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触景生情

尽管黄雅琪不让苏楠动手干活,但是苏楠依然走遍了整个筹备处。

经过一上午的忙碌和了解,苏楠对新医院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医院以前是一个美资轮船公司在上海的代办处,除了一栋四层楼之外,在楼后面还有一个三面两层楼围起的四合院,这里是以前是员工住宿和生活的地方,现在一栋改成了医院人员的宿舍,另外两栋改成了病房、仓库和食堂。

目前参与医院筹备的都是黄雅琪请来的人,这七人是她从湘江带回来的年轻人,都拥有医师执照。但从业经验和苏楠相仿,最长的也不过只有五年,最短的也是刚从医校毕业。七人中,内科外科妇科均有,可是缺少专业细分、缺少化验人员和护士,这些都要在上海马上招聘。

医院设备谈不上好,重要的检验设备,例如显微镜、血液检验仪、理化试验仪器等都是从湘江运来的,而且有一台德国产的X光照相机,这让苏楠十足惊讶。

X光机属于最先进的检验设备,在欧洲也不是每个医院都能配备的,也只有那些超大型医院或医学研究机构才有,价值昂贵,一个小小的仁济医院建设初期就配置了,俨然起点非常高,并不是富家小姐打发时间那么简单了。

院长办公室位于四楼东侧,是原来美国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装饰和家具风格为英式宫廷风格,庄重而不缺奢华,拥有一个宽绰的大阳台,阳台上摆了一组茶几围椅,喝茶看书、晒太阳很是适宜。

坐在宽大的英式真皮沙发上,舒适得苏楠有些发困,但想到还要去看房子,即刻把睡意强硬地驱散开去,并顺手拿起茶几上摆着的今天的报纸。

刚打开报纸,苏楠即刻被《新民早报》第一版上醒目的标题所吸引。

“《新民报》记者何洁现场报道,上海闸北火车站昨日晚上七时许发生剧烈爆炸,爆炸致使三号站台铁轨和基础损坏,造成三人死亡,多人受伤。记者从七十六号相关部门了解到,重庆方面的特务进入上海,被大日本特高科和七十六号当场抓捕……”

下面是一些文字叙述,爆炸后站台和周强的牺牲后的照片挂在其后面。

看到周强的照片,苏楠一怔,心口猛地像是被刀扎了一般绞痛,额头汗水淋淋。

好在这时黄雅琪等人在旁边的办公室面试新员工,房间里只有苏楠一个人,否则就会引起人注意了。

“怎么会是他?大哥!”

苏楠紧紧地攥着左拳,眼泪水唰地奔涌而出。要不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这一拳非把茶几砸得稀烂。

砰地一声,苏楠仰头靠在沙发靠背上,他的眼中华丽的天花不见了,景象倏忽间回到八年前的某座大山中。

山路上,三匹骏马飞驰,马上两人身穿国-军军服,唯有中央黑马上的苏楠一身便装。

苏楠脸上有股悠然的怨气,时不时看着倒飞的树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右边的马上赫然正是周强,左边是一位身材消瘦的军官,时不时地侧眼瞄向苏楠,眉头皱在一起。

三马飞驰中冲出山林,停在一条大河边上。河边不远处停着一艘小船,船上一个老艄公看向三人。

三人飞身下马,周强将身上的背包塞到苏楠的手里,“老三,我们三兄弟从小就在一起,跟师傅学艺。老二学到了师父的武功,你学到了师父的医术,大哥愚笨,什么都没有学好。师父临终前把你们两个交给了我,我就要照顾好你们。这次你犯的事儿太大了,大哥罩不住你了,只能给你联系了一个海外的朋友,你去投奔他吧,他会安排你去学习西洋医术。此去欧洲,远渡重洋,万里迢迢,你要多多珍重!大哥没啥可以帮你的了,这些年攒下了三根小黄鱼,本想给我们三兄弟安家时用,现在你要离开,全给你做盘缠吧。你的宝贝——师父留下的一百零八根银针、雪莹给你的信物都放在包里了,此外老二给你准备了一把德国造撸子,一百发子弹。虽然你讨厌用枪,但也留着防身吧。”

“大哥,我不要钱。还是留给你和二哥吧,我有医术在身,吃碗饭还是容易办到的。这次给你和二哥惹了大麻烦,军统是呆不了。你和二哥这么做,我怕给你们惹下更大的麻烦……”

