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路见不平



昨日早晨,苏楠到过黄家的演武场,也在房间里听到过小兰敢拦住黄家二少爷,却不知道小兰的功夫如何。而且在杜月海背着小青从他面前擦身而过之时,他竟然从杜月海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一种感觉,还没有等他弄明白这股气息是什么时,那种感觉便消失在血腥气息之中,晃然而失。


这让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摇了摇头,看着杜月海跑出去几步,忽然间停了下来,毅然转身。


一双虎目在苏楠的身上扫过,无视这位号称世界医学天才的青年才俊,落在了小兰身上。


此时追击的四个男人一脸穷凶极恶,已然来到小兰近前三步远,头一个挥起手中一尺多长的砍刀,吼道:“臭娘们滚开!”


小兰不屑地一声轻笑,不仅没有躲闪,反而脚步一垫,化作一道飘忽的身影直接冲上前去。


为首的男子一咬牙,手中的砍刀直接向小兰的顶部劈去。


一抹寒光闪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光。


“小心!”小青焦急地喊道。



苏楠没有出声,杜月海把背上的小青放下来,后者一晃悠,差点没有站稳,杜月海立即扶住她靠在墙上,“小青,人家路见不平,我也不能让她深陷狼穴,我去帮忙。”


小青正要点头,随即张大了嘴,惊呆呆地看向前方。


当寒光闪过,小兰仅是身体微微一侧,明晃晃的砍刀便从她身前一寸之处砍过。


不等黑衣男子砍刀再次抬起,小兰已经贴到其跟前,左手拨开前者握刀的手臂,右脚黑虎蹬心狠狠地揣在前者裆部。


这一脚又阴又狠,黑衣大汉惨叫声中便倒飞出去,后背轰然撞在紧随其后的人身上。后者猝不及防向后倒去,撞在第三人……



胡同很窄,就算是第四人想躲也没躲开,同样被第三人撞到在地,哗啦啦,小兰仅一脚,便让四个大汉躺满了一地,为首的那个手中的砍刀也飞了,双手捂着裤裆在地上打滚。其余三个



“妈的,一群废物!快他妈的起来,一个小娘们都对付不了!”这时戴礼帽的男子赶了上来,抬脚踢在离他最近的手下身上,嘴里骂骂咧咧,一把抽出腰上的手枪,看也不看,啪地一声对天开了一枪,一双小眼看向小兰看去。



,一下子愣住了,立即脸上堆满了媚笑,忙着对小兰作揖打躬,而且还啪地一巴掌打在自己的嘴巴上,“……原来是小兰姐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小兰姑奶奶原谅!”


“周三焦,我看你长本事了,竟然刚当着我的面拔枪了!”小兰不屑地看着周三焦,“说吧,是谁给你的胆子?”


“原来是黄家的人,难怪小丫头就这么直愣愣地冲上去了。”苏楠心里暗自呓语。



周三焦麻溜地立即把枪插回腰间,在黄家,尽管他和小兰一样都是下人,他跟着黄家二少爷,小兰跟着三小姐。但是小兰连二少爷都不放在眼里,根本不是自己敢招惹的人物。



“小兰姐姐原谅,小的心急,一时间没有看清楚,请小兰姐姐原谅!要是知道是您,打死我也不敢在您面前动刀动枪啊。那个秦小青,是大舞台当家花旦,二少爷在她身上投了巨资,现在她要撂挑子不干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打伤了我们五个兄弟和两个二少爷的日本客人,怎么可以就这么放他们走呢?放走他,日本人那边怎么交代?二少爷那边怎么交代?”周三焦说着话,看向小兰身后几米远的秦小青,眼睛不可避免地在苏楠和杜月海的身上扫过。心的话,今天要坏事儿,好不好的,这个爱管闲事儿的煞星会从地下冒出来。



周三焦不认识苏楠,但见苏楠一身绅士装扮,就知道此人是个有身份的人,所以看到苏楠时,他还不忘记笑了笑。但是看到杜月海时,却是一脸幽怨和仇恨。


这个眼神变化,苏楠全都看在眼里。心说,黄家的人还真的挺厉害,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们的存在呢?


“日本人?”小兰杏眼一瞪,回头看向杜月海和秦小青,心里对杜月海无形中多了一层好感,“他说的都是真的?”



“谢谢小兰姐姐仗义相助!”秦小青自然听出来这位身手不凡的女子和周三焦出自一处,但也听得出他们之间并不融洽,“他说谎,他们比我去陪日本军官干那些苟且之事,被我拒绝。今天一大早,周三焦就和两个日本人就带着一帮人堵在我家门口,逼我去虹口日军司令部陪山田糟老头子,被我又一次拒绝。于是他们就打我、恐吓我,逼我去。好在我同乡大哥赶到,把我抢了出来。否则这时已经……”


“什么?!”小兰闻听此言,怒不可遏,一步冲过去,一把揪住周三焦的脖领,“你敢帮着日本欺负我们中国人!我要……”


“不……不是我的主意,我只是个跑腿的,小兰姐姐应该是个明白人吧?”周三焦忙不迭地解释。



“哼,看你鼠胆也不敢!”小兰略微一想,也猜得出这是二少爷的主意,虽然她敢顶撞二少爷,却也不敢把二少爷怎么样。二少爷是大夫人唯一的儿子,而且舅舅也是上海滩黑道三巨头之一的黄啸天,做事情尽管不受小姐待见,小兰不敢把他怎么样。


小兰松开了,嘴里骂道:“滚!下次要再让我见到你欺负同胞,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会把你废掉!”


周三焦知道这是个不讲理的主儿,留下来也不能对秦小青怎么样,于是带着手下扭头离开。



“你受伤了。”苏楠走到杜月海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者,眼睛快速扫过对手的头、肩和右腿,“我是医生,跟我走,我可以给你治伤。”



“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儿。”杜月海很警惕地看着苏楠,他是来上海执行任务的,对于一个陌生人,他可不敢随便搭讪。言罢,对着走回来的小兰一抱拳,“青山不走,绿水长流,在下谢谢小姐拔刀相助!今天在此别过,此恩待来日再报。”


秦小青也对小兰微微一躬身,算是表达了谢意。跟着二人扭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站住!”


小兰没有出声,但是这时候苏楠却大声阻止道:“先生,你可以走,小青却不能走!”


杜月海一愣,心说,早就感觉到不能这么简单了,小青跑不动,看来免不了还是要打上一架。


瞬即衡量了一番双方的实力对比,觉得那个男人文质彬彬,应该战斗力有限,只要能对付那个叫小兰的女子即可。


秦小青和杜月海站住身形,转身过来,杜月海直接斜跨一步,将秦小青护在身后。


“这位先生,有何指教?”杜月海见苏楠的目光在秦小青的脸上和身上逡巡,顿时心生厌恶,双眼充满了敌意。



小青和他是青梅竹马的同乡,两人大小感情就好,两家又交换过生辰八字,皆为亲家。要不是因为军阀战乱,两家人走散,他们已经成为夫妻了。昨日在街上偶遇秦小青,正如老天爷的恩赐,杜月海绝不让别的男人再染指秦小青。



小兰也是很诧异,见苏楠的眼神只是看着貌美如花的秦小青,心中不禁鄙夷,“真是个花花公子,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搭讪也要找个好的理由吧,人家的男人就在跟前,也敢明目张胆想吃人豆腐。”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