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杀手的面具


四马路的骚乱最后到底怎么样了,苏苑的人此时自然不知晓。


王财富有些后怕,刚才四马路的混乱中,要是苏楠受了重伤,他根本没法向黄家老大交差。



“苏先生,下次你一定要让我陪着你。要是您出了点差错,我可交代不了。”王财富一边开车,一边从倒车镜中偷偷观察苏楠,面带苦楚。


苏楠已经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只是一点小伤,被硬物擦破了额角而已。



其实,如果苏楠不想被物品击中的话,刚才根本不可能受伤。但是,如果不受点小伤的话,很难与他的身份相符,于是只能苦肉计了。而且,如果不是为了救沪赖恭子,苏楠也不会成为愤怒的中国民众的攻击对象,更加谈不上受伤了。


救下沪赖恭子,纯粹是临时起意。



沪赖恭子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作为一个艺妓的角色,对于大事情根本左右不了,对华夏的伤害也是非常小。但是,往往一个至关重要的大事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却起了不可预见的作用。


苏楠这是要培养起一个棋子,暂时用不上,那就留着。


苏苑灯火通明,却很安静。


车子驶进了苏苑的铁门,顺着蜿蜒的车道,向后院驶去。


看门的双喜看着驶离的车子,脸上带着羡慕的神情。


“那个便是新来的房客?”这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不是他,还会是谁?福伯说了,苏先生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不弱于教授的大学问家。肖梦子,以后见了人家要客气点。”双喜转身关上大铁门,拉上插销,挂上横档。


肖梦子名叫孟肖,但认识他的人不知为什么都叫他小梦子。叫来叫去,就变了味道,连他的姓都掩盖了,变成了肖梦子。



肖梦子嘴巴一撇,“如今之华夏,外寇横行,名不聊生,学富五车又有何用?中华民族缺少的是铮铮男儿到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驱除鞑虏,还我中华。”


“肖梦子,你为啥躲在苏苑之中不出门,不去当兵上战场呢?”



“你真是一介俗人!我肖梦子自幼熟读兵书,惊涛伟略,秉承上天之运,定当做出一番伟业。此时不出,正是在等待时机。如此高深莫测之事,你们这些俗人有哪里懂得。”


肖梦子说话间,一挥手中的线装古籍,意气昂扬,大有一番英姿勃发之劲儿。


“少拽酸文了,福伯说,你如果在不交房租的话,后天就别想在苏苑住下去了。”



“哼,韩信也有胯下辱,你们这些势利小人岂能欺我少年穷?转告福伯那个老头子,三日之后鸿运当头,便是我出山之吉日,到时候你们就会后悔的!”


青年不满地哼唧了一声,似乎懒得再和双喜废话,迅速离开。


看着肖梦子的背影,双喜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吐沫,“教授说了,又穷又酸是书生,整日纸上谈兵,痴人说梦。”


……



听雨阁比其他三处住所都要安静,杜月海在苏楠走之后就去抓药,然后让秦小青立即进行药浴药蒸,此时正是紧张时刻,杜月海呆在二楼小青的房间里,密切关注浴室里的动静,只要秦小青有危险,就立刻冲进去。


一层客厅没有人,苏楠径直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沐浴更衣。


躺在浴池里,他在反复回想着今天晚上的行动。


这些年,每次行动之后,他都会这样审慎地研究自己行动的每一个步骤,寻求其中的漏洞、败笔以及会不会留下蛛丝马迹。


思考之后,他从浴盆里出来,用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浴袍。


好在今天的动作不打,而且被重击的地方也不是受伤的左胸,这让刚愈合的伤口没有过多地扩张。


从浴池旁的裤子口袋里,苏楠取出一只手套,从手套里掏出一张薄膜,滴上几滴特制的药液,揉搓之后,放在水龙头下清洗干净。



薄膜是一张虬髯面具,柔软、轻薄而富有弹性。此时上面的胡子和伤疤正在消失,很快变成一张没有任何色彩的半透明面膜。但是,只要在上面用颜料画上相应的容颜,这张面具就会人变雌变雄、变老变少,真假难辨。