苏楠说到这里很是担心,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瘦削的青年军官就给他了一拳,“老三,算你还有点良心,也不枉我和大哥劫狱一场。我们三兄弟情同手足,换做是你,也会这么做的。走吧,等哪天我和大哥混得不好,也去欧洲找你。”

“二哥……”苏楠看着周强和二哥陈数,百感交集,深深地鞠了一躬,“二哥,你的身手好,脑子灵活。大哥认死理,人又善良。我走了,你可要多帮着大哥。”

“三弟,放心去吧!谁敢欺负大哥,就要从我的身上踩过去!”陈数拍着胸脯保证到。

“老三,你大哥有那么不堪吗?快点滚!你出事儿的事情我们没有告诉雪莹,她目前在北方执行任务,三天后会回来。我和老二会保护好她的。军统的人要追上来了,你快点滚吧,别再给老子啰里啰嗦的。”

“是,大哥!”苏楠把背包往身上一背,盯着陈数的眼睛看了三秒钟。

后者挺直了胸膛,微笑着对苏楠点了点头。一切都在不言中,时间宝贵,他尽管有很多话要嘱咐三弟,现在也只能忍在心头了。

苏楠毅然转身离去,几步窜上堤岸,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岸边的小船走去,没有回头。

看着离去的苏楠的背影,周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老二,你说老三到了欧洲会怎么样?会不会被人欺负?”

“大哥,小三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他的武功其实并比我差,只是为了我的面子,始终不愿发力而已。这世界上,我很难想象有人会欺负到他。这次我也纳闷,他为什么要出卖情报给赤匪,据说买家才付了五十块大洋。致使江西剿匪的35军扑了个空,连朱毛的影子也没有见到,这篓子桶得大了一点啊!但是,他也够可以的了,这么大的情报少说要卖五千大洋,他才卖了五十,真是……”

“别瞎猜了,我们三个一起长大,你不了解他吗?老三不可能是共匪!再说了,就算他投奔了共匪,老二你会抓他吗?”

“大哥,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儿?我是他二哥,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弟弟。”

……

霞飞路338号,严新的家中书房里,烟雾缭绕。

办公室里只有严新一个人,他没有穿制服,穿着一身深色的唐装。

严新看上去很疲惫,眼角还残留着泪迹,他的手里抓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有三个孩子,脸上满是稚气。而他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呆呆地没有任何移动。

从昨晚上知道闸北火车站爆炸事件后,他就坐在书桌前一动也没有动过。

桌子上摆着周强死后的照片和几张现场的照片。大烟灰缸里全都烟头,加起来有上百根之多。更奇异的是,书房的地上,被摔碎的花瓶、酒瓶的碎片依旧存在,书籍、纸张、文具到处都是,竟然没有人敢进来收拾一下。

书房门外,两个身穿旗袍的漂亮女人哀怨地相对而站,不知道她们的老公到底是为什么、昨晚上发了那么大的火,就连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都摔碎了三个。他最得力的手下被他从窗户上直接踹飞出去。

公寓的楼下,严新的一帮手下安静地或站或坐呆在客厅里,没有人敢随意四处走动。

“这次闸北火车站事件,又让李家的人捞到头功,老大对此很生气。哎,都是我等兄弟没有用,不能帮老大排忧解难啊!”坐在沙发上的黑衣学者模样的许嵩不无感叹地说道。

“妈的,都是那个姓蔡的,老大对他够仁慈的了,他居然留了一手,跑到那个日本娘们抱大腿,老子见到那小子,非宰了他不可!”一脸杀气的左冷毫不忌讳地吼道。

“左冷,你就干嚎吧,我就不信你敢杀了姓蔡的。”沙发另一边,一个身穿深蓝色警察制服的男人不屑地说道。

他叫杜天麟,是七十六号有名的刑侦高手,心狠手辣,绰号毒狼金刚。

严新手下四大金刚,除了魔星金刚尚元虎执行任务在外,其余三个全都到齐了。

“钰郎兄说的极是,小冷子也就在这里发飙可以,出了门就不认账了。”许嵩点燃一根雪茄,玩味地吹了一口气。

“许嵩,就你鬼心眼子多。现在有人想压老大一头,你难道就不想个办法吗?”左冷虽然出生江湖,可能活到现在,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据我所知,蔡晓这些日子常去维多利亚公园旁边的玫瑰山庄推牌九,那个地方是张潇林的地盘,小冷子的七妹刚来上海滩,是个新面孔,派她混进去给他一点颜色……”

正说着,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许嵩闭上嘴,只见严新一身戎装走了下来,四大金刚立刻站起身,看了过去。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