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有灵犀

阳光下,苏楠坐在池边的石头上,看着满池的荷花愣起神来。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在上海距离他不到十公里远的南京路大新百货公司绸缎柜台,一位青衣女子正在选择旗袍面料,不知为何,猛地打了三个喷嚏。

喷嚏来的很突然,吐沫星子飞溅,布满了一块昂贵的正式缎面。

“小姐,不得了了!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正宗的天山桑蚕丝,苏州老布坊纺织印染,价值连城。你这么一搞,这块料子就贬值了,我还能卖给谁?”售货的后生一下子拉长了脸,不满地埋怨道。

青衣女子来这里半天了,看了十几块布料,全都没说话。看她一身粗布的旗袍就知道是刚来上海的外乡人,想必是走错了地方,竟然敢跑到大新公司的绸缎庄来选布料,你买得起吗?

“对不起!”青衣女子陈明雪掏处粉色的绣花手绢,拭去嘴边水渍,正要赔不是,一旁的男子一把抓起那块布料,就砸在了售货后生的脸上。

“妈的,什么够屁东西?别说一块料子了,就算是老子烧了你的大新百货,你老板屁都不敢放一个,你他妈的算老几?”

此人生得并不威猛,细眉细眼的,穿着一身中山装,身上却带着一股桀骜之气。

售货后生也算得上眼观六路了,此人比青衣女子后来,跟他同来的还有两个人,只是他们站的比较远,也没有说话,一见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但他没有想到这三位和青衣女子是一路的。

“先生你……你有话好说。”售货的后生知道上海滩有很多生意人惹不起的主,这要是给老板惹了麻烦,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好说个……”年轻人气不打一处来,挥拳就要打去。

伙计吓得就躲。这会儿他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了,被打是轻的,弄不好饭碗都会丢。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后怕。

明雪眉头一皱,缓缓开口道:“陈锐,谁让你打人的?”

这话还真好使,陈锐的挥到半空中就噶然而止。

“雪姐,这些人狗眼看人低,不好好教训他们一下,他就骑在你脖子上拉屎拉尿。”

“是我搞脏了人家的料子,你要是再打人的话,姐姐我情何以堪?你师爷去了外地,不在上海滩。三叔说了,做事要低调一点,你怎么还动不动就惹是生非的?还有,明天起你不用陪我,回学校上学。整天在街上打打杀杀的,迟早会栽在这条道上。”说到这里,明雪不容陈锐再分辨,对布料柜台的伙计道:“这块布料和刚才看过的那几块我都买了,给我包好。多少钱?”

“谢谢大小姐!刚才我是狗眼看人低,的确该打。您买了这么多,我请掌柜的给你个好折扣吧。”伙计还算醒目,立刻换了一种姿态。

“……”

从新大百货公司出来,明雪和陈锐刚走出门来,就见一队日本巡逻队耀武扬威过去。

看着日本兵的背影,陈锐吐了一口吐沫,“呸!看着日本人在自家门口耀武扬威,我就恨不得冲过去。老爸也是……”

“不要埋怨,你的岁数还小,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打仗杀人的事情让大人去做。”

“我已经不小了,明年大学毕业,我准备去参军。守在上海滩实在也没啥意思。”

“不许胡说,你是杜胜堂的弟子,家族在上海的生意还要你接班,当兵的事情就别妄想了。”

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并没有敌占区人民无奈无助的神情,明雪忽然间有些恍惚。看来这些人安居乐业,难道他们忘记了国耻了吗?

