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给我扔出去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杜月海,然而杜月海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眼睛也没有眨一下。眼角的余光微微扫了一下,他就能准确判断这支枪是什么型号、哪一年出的,甚至还能闻出枪口那淡淡的火药刺鼻的气息。



“明治26年式,口径9mm,枪管长120mm,全枪长230mm,重量:927g,装弹数6发,有效射程:50m。此种型号的手枪射程远,杀伤力极大,但是后坐力大,枪膛的损伤严重,淘汰率十分高。以前,此种手枪是日本陆军的常规配置,而这只显然是被淘汰下来的、被日本人免费送给了七十六号。”



在杜月海心中判断出”马脸”男子手中手枪的时候,苏楠的双眼像是被眼前一堆资料彻底吸住,丝毫没有抬起头看上一眼的兴趣,但是嘴里却不尴不尬地说道:


“小医院的院长也是院长,那也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到的。老杜,把他们给我扔出去!”



杜月海本是想隐忍一番,毕竟自己是带着任务来上海的,不能正事还没有做,就把自己暴露到了明处。但是,他心里嫉恨日本人,更加嫉恨日本人的走狗,再加上组长刚到上海火车站就中了敌人的圈套,英勇牺牲,所以看着这三个耀武扬威的日本狗,就恨不得立刻拔枪而出,击毙之。可是,地下工作的纪律告诉他绝不能乱来,除非有特殊的理由。


正愁没有理由,苏楠就把理由送过来了。


“马脸”男子一听苏楠的话,顿时火起,枪口一斜就要指向苏楠,“NND,上海滩还有敢这么老子……”



就在”马脸”的枪口偏开一厘米之时,一只手掌闪电般砍在”马脸”持枪的手腕上,跟着顺着”马脸”的手一撸,”马脸”只感觉到手腕一麻,整只手便失去了感觉,手中的枪便到了杜月海的手中。


杜玉海动手的同时,腿也抬起来,身体前倾,膝盖狠狠地撞在”马脸”的小腹上。


“你……啊……”“马脸”嘴中刚吐出一个字,就感觉腹部传来剧痛,身体如虾米弓背向后飞去。



“马脸”身后两人视线被”马脸”遮挡,不虞有如此变化,更没想到”马脸”用枪的时候,居然还会有人敢反抗,被”马脸”撞中,巨力加身,丝毫也控制不住身体,噔噔地一脸倒退了几步,直到脚后跟被门槛绊住,一屁股摔倒在门外的地上,才终于结束了倒退。但这也使得”马脸”跟着砸到二人身上,二人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马脸”那个气呀,心的话枪在手还被人打了出去,这脸丢大了。也顾不得身下二人的哼唧,翻身爬起来,就向杜月海冲去。


这柄枪可是他缠着队长好不容易才配发给他的,这要是丢了,可是要被军法处置的。


可是他刚站起身,一支枪口就顶在他的额头上。


“退回去!”杜玉海冷冷地命令道,“敢再踏进门槛一步,杀无赦!”



这会儿”马脸”才意识到枪在别人手里,只要对方微微扣动一下扳机,自己的脑袋饥渴开花。什么荣华富贵、什么莺莺燕燕都将成为泡影。



“别……别冲动,我退回去还不行吗?”“马脸”想到后果,后背汗如雨降,瞬间打湿了衣衫,同时举起双手,向后退了一大步,站在门槛外面。



地上两个跟班这时也爬了起来,但见杜月海投来冷煞的眼神,浑身一哆嗦,心知这个人绝对是心狠手辣的主,只要自己有异动,此人肯定不会手软开枪。


见到老大都胆战心惊地装怂,两人赶紧站到”马脸”的身后,身上的配枪扔到地上,生怕惹恼了这个杀星。


这些七十六号的便衣别看平时耀武扬威,但遇到硬茬,也会聪明地变得很低调,这就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


看到三人的行为,杜月海鼻子里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苏楠,见对方并没有对下一步有进一步的指示,略一沉思,道:


“不管你们来自哪里,也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的院长不是你们想见就能见到的。滚吧,我们院长不想见到你们,也不想被人打扰。”


