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上海之夜(下)


敲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杜月海。



站在门口,看着一身便服的苏楠站在那里,身上莫名地感受到一股烟火之气。眼光扫去,之间茶几上的烟缸里,一截冒着余演的雪茄头,杜月海微微躬身,“先生,用餐了。”


苏楠用手扶了一下梳得整齐的背头,眼角将杜月海一切小动作全都扫进脑海中,尤其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你似乎对我很不服气,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你会明白跟着我,就是有了未来。”


“我的未来不紧要,紧要的是……”


“是你的女人?杜月海,记住,我是医生,我不让你死,你想死都难。”


“我看你也不是江湖郎中,怎么说话这么江湖?你还是先把小青的病治好再说吧,否则你的命就是我的。”



“哈哈,人生无常。但是你要记住:我的命不是我的,但也不是你的,而你的命却是我的。”苏楠似乎有恃无恐,昂首从杜月海面前走过,


杜月海钢牙紧咬,看着面前踱步走过的苏楠,恨不得一脚将其踢死。


一个臭书生也敢在铁血杀手面前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死活。但是,拳头捏得再紧,他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动对方一根毫毛,他有顾忌。


忍!


当苏楠走过三步远之时,杜月海的神经缓缓放松,身上那股杀气荡然无存。


苏楠在从杜月海面前经过那一刹那,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杀气,但他一点也没有慌张,更加有些不屑。


一个有顾忌的男人,就如猛虎的脖子上套上了枷锁,只要控制好枷锁的松紧,无论再勇猛,也无法伤到有经验的猎人。



感受到煞气消失,苏楠猛然间停住脚步,回头看向杜月海,不冷不淡地甩过去一句话,“你很识相,算你还有点用。忘了告诉你,吃过饭之后,到书房来找我,我有个方子给你的女人,让她用此药泡澡、熏蒸三日,每日不得少于一个时辰。三日之后,我就可以给她检查身体……对了,你对上海滩既然很熟,晚饭后,我要去外面转转,你要做准备。千万不要让我感受到有二心,否则结果如何,你会很快就知道。”


说到这里,苏楠双手一背,扭头而去。根本不在乎杜月海会奋起杀机,背后开枪。


打一巴掌给一颗枣吃,让没有希望的人看到希望,这就是苏楠的心机。



“放心,不会耽误你的事情。”杜月海既然决定忍了,对于苏楠的刺激,也不再放在心里。不过,就在苏楠转身的那一刹那,忽然他感觉到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心脏都不可避免地加快了跳动。


在这些年的特工生活中,每次有这种感觉时,都是深陷极端危险的时候,每次回头看看,均是九死一生。



“难道我看走眼了?这个表面文弱的医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亦或是一条伪装的毒蛇?看来此人能在洋人的世界混得风生水起,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一个总在生死边缘行走的人,绝对拥有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多少年来,杜月海靠这种第六感觉,渡过了不少的危机。于是他明白,自己还是太高调了,忘记了做特工的最起码的原则:包装自己。不管面对任何人,首先要让人忽略自己,让人看不透自己在想什么,更加让人不能把握自己要做什么。而自己因为身份的问题,以上就挑衅一个即将掌握小青命运的人,这岂不是把小青的未来推向危机的边缘吗?这可是特工生涯的大忌。


……


这是苏楠回国之后,第一顿真正意义的中国式晚餐。他并没有摆什么架子,让秦小青和杜月海一起就餐。


四碟上海小菜,两荤两素热菜,让他告别了八年的西餐,让他找到了一种回归的感觉。


秦小青有些腼腆,杜月海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恨意,对苏楠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苏楠将这些看在眼里,也不捅破。既然要收一个人做兄弟,那就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今天这些只是第一步,要想杜月海彻底死心塌地,这些还远远不够。


用过晚餐,王财富和杜月海已经在门口等着苏楠了。


苏楠换了一身衣装,走到门口,看了一眼低眉顺眼的杜月海,心中暗笑,这小子改变也太快了,显然是受过某种特殊的培训。


“这是我说的方子。”苏楠将手中的纸递给杜月海,“你今晚就不用跟我出门了,我只是去喝杯咖啡而已,没有什么危险。”



结果药方,杜月海脸上一喜,像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角色,“谢谢苏先生!小青的病已经很久了,耽误一时半会儿也不打紧,我想还是跟着先生出门。其实上海白天还不是最危险,在一些娱乐场所和洋人出入的地方,晚上才是最危险的……”


“你有这份担心,已经够了。但是我说了不要你去了,难道还要让我重复第二遍吗?”


“不敢!小的谨遵先生命令就是。”


“那就好!”苏楠徐徐地吐出三个字,把风衣往身上一披,向门外走去。



王财富不屑地瞥了一眼杜月海,欺到后者面前,小声道:“小子,这世界上不只是你能打。在上海滩,敢惹黄家的人,没有一个有好结果。”


说完这句话,王财富撩起黑色衣襟,露出一截插在腰上的、黑色的枪把子。



尽管只是一截枪把子,以杜月海的专业眼光,一眼就让他知道那柄枪是出自美国人的M1强火力手枪,使用的是7.62毫米子弹,可以穿透十公分厚的木板,杀伤力极强。



“王哥说的极是,是我多虑了。”杜月海一哈腰,心里却把王财富骂了个狗血喷头,“狗奴才,黄家很牛逼吗?一把枪就耀武扬威了,老子摸这种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和尿泥呢!”


……


黑色的福特车驶过晚间的上海街道,来到四马路大舞台不远处的一家英国人开的“惠特尼”咖啡厅。


四马路以前属于英租界,现在属于了公共租界,但这里由于处于华人聚集区、英法租界和日本人控制的上海县城交界处,鱼龙混杂。


但是这个咖啡屋的咖啡有种特殊味道,每天都会吸引一众文人到这里喝杯咖啡或是啤酒,以解白日紧张的神经。



田文宇并不是每天到这里来,平时也会和报社的同事来这里坐坐。但周四这一天晚上八点,必会来这里,与相恋的爱人——南洋工学院的老师韩云峥共进晚餐,喝一杯地道的地中海咖啡,交流一番感情。



因为这两年总是这个时候来,老板和服务生已经习以为常,成为很是熟识。有时来晚一点,他们常坐的位置——东南角的卡座都会被保留下来,知道二人中的一人到达为止。


今天田文宇晚了半个多小时,而韩云峥也没有到。


这种情况在两年来也发生过,田文宇也不着急,先是观察了一番周围,也没有发现有何不同情况。



于是,在固定的卡位坐好,将随身的公文包放在靠里的座位上,习惯性地吧黑色礼帽放在了咖啡桌对面的位置。叫了一杯地中海泡沫咖啡,从包里拿出三枝蓝色的玫瑰,插在桌上的小花瓶中。然后又取出一沓报纸,开始细细地翻看。


玫瑰花有红色、黄色、粉色、紫色……等等多种,蓝色玫瑰比较少见,但这是韩云峥最喜欢的颜色,田文宇也很少能搞到。


就在田文宇坐下不久,不远处的房门走进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很粗犷的男人。


“先生,请问喝啤酒还是咖啡?”服务生很快迎了上去。



“听说这里的啤酒很棒,来一大扎鲜啤。”来人径直走到最里面的吧台前,取下黑色的礼帽,扭过身躯,脸上一道伤疤在灯光下显得很醒目。


来人环视了咖啡厅一圈,眼光在一张张陌生的脸上扫过,当然没有漏过田文宇露在报纸上方的半张脸。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