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触景生情


自从刚才吃下了苏楠给的药丸,杜月海非但没有觉察出身体有何异样,反而刚刚身上的疲乏豁然而去,腿上和肩上的伤痛顿减。


作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他并没有觉吞食毒药有何不妥或是鲁莽,也更加不是热血冲头。



从虹口火车站周强之事中,杜月海已经看出此次上海之行,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队伍内部有叛徒,而且七十六号中有很多对中统军统特工手法熟悉之辈,更加上有叛徒的出现,让这次行动危险性直线上升,说不定自己那天就横尸街头了。如果在这之前,能让秦小青有个好的归宿,那还真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更何况,号称党国华北第一杀手的他,岂能怕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苏楠,传出去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


“小姐古道热肠,功夫了得,在下杜月再次感谢。”到了黄家门口,二人下了黄包车,杜月海首先单独道谢。


看着巍峨的门楼,作为一个老上海人,也作为此次行动小组,杜月海对上海各大隐形和非隐形的世家、家族还是做过深入研究的。



“小事儿,不值一提。你以后跟着苏先生可要保护好他的安全,我家小姐说他的一双手非常值钱,那是一双专门为拿手术刀而长的一双手,可以救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你保护好他,我家小姐也不用太担心了。”小兰说着,对站在门边上的青衣男子吩咐道:“打电话,让生仔开车把苏先生的行李拉过来,我就在这里等他。”


青衣男子立即跑进小门楼里打电话去了。



杜月海默不作声,心里推测着苏楠和上海滩三大隐形家族之一的黄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关系对于他的身份的掩护和执行任务是好是坏呢?


不一会儿,一部美国车便从顺着林荫大道开出来。



车子停下来,小兰先跟司机嘀咕了几句话,然后对在一边沉思的杜月海说道:“杜先生,你跟车回去吧。估计苏先生下午会买一些东西,小姐说这部车可以给你们用三天。”


……



苏楠对这个新家非常满意,幽静、体面,非常适合隐藏身份,甚至觉得有些奢侈。他想问租金是多少的时候,福伯微微一笑,“苏院长是个大学问家,又是黄小姐介绍来的,这里闲着也是闲着,空了很多年了。教授说,免费居住,其它的一应开销自理。”


“那是自然!”苏楠没想到房租能免费,这无异于雪中送炭,忙拱手道:“替我多谢教授,待安顿好之后,我在登门答谢!”


“苏院长不用客气!如果需要购买什么零碎的日常用品,可以告诉我,我派人给你采购。”福伯也很客气



“那就不必劳烦您老人家了,我刚到上海,正好可以逛逛。”苏楠在黄家别了五天,对上海的变化几乎等于零认识,他很希望可以出去透透气。更重要的是可以尽快地熟悉环境。


“……”


福伯跟两个佣人交代了几句话,走了。


行李还没有取回来,苏楠这时也没有事情可做,于是走出紫苑后门,来到苏州河边上。


这一段河堤是被雅月书院包含进去了,有一个小码头,码头上的遮阳棚一直延伸进紫苑旁边的主路。



此时码头上有两艘小船停靠在那里,守码头的人告诉苏楠,这里可以直达朱家角、周庄然后到达苏州府,还可以顺流而下,直达黄浦江。上海水路非常发达,只要是大地方,均可快速到达。


这两艘都是人工撑船,比起苏楠在欧洲看到的那些动力快艇来说,速度根本无法比拟,但是水路纵横,这给苏楠提供了一条另类的思路。


在后码头逡巡了一阵子,将周围景色记在脑中,向回走去。


绕过一座假山,穿过竹林,苏楠来到人工湖——印月潭。



相比黄家水潭烟波浩渺,这里的水潭只能称之为水池子,大小有三亩多地大小,两只弯月形成一个S形,潭水清澈,大部分水面被荷叶覆盖,间或地还点缀着十几朵盛开的荷花。



站在潭边的回廊中,感受着西斜的阳光,苏楠有种疏懒的感觉,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远远地看到西边的池水边,有两人正坐在树荫下垂钓。


苏楠记得刚才过来时,这两人并没有在此,想必是刚刚来的。


想起福伯的介绍,西边住的是一家美国人,远处看去,虽然看不是特别清晰,但也能辨别出是一位中年洋人和一个小女娃。


战争时间,兵荒马乱,能有闲情逸致在钓鱼,这也是所有华夏同胞不可能有的,也只有那些美国人了。



正看着,只见那位中年人拉起了鱼竿,一条巴掌大的鱼儿被在水面拖行了几米远,然后被挑起的鱼竿头带离水面,在空中自由地一荡,扭动鱼尾,摆向中年张开的手掌。


女娃欢喜得哇哇叫着,跑了过去。


中年人熟练地把那条鱼从鱼钩上摘下来,捏着鱼送到女娃的面前。


女娃看着不断挣动、翘尾地鱼儿,不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嘴里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中年人哈哈一笑,把手里的鱼放回了水中。



看到这个场景,就算没有听到女娃说什么,他也猜得到她说的是什么,苏楠忽然间感受到一股平和的气息在胸口荡漾,记忆的阀门不禁打开,疏忽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


这是一座山谷,一个三四男孩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在山林间穿梭,两人正在追逐一头受伤的狐狸,奔跑的速度都非常快。


男孩赫然正是小时候的苏楠,而那个清丽的女孩便是他的小师妹——雪儿。



狐狸的一条腿瘸了,跑出去不到两百米,便被迅疾如飞的苏楠追到,一脚踢飞撞在大树上,待其掉落地上,没来得及翻身跃起,苏楠已经赶到近前,一脚踩住狐狸的身体,弯腰伸手掐住其后脖颈,便将其拧了起来。



狐狸在那只大手中无力地挣扎扭动,三只爪子还向苏楠不断做出扑抓的动作,但苏楠五指一使劲儿,感受脖颈一阵剧痛,狐狸彻底老实了。


“哼,狐狸再狡猾也逃不出猎人的手心。要你跑掉了,我还怎么向雪儿交待?”



这时,雪儿气喘吁吁地赶到:“小师兄,快把小狐狸放下来,我让你抓住它是为了让你给它治疗腿上的伤,你这么大力气,岂不是要掐死它了?”


“它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娇气,这个家伙可狡猾了,看它奄奄一息的样子,全都是装出来的,我只要一松手,保准它一眨眼就跑没影了。”


“哼,说的跟你似的,难怪师父说你比狐狸还滑头。”


雪儿白了苏楠一眼,伸手从背囊中取出一根套索套在狐狸的勃颈上,苏楠这才将白色的狐狸放在地上。


狐狸一着地,立即便向前窜去,但是没跑出去三步,便被雪儿拉了回来。



“看你一瘸一拐地不难受吗?”雪儿蹲下身去,在银狐的头上摩挲了几下,小狐狸慢慢地顺溜起来,“放心吧,我们不会杀了你,也不会扒了你的皮,只是要治好你的伤腿。”


这时苏楠从怀里取出一个药包,抓起银狐的伤腿认真检查了一番。


伤口的皮攉拉开,血将周围白色的毛发染成了酱红色,凝固在那里,伤口上长出了脓,散发出一股恶臭。


“把它摁住,不要乱动!”



苏楠一只手帮着雪儿压住小狐狸的身体,一只手顺着腿骨上下捏了捏,仔细地感受了两遍,道:“雪儿,它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伤,清理掉脓血,再给它上点药,几天就能好。”


“相信你,你是小神医。”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