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蝶 第四十七章 专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四十七章 专家



手术室的门被关上,进手术室的护士有六人,只有一位是岁数稍大一点的,曾经参加过两次小手术的男士,其他人均是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手术,但好在都受过专业的培训,属于明阳医护专业学校的毕业生。



宋福被小心翼翼地挪到手术台上,护士开始给病人罩上带大窟窿眼的白布,将三处伤处露出来。跟着,在薛医生的指导下,那位有经验的男护士开始拆除伤者身上的绑带。



与其说是手术台,还不如说是一张没有床头的板床。板床上方吊着三个大瓦数的吊灯,床边上摆了几张条形桌,桌上是几个摆放器具的托盘和药品。



苏楠瞟了一眼这里的设备,太简易了,与他在德国时进的手术室差得真不是一点半点,不过这显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没有因此赶到吃惊。



换上白大褂,苏楠第一时间从自己的医疗箱里取出一个盒子,交给一个小护士,“把这里面的器具立刻消毒,然后摆放在手术台左边的桌子上。”


交代完毕,苏楠戴上口罩,开始对自己的双手进行消毒,然后走到手术台旁边,注视着护士和薛医生将患者的绑带全部撤除。



“化验血型,按血型准备血浆。注射XX毫升麻药,给伤口止血,清理创口。按照化验结果准备血浆,准备生理盐水……”苏楠快速下达指令。


宋福此时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但是伤口在绷带被撤除之后,流血不止。



薛医生先给其注射麻药,(这些麻药是苏楠提供的,是从德国带回上海的),但他毕竟只上过两次手术台,对于止血操作比较陌生,出手两次都没有止住血,苏楠在一旁旁观,也没有伸手帮忙的意思。



如果流血过多,病人会出现大的危险,但是从出事地点到新仁济医院起码花费去了一刻钟以上,血液流的差不多了,加上马上就有鲜血输入补充进来,苏楠也不在乎宋福在多流一会儿。如果能让一个生手变成熟手,多流点血更加合算。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人员是最新聚集的,但是遇到了开门的表现机会,为了有一个好的表现,一个个都非常卖力气。更加上,能在一个号称世界级医学家的面前工作,一个个都竭力表现自己,争取在苏楠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薛医生绞尽脑汁,用了三分钟的时间,终于将血止住,清理完创口,将位置让给了苏楠。


十分钟后,苏楠的手术器具也都消毒完毕,放到了顺手的位置。


血型已经查出来,又几分钟后,在外面人的努力下(献血),第一袋200CC的鲜血已经送进手术室,开始给宋福输血。



苏楠站到主刀位置,再次认真观察了几秒钟,吩咐调慢血浆的输入速度,这才果断地拿起长柄手术刀,向第一个伤口——心脏右侧一寸位置下刀。


手术刀非常锋利,是德国著名的医疗器械公司出产的顶级品。只是轻轻地一划,两寸长的口子便被割开。



肉皮翻着,献血即刻涌出,对面的薛医生立刻用棉球擦净,苏楠的刀再次挥出,切口将皮肤和脂肪全部切开,露出一颗卡在胸骨上的弹头。苏楠并没有着急地去用钳子将弹头夹走,认真地观察了子弹头周围组织、肌肉、大血管、神经网络等等的状况,这才小心翼翼地用钳子夹住子弹头的尾部,全副精神注意力集中,调整呼吸,运气在手上。


“”



“由于这个位置距离心脏太近,周围关键组织甚多,所以取子弹时必须要千万小心,子弹取出的方向不能有丝毫偏差,否则会给再次造成周围血管和神经的擦动损伤……这位患者比较麻烦,子弹卡在了骨缝中,冲击造成两边骨裂,并且很大程度子弹的下端正压迫着心脏的主动脉血管。



我们在这个位置看不到主动脉是否受伤破损,所以不能立刻将弹头拔起,必须预见行地想好下一步处理措施,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主动脉有洞怎么办?另外,神经系统和血管网的恢复……”


薛医生名叫薛德祥,他看着被切开的伤口和伤口深处那颗血液浸泡中的子弹头,眉头皱得很紧。


做为一个医生,他对人体结构非常清楚,对于医生来说,心脏和头部是人体最大的两个禁区。



这两处不仅有丰富的血管和神经组织,而且都非常密集与微小,稍有不慎便会出生命大事故,只要是敢在这两个地方动刀的医生,无一不是个中高手。



薛德祥读英国利物浦医学院时,在临床医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但因为学校太小,很难接触到行业中厉害的精英,好在教授教学非常用心,让他学得如此如醉。那时,他就把那个教授当成全世界最牛的教授了,但现在看到苏楠动手术的刀法和手法,俨然超越那位老教授很多很多,加上苏楠不厌其烦地讲解,让领略到真正高手的艺术般的技艺。


