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蝶 第三十一章 于飞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三十一章 于飞虹


天空中阴云密布,遮住了半圆的月亮。


当夜深人静之时,一道黑影从听雨阁楼顶跃到一棵大树上。


黑影没有丝毫停留,从树上滑到地面,直接向听雨园后门奔去。



此人身法轻盈异常,如一只暗夜蝴蝶般,双手一张,轻巧地穿梭过竹林和树丛,越过后院的花墙,从码头的另一端绕过苏苑,来到大街上。



此人正是刚刚打发走杜月海的苏楠,按照他的判断,这个时间绝不会有人再来敲他卧室的门了。而且,为了抢在敌人的醒悟之前,他必须在今晚找到“冬蛇”小组的另外三个人一并除掉,否则到了明天早晨,日本人将三人召回本部,再要动手就难上百倍。


上海工业研究所宿舍坐落在虹口区彼得绍尔路286号,距离上海著名的梵企机械厂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和住宿舍的其他人相比,于飞虹的技术比较好,闲暇时间找他研究问题的同事或是年轻人比较多,其中不乏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对他暗送秋波。


对于心动的女人,他也会放下知识分子的架子,偶尔偷得男女之欢。


这个研究所是国民政府留下来的,表面上主业是从事纺织机械的研究,但实质上却是从事武器生产方面的研究。



在淞沪之战爆发时,该研究所的一些骨干专家和技术情报就转移到中国西南省份的崇山峻岭中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不愿意走的老弱病残,或是真正从事民用机械研究的人员。



淞沪之战前夕,于飞虹就在这家研究所,因为要等待严格的审核程序,也就没有进入核心层。战争爆发后,研究所主力迁走时,自然也没有他的份儿。但是,在研究所,他的人员却非常好,跟所长的女儿正在谈婚论嫁。


今天从老所长家里回来,到门口却看到机要室的妹妹赵文英正在门口徘徊。



赵文英很年轻,虽算不上十分貌美,却也是气质高雅,很会着装。她是于飞虹的追求者之一,跟于飞虹还有过几次肌肤之亲。这不,今天她刚从重庆回到上海,便第一时间就来看于飞虹。


十点多钟,走廊基本没人。


于飞虹一见赵文英那双要滴出水来的眼睛,心里边感觉不好。


“文英,你不是去重庆了吗?怎么回来了?”于飞虹一边说话,一边走过去,掏出钥匙,打开了宿舍的门。


赵文英背着包,看着朝思暮想的于飞虹还是那么帅气,心脏不听使唤地砰砰狂跳。


“我……我想你了。”赵文英鼓足勇气吐出一句话,同时下意识地捏了捏挎包。



于飞虹没有立即说话,但他的眼珠子悄无声地盯了一眼那个真皮的挎包,心里一阵悸动,伸手摘下门锁,推开门,做了一个手势,请赵文英先进去。


赵文英走进门去,于飞虹朝两边走廊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又站在门口向楼梯方向侧耳倾听了一阵。


楼下和楼梯处没有任何声音,显然这个时间大家都睡觉了,这才放心地走进屋里,随手带上门。



但是,还没有等他把门关好,身后便有一个火热的身体靠过来,一双手紧紧地从身后抱在他腰上,后背上一对山峦紧紧地压迫者他的后背,同时耳畔传来一阵粗重滚烫的热气。



“等……”于飞虹还想假装矜持一二,但是身体中的血液已经被点燃,一想到赵文英那绝美、性感的身体,超乎一般女人的柔软猛狼,于飞虹也不能自抑。


手一推门,门便缓缓关上,于飞虹扭转身体,双臂一张,便将赵文英紧紧抱在怀里,跟着二人疯狂地拥吻起来。


一阵天昏地暗,仿佛时间已然停顿,二人跨越了门到床的距离,不知怎么就倒在床上,忘乎所以起来。


这时,门被无声地打开一条缝隙,一个身影无声地出现在门口。


这是一个并不粗壮的男人,戴着一副厚厚的宽边眼镜,穿着一套研究所很常见的工作制服。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来了多时的苏楠。



透过门缝,苏楠看着房中激情热火的一对男女,女的倒在床上,上身的衣物已经被于飞虹撕扯烂了,男的正趴在女人的身上,如猪一般嗅食女人身上的汗渍。



苏楠摇了摇头,“挺疯狂的,不是很美”,微语中,苏楠掏出一个小瓶子,揭开瓶盖子,将瓶子放在门缝处,吁吁地吹了一口长气,一缕细细的白色气体便从门缝钻了进去。


苏楠马上收起给小瓶子盖上盖子,收进上衣口袋里,戴上口罩,在心中默念着数字。


“1、2、3……”