这张面具就是苏楠的底牌之一,少年时在一处洞穴中偶得,名叫千变狐面,用了十多年了,就连他最亲近的师妹雪儿也不知晓其的存在。


到这时,在英国人咖啡厅里出现的粗犷男算是水落石出了,自然就是苏楠假扮的了。



田文宇和韩云峥便是苏楠要第一批杀掉的、日本特高科暗线特工五人组的两个重要组员:负责情报分析归纳的山田熊和情报及命令传递的惠美子。


日本特高科的暗线有着严格的纪律,任何人只能单线联系,决不能逾越。



这五人小组藏得极深,行动极其隐秘,就算是其中一人被抓,也难得到其他人的行踪,能如此准确地将五人的行踪、身份完全知晓,显然是从特高科内部得到的情报。



“看来军统在特高科有人,而且是一个身居要职的人物,否则根本得不到如此准确的情报。看来自己这次行动,并非是孤军奋战了。上面的人不直接告诉我,可能并不到时候。”


苏楠收好“千变狐面”,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内心对即将展开的行动,又多了几分信心。


刚洗完澡不久,门口便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的人不是王财富,而是杜月海。


站在门口,杜月海把苏楠从头看到脚,只发现额角处有一道刮痕,现在伤口已经在收敛,别无大事。


“你这是干什么?”苏楠有些好奇。



“听财富说你遇到了骚乱,受了伤,于是过来看看。还好,伤得不重。这次是我严重失职,下次绝不会让你孤身涉险了。”杜月海分认真地道。


苏楠冷冷地一笑,他才不会相信杜月海是出自内心关心自己。


“你是在担心我死了没人给你的女人治病了吧?亦或是我死了,你的解药还没有到手,随时都会陪葬吧?”


“可以这么说吧。”杜月海也没有否认,“但你居然会为了就一个日本女人受伤,就不怕中国人民的口水把你淹死吗?”



刚才,秦小青药浴后,精神大好,让二人对苏楠的信心大增。但是这时王财富来找杜月海,把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提醒他以后要多加注意。



“废话真多!”苏楠走回沙发区坐下,拿起茶几上的雪茄盒子,取出一根雪茄烟,用雪茄刀切掉封住的烟嘴,取出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徐徐吐出一股淡淡的烟气,“我的事情几时轮到你评头论足?我警告你要有自知之明,有做下人的觉悟。不要以为我让你们上桌子吃饭,你就能和我平起平坐了。现在,滚回你女人的床上去,第一次药浴之后会精神亢奋,但一个半个小时候后,会感到十分虚弱,上洗手间的劲儿也没有。需要人照顾。你如果不在她身边,她会尿床的。”



“你……”杜月海没想到自己一番好心,却换来苏楠一盆洗脚水铺头盖脸泼来。心中那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在饭前时,已经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杜月海绝对不会再犯重复的错误,“……你提醒的极是,我下次一定注意。我这里就离开,不打扰先生休息。”


心的话,等你治好小青的病,老子一定要你死得难看。


门被带上,但在关上的一瞬间,传来苏楠的声音。


“以后醒目点,再有下次,我会很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应该知道的,千万别让我重复第二遍。记住明天早晨九点跟我去医院上班。”


“上班?”杜月海实在不明白自己去医院能干什么。



“不上班的话,你想让我白养你们两口子吗?医院新成立,缺少大量的人。细活你是干不了的,也就端端尿盆、扫扫厕所,病号来了帮着搬运什么的吧。”


“是!”杜月海带上门,向二楼走去。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心的话,在下面呆着不好吗?非要多事上来触这个衰人的眉头。现在可好,被人阴损打脸还不说,明天起还要去端尿盆。想我出身大户人家,又是军统赫赫有名的杀手,竟然沦落到端屎端尿的地步,想起来真是欲哭无泪啊。



“哼,想在我的面前装,你还嫩了点。我不把你真实身份逼出来,就不叫苏楠!”苏楠看了一眼五斗橱上的座钟,已经十点过了。遂按灭燃烧的烟头,熄灯上床睡觉。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