动手术也是一门技术活,自然也能说成技艺。


透过那道撑开的缝隙,苏楠能见到宋福的心脏正在微弱地跳动,显然是供血不足,必须加快手术的速度,提供给心脏更多的血液。


苏楠伸出钳子,准确地夹在弹头的尾部,微微调整了一下被夹的位置,五指一用力,手腕猛地向上一提,那颗弹头倏然被拔了出来。


看着冒出的血液,苏楠将钳子和弹头放进护士递过来的盘子里,然后紧地去确定心脏主动脉是否被伤到了。



动脉被顶出了一个窝,并有少许擦伤。那个窝在子弹头被取出后,很快就被内部的血液鼓胀起来,而且这会儿,心脏的跳动也加快了,变得有利起来。


苏楠知道这是因为刚才血管不畅通造成,现在血路畅通了,心脏泵出的血液畅通了,心脏的动力也就加强了。


快速地上药,处理骨裂之处,苏楠飞快地将割口缝合好,开始对第二处中弹处进行处理。


这两处都不在危险器官旁,苏楠处理起来更加没有顾忌。扩大伤口后,直接用钳子将弹头夹出来,然后上药、缝合。



第一个弹孔,苏南用了近二十分钟,而后两个弹孔,处理时间夹在一起不到三分钟。而且,期间苏楠没有再解释任何问题,灵巧的双手上下齐飞,娴熟至极,看得薛德祥和几个护士眼花缭乱。到手术做完了,一袋血才刚刚输完。


医生护士们,一个个不禁在心里不断地佩服感叹,不断地用惊羡的目光看着苏楠。



“这才是真正的世界级专家!”薛德祥知道,如果让他的导师来做这台手术的话,麻醉后动刀开始,没有一个半小时根本完不成,而且在处理心脏旁那颗弹头的时候,绝对没有苏楠这么轻松写意,动作更加没有这么准确无误。而且在固定裂缝肋骨时,苏楠的手法更加娴熟快捷。



“好了,加大输血速度!需要补血400CC,时刻注意监控脉搏、呼吸。”苏楠摘掉手套,伸手擦了一下额头的白毛汗,对薛德祥吩咐道。


“好的,院长!”薛德祥这才从惊羡中清醒过来,赶紧回答道。


在手术室的门外,宋芳玲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帮宋家的子弟安静地站在两米外处,几乎把整个走廊都堵上了。


在手术室的门边上,杜月海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点着急样也没有。


“小三子,孙老、耆老、王大夫他们怎么还没有到?”宋芳玲不耐烦地责问宋家子弟中最年轻的小伙子。


那个小伙子叫宋三娃,听到宋芳玲问起,立刻向外跑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一眨眼间,人就不见了,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两分钟后,宋三娃又跑了回来,面不红,气不喘,对宋芳玲道:


“回禀大小姐,他们的车子已经到街口了,还有五分钟就能到达此处。”


听到手下的汇报,宋芳玲一颗悬着的心落回了心窝里,心情立刻好多了。


看来他们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十几分钟,这样就可以接受那个愣头青的医生,把宋福抢救过来了。


宋芳玲从小就是在宋福的看护下长大的,宋福虽是一个保镖佣人,但在宋芳玲的眼里,就是一家人,甚至别那些亲戚、哥哥姐姐都要亲。


正在宋芳玲松口气之时,手术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宋芳玲理科回头看去。


当他看清楚是哪个长相清秀的苏楠的时候,宋芳玲的心倏然间就如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抓出了胸腔,一阵发闷,双儿嗡嗡值响。


“他怎么这个时候就出来了呢?难道说宋福抢救无效,在手术之中没有了呼吸……”


当这个念头穿越进宋芳玲的大脑中时,一股悲愤涌上来,一股激血直冲脑际。


“NND,你敢把我宋福大哥医死了,老娘要你给他赔命!”


宋芳玲口中撕声叫喊着,身体飞快地一转,就冲向正在走出来的苏楠。


——————————


不好意思,电脑坏了几天,致使更新断掉了,未来几天我会加油更新的。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