说着话,姐弟两人上了车,向霞飞路飞驶而去。

明雪前天晚上和杜月海一出火车站,约定了新的联络方式,二人便各奔东西。这样可以防止叛徒一网打尽。

但是,以前策划好的住处和地点全都不能用,但这难不倒两个上海人,两人对本地都不陌生,而且都有自己落脚的渠道。这也是为什么军统选择二人参与本次行动的原因。

明雪原名陈雪,其叔父陈道英多年经商,年轻时娶了青帮巨头杜氏门下的海盐帮帮主孙正云的女儿,与青帮杜氏拉上了关系。

杜氏、黄氏和张氏是上海滩青帮三巨头,其中杜氏的资历最浅,但崛起最快最猛。淞沪之战前夕,杜氏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上海滩最强大的青帮势力,于是杜氏爬到了三巨头的老大位置,号令江浙两省黑势力。

随着淞沪之战的开打,杜氏为了权衡日本人和国民政府的关系,应民国政府某位要人邀请,离开了上海滩,移居湘江,但其势力却留在了上海。

由此杜氏势力开始收缩,但其势力依旧非常强大。陈道英在黑道地位算不上举足轻重,在青帮势力中还算不上多么强势,但还是很大的说话权力。

因为出师不利,陈雪只得暂停行动,先在陈家安顿下来,依托青帮势力,稳住阵脚,等待上级指示,再做打算。

陈雪小的时候随父亲在外地生活,但每年春节都会回上海在陈家生活一二十天,跟陈道英的四个儿子关系甚好,俨然就是陈家的公主,陈道英也待她如亲生女儿,尤其是在陈雪的父亲去世之后,更是满世界寻找陈雪的下落,当陈雪这次来到陈家后,陈道英非常开心,不仅腾出别墅中最好的房子给陈雪,更是当成自己的千金,奉若掌上明珠。

在家呆了一天,三个婶子、六个堂兄堂弟、八九个堂嫂弟妹簇拥之下,好不热闹。

今天是她出门买一些必需品,本是小嫂子陪同的,最小的堂弟陈锐抢着要陪。到了百货公司,因为陈雪扎进了眼花缭乱的商品中,陈锐碰到了熟人,于是才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透过车窗,看着熟悉的街道,她却忽然间有种不认识的感觉,忽然间没缘由地脑门一紧,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

“雪姐,你生病了吧?我送你去医院算了,待会儿要路过一家新开的医院,据说里面的大夫都是从海外回来的。”

“不用了,我没事儿,估计是最晚天凉,冷着了。”陈雪胡乱撤了一个理由。

“那就是有人想你了。”陈锐很肯定地道。

“小屁孩儿,你懂啥?你姐我孤家寡人一个,谁会想我呢?”陈雪一阵语塞,但脑海里冒出苏楠的身影,自从上次见到苏楠,已经过去八年多了,每到夜深人静,她都会想起他。

自从苏楠出事之后,大师兄和二师兄告诉陈雪说他出国避难了,这么多年过去杳无音讯,也不知道他在异乡过得还好吗?

想其苏楠,不可避免地又想起了大师兄周强。

大师兄这些年对她一直是关爱有加,所有的危险都身先士卒,绝不会让陈雪冒险。

想起那过往的一点一滴,陈雪心里真正地感受到悲痛,遂对陈锐道:

“把车开到静安寺,我要去烧香。”

……

静安寺的法式做得很排场,谢绝所有的香客,持续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散去。

当陈雪到达时,静安寺门口依旧被七十六号的人守着,闲杂人均不可进入。

见到七十六号的人,陈锐尽管血气方刚,陈家的势力虽大,也知道这些人不能惹,只好劝陈雪离开。

陈雪远远地对着寺庙的方向拒了三个躬,在心里为周强的在天之灵祈祷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才乘车离去。

在陈雪离去不久,严新与两位夫人带着人也离开了静安寺,而且静安寺的功德牌位上多出了一个崭新的牌位,排位上刻着“吾兄朱永松九泉长安之牌位”。

朱永松是周强幼时的名字,这个名字也只有四个人知道,一个是苏楠,一个是严新,除此之外就只有陈雪父女两人。现在陈雪的父亲十年前便去世了,剩下的也只有剩三人。如果苏楠、陈雪能进到这里,必会发现这个端倪,会联想到另外两人。

因为周强的牺牲,上天安排另外三个师兄妹来到同一个地方,但出现的时间却这么井然有序,阴差阳错地岔开,没有相遇,更没有发现彼此存在的端倪。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