说话间,杜玉海已经拔下手枪的弹夹,将里面的子弹一颗颗地弹了出去,然后一起抛给在”马脸”身边的地上。


杜月海真不想就此完结,很想直接杀了三人,给组长报仇。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马脸”汉子看了一眼地上的三支枪,感觉到手腕此时还使不上劲儿,而且小腹位置传来阵阵绞痛,心知对方敢把枪还给他们,绝对是吃定了自己,而且对方到现在为止,武器都没有露出来,如果自己敢有何异动,肯定将受到灭顶般的回击。那样的话,绝对不像刚才那么轻松了。


“谢谢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二位,我们立刻就走。”


“马脸”对身后的二人挥了挥另一只手,示意后者捡起地上的枪走。


看到三个人离开办公室,向楼梯间走去。待其走出三十步远的时候,杜月海这才关上了房门,走回沙发区坐下。


坐下时,他看了一眼一如既往阅读资料的苏楠,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这么淡定?!他真是一个医生?”


正在杜月海疑惑之时,传来苏楠不冷不热的话语: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该知道很快就有更多人扑过来,能吓得住三个小喽啰却不一定能吓得住楼下那么多杆长枪短炮,我要是你的话,就赶紧想办法如何逃跑吧。”


苏楠虽没有抬头注视,但是他眼角的余光已经将杜月海夺枪的一系列动作全都收进了眼底。


一弹一撸,一气呵成。反复地在苏楠的脑海中浮现,猛然间,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军统中赫赫有名的教官——王殿木。



八年前,也就是王殿木发现苏楠出卖情报给共产党的,也是王殿木带人来抓他的,而且苏楠知晓,王殿木也正是现下军统上海办事处的首领。


王殿木的“寸指”绝技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八年前交过手,苏楠也不知道。


“军统的人!”苏楠没想到这么巧,自己误打误中竟然碰到了军统的人,而且此人就在自己身边,还成了自己的保镖。


“你明知道我不是楼下那帮人的对手,为什么还要让我去惹他们?”杜月海一点也不紧张,很是诧异地问道。



“我干活从不喜欢被人打扰,你是我的保镖,就要帮我轰走这些苍蝇。同时,我也想试试你的能力,如果你的水平太差,也不配给我做保镖。”


“现在你满意了?”杜月海玩味地看向苏楠。



“你的身手还算不错,可做事情却拖泥带水,缺少了舍我其谁的气势。刚才看到你的手那么紧地握着枪,我还以为你会杀了那个‘马脸’,但是我多虑了,你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这让我很不满意。在我看来,你的胆子还是太小了,缺少脑子!我让你把他们扔出去,就是要你把事情搞大,等后面的人找上来,你再把后面的人搞定……”


苏楠放下书,站起身来,拿起桌子角上摆着的帽子,走到沙发区。刚才,苏楠虽没有抬头,但眼角的余光已经把杜月海所有的动作


“我的胆子太小?我会怕他们?”



杜月海没想到被一个酸臭的书生看扁,而且还被指责为胆小怕事儿,心里着实不服气。做为华北局第三位的杀手,他有着足以自傲的本事和骄人的成绩,否则这次组织上也不会派他来上海了。但是,心里将苏楠说的方式在脑子中一寻思,即刻明白了苏楠真正的目的:马脸三人就是诱饵,要用他们将楼下的人一个个分批钓上来,予以歼灭。这么做就不用一次面对楼下那么多敌人,可以先极大地削弱敌人的实力,让自己的形势变得越来越有利。



想到这里,杜月海心中一惊,很明显苏楠的方案可行性非常高。但旋即心中又升起一个大问号:“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故意把事情搞大?难道他就不怕日本人吗?”



“不服气?我告诉你,会几下武功也没啥了不起的。好汉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手快也没有子弹快,子弹再快也没有脑子快。你把人就这么放走,就没有想过他们会把楼下那些人带上来吗?如果面对十几条枪,你还能把所有人都打出去?真是没脑子!让你做点事,你就这么虎头蛇尾的,还要我给你擦屁股。我现在严重怀疑是你在保护我呢还是你让我来保护的?起来,跟我下楼,我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那些人赶走的,也让你以后跟着我心服口服。”


苏楠说罢,双手背在身后,踱着方步向门外走去。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