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上海之夜(上)

人工湖边,夕阳西下。

苏楠愣神中,那对美国妇女走向他。小女孩天真的笑声把苏楠的回忆惊醒,让他站起身,向对方投以善意的微笑。

“你好!我是丽雅,你是新来邻居——德国医生?”小女孩一点也不认生,率先向苏楠打招呼。

“你好!我是苏楠。不幸被你猜中了,没有神秘感了。”苏楠心知定是老管家已经通知了自己的到来,才让邻居知晓自己的存在。

德国医生,这个称谓让苏楠很满意,这样会少了很多解释的麻烦。

丽雅很开心,感觉苏楠身上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其一旁的父亲柯特尔把渔具交到一只手中,对苏楠伸出右手,“你好,我是柯特尔,来自新泽西,五年前去过慕尼黑。”

苏楠看着面前络腮胡的中年男人,估算其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看他的孩子已经有六七岁的样子了。

两只手友好地握了一下,苏楠微微一笑,“初来贵地,多多关照!五年前我也在慕尼黑,可是我们,没有相遇。原来上帝把我们的相遇安排在上海、这里。”

“哈哈,苏医生很幽默,我们说不定会成为好朋友!以后欢迎到我那里喝咖啡。”

“一定一定……”

苏楠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欧美国人的特点还是比较了解,和柯尔特父女寒暄之后,愉快地挥手再见,回到了自己的新住处。

这里虽没有黄家大宅那么广阔,幽静,苏楠却更加喜欢。

回到小楼中,只见客厅中,自己的两个皮箱和诊箱已经整齐地放在地毯上,杜月海坐在沙发上,用指甲刀在修指甲。

沙发上另外还坐了一个人,此人一见苏楠进来,立刻站起身来,“苏先生回来了!我是大少爷派来服侍苏先生的,给您开车。我叫王财富,您可以叫我财富。”

苏楠一怔,想起那个做事粗鲁的黄家“大舅哥”,不禁摇头笑了笑,显然这是“大舅哥”派来看着自己的。

“财富是吧,先把我的行李放到三楼主人房去。”

对待一个下人,苏楠还不至于吆五喝六。上海比较大,没有了一部车,还真不方便。瞌睡了就送枕头,这位便宜的“大舅哥”还真算不错。

“是,苏先生!”王财富来的时候,老大说了,一定要赖在苏先生身旁,赶也不能走。可谁知苏先生根本就没有赶自己走得意思,这回跟老大好交差了。这一路的担心真是白担心了,想想有些多余。

王财富乐颠颠地拧起两个大皮箱跑上楼去,苏楠也没有理睬杜月海,而且对后者对他的不敬也没有放在心里,拧起药箱向楼上走去。

这个时候,杜月海的眼光瞟向那个四平八稳的背影。在回来的路上,杜月海从王财富的嘴里知道苏楠几天前胸部受了伤,下地走路都难,但现在从后者的走路姿势上,哪有丝毫受伤的样儿呢?

他很想叫住苏楠,问问后者何时给小青治病,但是一想到这才过去不到半天,似乎有些着急了,又忍住了那一阵子的冲动。

王财富将皮箱搬进主人房中,苏楠便叫他自己找住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全是清代款式的家具,精美的雕花,像是在述说一段段故事,让人爱不释手。但是,苏楠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没有了那份心思。

打开皮箱,几套秋季和冬季的衣衫挂进了衣柜,书籍和笔记本放在了太师椅上。

那些衣衫,都是出自名师之手,皆是欧美贵族追捧之物,价值非凡。

那些书籍,都是在华夏根本买不到的东西,均是欧洲著名的医学家和生物学家的著作,一本本珍宝,千金难求。

但是,苏楠此时对他们没有多看一眼。而是将箱子里的一个包装精美的木盒取出来,从中取出一尊人物木雕。

木雕的雕塑只有二十厘米高,五官具备,却并不栩栩如生,更加谈不上多少艺术性,但是苏楠捧着它却认真地端详了好久好久,最后才将其认真地拜访在床头柜上。

认真端详了一番,然后用红绸将其包裹好,放在了枕头边上。

接着清理完一堆药品,皮箱里已经空空如也。苏楠走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地听了好一会儿,确定无人在走廊上或是上楼,又走到阳台望了一望,之后拉上窗帘,走回皮箱处,右手手腕一抖,一柄长把的手术刀出现在食指和大拇指之间,寒光一闪,割开皮箱衬布,露出里面的铝制的骨架。

收起手术刀,双手用力掰开其中一根短的骨架,拿在手里,从里面倒出一卷微缩的胶卷和一卷两寸长的薄膜。

用厚板纸简单卷成圆锥筒形,将其扣在台灯上,台灯的光变成一束光射到白色的房顶上,苏楠关掉房里的大灯,然后拉出胶卷头,将胶卷覆盖在仅有的一束光上。

顿时,胶卷上的影像便被投放到房顶上。

每一幅影像都是一个人的肖像,总计有十二张,代表了十二个人。每个人的肖像旁边,都有简单的注释,告诉观看者这个人的名字、地位、住址、习惯……等资料。

第一个人名叫于天虹,是上海工业研究所的机械专家,也是日本军方“冬蛇”计划派遣进上海的特工组组长。

在淞沪大战期间,他领导的五人小组,向日本军方提供了国民政府军方许许多多重要情报。淞沪大战后,他的四个手下田文宇加入了上海《民报》,韩云峥在南洋公学院任老师,成为记者和学者,但实际上却是日本特高科监视上海各个社会团体的眼睛。

第四人名叫李四田,是从日本留学而归的经济学家,在汪伪政府中担任经济顾问一职,掌握着汪伪政府向日本人输送经济的命脉。此人好赌,每周必须赌场一次,身畔总有四位黑龙会的派来的便衣保镖跟随,原军统上海站三次设计刺杀,均没有奏效。

最后一位名叫徐元茂,是青帮洪欣堂的堂主,武功高强,枪法神准。

……

这十二个人都是在湘江停留时,军统高层交给他完成的任务。前十一人是他必杀的目标,而第十二人名叫商庸,是军统上海联络处最隐秘的联络人,掌握着与重庆政府军统高层的沟通渠道。

此人在军统属于绝对机密的人士之一,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就连军统上海办也不知晓其存在。但是他的职业、住址极其神秘,在资料中也没有提供,只是记录了联络方法。在湘江时,联络人告诉苏楠,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启用这条线。

苏楠花了半刻钟的时间,将这十二个人的相貌和文字资料都记下来,然后打开房灯,走进洗手间,将手中的胶片点燃火烧掉,一点点灰烬扔进抽水马桶,用水冲掉,这才走出洗手间,拉开窗帘。

打开通往露台的门,走到露台上,点燃一根雪茄,向西方的天空看去。

夕阳灿烂,几条黑色云带像是给灿烂的夕阳戴上了黑色禁锢,让那份灿烂无法放射出来。

来了一周了,诸事不顺,今天更是受了大师兄之死的刺激,苏楠决定今晚上必须做点什么,方便的话给日本人一点教训。

这时候,苏楠隐约听到了敲门之声。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