当他数到“10”的时候,他又戴上皮手套,径直推门走了进去,并随手将门关上、反锁。


刚才激情似火剧烈互动的男女此时如死狗般一动不动趴在床上。


苏楠伸手将扔在地上的、女人带来的挎包捡起来,打开拉链。


只见包里是一些女人用的杂物、零钱、身份证件和两个中号的牛皮纸文件袋。



一个文件袋里装的是一沓图纸,以苏楠接受过的培训,他很容易知道这是一种新式枪支的图纸,看落款是英文的,显然是从国外引进的美制最新突击步枪的生产图纸。这些东西绝对是军队或是武器研究机构最绝密的东西,会出现在这里,事情已经不言而喻了。


另一个袋中装有六根金条,三卷美金现钞,面值都是一百的,足有三万美金!



苏楠自肘自己这些年的德国已经很能挣钱了,但是一年也挣不到一万美金。而这个女人一个包里的现金就够他几年挣的了,而且他还要累死累活,全日制呆在手术室里,做完那应接不暇的手术……这差距也太大了!


“一对狗男女!”苏楠瞥了一眼床上的男女,鄙夷地哼了一声,将挎包放在床上,然后把于飞虹的身体翻转过来,扔在地上。



弯下腰,认真端详于飞虹的样貌,确定正是自己要找的人,掏出两条铁丝,轻松麻利地将其双脚并拢绑好,又将其翻转过来,双手反绑,再将其身子翻过来仰躺在地上。捏开于飞虹的嘴,从里面找到一颗药丸。



这颗药丸是毒药,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给情报人员自尽用的。苏楠把药丸取出来,想也没有想,直接塞进床上的赵文英的嘴里,又把女人手脚用铁丝绑好,用黑色电工胶布把她的嘴封住。


做完这些,也不过是花了三分钟。


这才拿起桌子上的凉水壶,拉过一张木头椅子,骑放在于飞虹的身上,先自己喝了一大口冷开水,然后把剩余的水倒在于飞虹的脸上。


凉水浇上去,于飞虹一个激灵,立刻醒来。



当他睁开双眼,立刻发现全身都不能动了,双手双脚被绑住,身体被一张木椅子的脚卡住。睁开眼,正好看到一个戴粗框眼镜、白色口罩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着自己。



“你是谁?”于飞虹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工,而且完成过许多特殊的任务,一个人能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抓住自己,那这个人绝不是简单人物。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船翻了,自己翻身无术。不过,他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



“我是谁?”苏楠一抬脚就在于飞虹的脸上狠狠地跺了一脚,这一脚有点狠,差点把于飞虹的牙给跺掉,“你他妈的搞老子的女人,你还好意思问老子是谁,狗男女!”


忍着剧痛,于飞虹艰难地扭转脖颈,看向床上的女人——赵文英,“她是你的女人?”


以他的了解,赵文英的确有男人追,而且不少是赵文英的上司,否则以她的年纪也绝对去不了机要室那么重要的岗位。



“砰”,苏楠抬脚又是一下,这一下于飞虹两只门牙直接断掉,满嘴是血,他再也忍不住疼痛,张嘴就要惨叫,可是嘴巴刚张开,就被一张鞋底封在上面,让他的惨叫声变成“呼呼”的出气声。


鞋底紧紧地封住于飞虹的嘴巴三分钟之久,这才放开。苏南看着脚下那张扭曲的脸再也不帅气了,心中不免有些愉悦。


地下工作时间长了,长期受到压抑,特工们的心理不可避免会产生一些扭曲。


苏楠也不例外,但是对待侵略者,不管怎么虐待敌人,他都没有觉得过分。


拿去了嘴上的脚,于飞虹知道自己想呼救是一种奢望,这个男人绝不会让自己得逞的。



“大哥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于飞虹吐了一口嘴里的血和牙,知道必须让对方放松神经,他好有时间思考如何逃出虎口,否则这次他就真的在劫难逃,“不是我勾引你的女人,而是她勾引我……别……别激动……”看到那个男人的脚又抬起来,于飞虹忙出声“叫暂停”。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