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蝶 第二十九章 骚乱、撤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十九章 骚乱、撤离


与英国人咖啡厅背靠背的一家酒肆名叫富士汀,老板来自日本大阪,其背景是真正的黑龙会。


每天晚上,这里都有黑龙会的人在这里坐阵,以防止中国人捣乱。


粗狂男跑出英国人的咖啡厅,直接从富士汀的后门穿了进去。


当英国人大乱,引起大街上混乱之时,苏楠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座位对面,一位身穿樱花和服的女子立刻依偎过来,紧紧靠在了苏楠的身上,手中的酒杯举到了苏楠的嘴边。


苏楠淫笑连连,伸手搂住和服女子的肩膀,一只手在后者的脸上捏了一把,低头张嘴一嘬,就将杯中冒着热气的清酒吸进口中


“啊……”苏楠口中发出舒畅之声。


就在这时,酒肆门口两个黑龙会带刀男人飞步冲进来,急呵呵地冲到收银台,对这里面一位浓妆艳抹的日本女人禀报。


“出事了……”



说话的人说的是日本话,酒肆中大多数是日本人,即使不是日本人,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听得懂日语,还不等报告的日本武士禀报完了,有不少人就向外跑去。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看着向外跑的人群,苏楠觉得非常诧异,对身畔的日本艺妓好奇地问道。



艺妓扭捏着身体,用她暴涨的胸脯狠狠地在苏楠的身上吃着豆腐,一只手操起酒壶,“死了两个中国人而已,我们喝酒嘛,不管……不管……”


“死人了!”苏楠猛地惊恐地站起身来,双目瞪得圆圆的,“不行,我怕!”


不等说完话,苏楠挣开了女人的搂抱,跟着酒客向门外跑去。


那个艺妓十分地不心甘,紧着迈着碎步跟了上去。



能到中国混生活的陪酒女人都是掌握在黑龙会的手中,酒肆中大多数来的男人也都是粗鲁的色中饿狼,粗鲁难耐,极少能遇到如苏楠这种长相英俊,文质彬彬有气质有文化的年轻男子。从苏楠一走进这里,便吸引了陪酒女子们热辣辣的目光。最后被苏南看中的这位女子名叫沪赖恭子,自然知道咬住机会,不能轻易让这么一个极品公子爷从身边溜走。所以,一上来就使出浑身解数,灌了苏楠很多酒,让苏楠上了好几次洗手间。但是苏楠一直放不开,没有动手动脚。但这次苏楠从洗手间里回来,竟然主动捏了沪赖恭子的脸蛋,这让恭子有了即将得手的胜利希望。但是……


街上这是人很多,几乎所有人的移动方向都是与富士汀背靠背的英国人咖啡厅。


随着人群来到出事咖啡厅外围,那里已经围满了人。不少中国人在议论纷纷。


“……又是黑龙会的浪人逞汹狂,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杀了我们两个同胞……”


“日本人,日本人就这么在我们家门口杀我们的同胞,我们不能忍下去了,一定要去找日本人抗争!”


“……”



在议论中,大家看到一些日本人涌过来,一下子炸了窝,不少中国人呼啦一声把“富士汀”出来的日本人包围起来,声讨声暴涨起来,有的甚至将手中的物品直接砸向那些日本浪人和穿和服的女人。


大街上,一下混乱起来。


沪赖恭子和苏楠出来的有些晚,只能站在最外围。


中国民众向日本人发起攻击的时候,所有人都向后退,逼得苏楠也在向后退。


苏楠在退后的同时,一眼瞥见沪赖恭子,后者穿着和服,根本跑不快。


无数的杂物砸到了沪赖恭子的身上,令得本来速度不快的后者慌乱中一跤摔在地上。


喧嚣的讨伐声如浪潮涌动,沪赖恭子惊恐地看着巨涛般的人浪向她涌来,要将她淹没、将她践踏成肉泥。


绝望,一股对生命失去的绝望在心里升起。濑户恭子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竟然在这时软哒哒的,生不出爬起来逃跑的欲望。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濑户恭子的手臂,死命地将其拖起来。跟着另一只手搂着她的小蛮腰,令其不由自主地伏在其身上。


一股男性的温暖瞬间蔓延到全身,沪赖恭子有感受得了生命的希望。


拉起沪赖恭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瞥见她的苏楠。


可能是因为喝了不少酒,也可能是因为力气太小,搂着一个大活人,苏楠的脚步有些蹒跚,但是却很坚决。


苏南感受到石头、木块、鞋子、包包……砸在身上,有几回差点把他砸倒在地。


跑出去十几米远,后面愤怒的人喊叫着追过来。但是这时,从富士汀里冲出二十几个手持长刀的日本武士。


这些武士挥舞着长刀叫嚣着冲过来,让过了苏楠掩护着的沪赖恭子,向疯狂的人群冲去。


后续追来的人群见到明晃晃的倭刀,理智地收住了脚步,而那些日本武士一下子散开形成一个半弧形,也没有前冲,挡住了街上的人群。


跟着,几个持枪的日本人跟了上来,黑洞洞的枪口将人群逼退。



愤怒不代表着弱智地冲上去无畏地去牺牲,但是只要心中有了抗争的火苗,迟早会燃起熊熊烈火,遍及华夏大地,将侵略者赶出华夏大地。


苏楠带着沪赖恭子,一些日本男女也连滚带爬地退了回来,但是仍然有十几个日本人被愤怒的中国民众打晕死过去。


将沪赖恭子放在富士汀门口的台阶上,苏楠兽兽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吃喘着粗气。


他的身上和脸上都很狼狈。


“谢谢你!谢谢你!”沪赖恭子眼里放光,根本不管自己脸上、身上的泥土和凌乱的衣衫,拿出一块手绢去擦苏楠头上的血迹。


苏楠伸手阻止了沪赖恭子的动作,抓过手绢擦着脸上的血迹,“恭子小姐,不用谢,我必须走了,等会儿就更乱了。”


说着话,苏楠扭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在那个方向,正是王财富停车的地方。


“下次请叫我沪赖,我会在这里恭候您再次光临。”


沪赖恭子站起身,躬身注视着苏楠踉跄着走到黑色福特车旁。


王财富已经等在汽车旁,减速男快到了,赶紧打开后车门,然后跑去扶着苏楠坐了进去,关上车门。


王财富看了一眼那边暂时处于平衡均势的对抗的人群,快速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向另一边的街道驶去。


“恭子,他就是刚才你陪的客人?”一个声音从沪赖恭子的身后传来。


沪赖恭子扭头看去,就见老板娘不知几时来到她的身后,赶紧施礼,“是的,就是他。”



“看得出此人很有绅士风度,人长得也帅气,而且还是一个富家子弟。下次来这里,要多多关注,一定要把他拉到我们大日本的阵营中……”


在老板娘交待这些事情的时候,苏楠已经离开一公里之外了。


王财富对上海的街道非常熟悉,远远地听到警笛声,就知道租界大批警察正向这里赶来,一头扎进小路,扬长而去。


正如苏楠猜测,没过多久,驻扎在上海的日本特高科和七十六号的人也赶到了事发现场,而这时苏楠已经快到新家了。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