下,很快边让站台上人满为患,不仅充斥着旅客,还夹杂了一些来接人的男男女女。


周强拧着一个藤制皮箱下了火车,在他身后又下车一拨人后,是打扮成富家千金的明雪和打扮成下人的杜月海。


此三人是中统北方分局抽调到上海来的特工,为了慎重起见,三人分成了两拨下车,由周强负责先期联络。



周强西服革履,拧着藤箱站到一根遮雨棚的柱子旁边,把藤箱放到脚边的地上,看了一眼四周,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老刀牌香烟,左手拇指和食指熟练掐着烟盒、无意识地把烟盒向向自己身体方向旋转了三圈,这才用右手打开烟盒封签纸,右手食指在封端轻轻地点了两下,两根香烟便从码的整齐的烟盒里“长”出来半截。周强看了一眼,右手指拉出靠近自己身体的那根香烟,然后横过烟盒,拿着那根香烟在烟盒上有节奏地敦了几下,这才将那根烟衔在嘴上。



这一系列动作看上去十足是一个老烟民习惯性的动作,但是在有心人眼里,这个动作便隐含了无数的信息。尤其是他敦烟卷是那有节奏的动作便是周强按照摩斯电码的节奏,向联络人发出的信号。


按照敦烟卷的时间间隔长短来表达“1”和“0”,只有经过特殊训练、同时又掌握了相应的对译手册的人才能知道周强在说什么。


“我已到达,我是北虎。”



不远处,身穿深蓝色长袍马褂、戴黑色礼帽的蔡晓将周强的动作满满地看在眼里,他的眼睛霎时放光,打量了一番周强四周,没有发现更多的可疑人物,于是一只手背到身后,手掌向下压了压,似乎在通知某些人稍安勿躁,便独自向周强走去。


“先生,烟是用来抽的,是没有火吗?”蔡晓掏出一个铁制的打火机,火机上面绘着一柄鬼头刀,刀头上滴着鲜血。


周强并不认识蔡晓,但是看到打火机上的图案,心知这是接头人的第一个条件,微微点点头。



蔡晓揭开打火机的盖子,大拇指附在火轮上面,嚓嚓打了两下,才把火机大燃。可能因为站台上风大,火一下灭了,蔡晓又嚓嚓嚓打了三次,火苗在火星总燃烧而起。


周强知道,不是火机出问题了,而是蔡晓在用密语对他说:“我是黯雀,其他人呢。”


周强凑过去,就着火苗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长长地吐出一口浓浓的烟气,正要说话,忽然感觉有几道目光看向自己。



经过长期的训练和地下工作经验,周强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回头,但一时间也想不到自己哪里出了错,引起了人的注意,旋即低声道:“谢谢,没在一起,找个地方说话。”


“好,跟我走!”蔡晓收回打火机,把盖子盖上,然后撩起右边的长襟,将其放进口袋里,同时扭身,逆着向站台出口方向走去。



“出口在那……”周强不知黯雀什么意思,心知这样逆行很容易引起路人注意,似乎不是好选择,可又担心黯雀事先有计划,一时间只好选择跟行。



在十米外的旅客群中,明雪和杜月海若无其事地走着。他们的速度不快不慢,只是随着前面的人的速度,也不接近也不超前。但明雪的视线余光恰好能覆盖周强和蔡晓。


明雪一回身,对着拧着两只大皮箱的杜月海,嗔怪道:“你能不能快点?我很着急回家,你知不知道?”


“小姐,都说不用带这么多山货,您没想过有多重吧?”杜月海眼眉挑了一下,眼珠向左边转了一下。


顺着他眼球的方向,只见四个便衣逆着人群向着周强逼近。


“哼,平时我家对你们这些下人太好了,养尊处优,干点活就挑三拣四!回家我一定让我父亲把你辞掉!”


“别呀小姐,小的我走快点还不行吗?”


明雪也不再言语,转身蹬蹬地前行,很快超过前面一群说安徽话的男女,杜月海也紧地加速跟上,两人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而周强此时才走出五十米,见前面的蔡晓头也不回,越走越快,丝毫也没有等他的意思,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五米远时,猛然见两个带黑色礼貌的男子插进他和蔡晓之间,迎面向自己快速走来。



从二人紧盯自己的目光,周强顿时感觉不对劲,直接扔掉手中的藤箱,左手伸进西装里正要拔枪,身后四个壮汉猛然间压上,四支枪口对准周强的后背,“不要动,动就打死你!”


周强一怔,手却没有丝毫停止,抓住枪把,飞速打开枪击,手腕一转,对着自己的心窝就勾动扳机。


“砰”地一声枪响,周强仰头倒下,胸口汩汩地冒着殷红的鲜血,嘴里吐出两个字——“叛徒!”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