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号办案,闲人勿近!”


一道嚣张的声音传来,只见五十米外一处商铺门口,几个身穿深蓝色中山装、戴圆顶礼貌的男子举着枪,封锁了街道。


在车头三十米开外,一个穿长衫的男子躺倒在血泊之中,挣扎了几下,便彻底没了动静。


按此估计,刚才那颗子弹就是射向此人的流弹。


“该死的七十六号!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他们要站在日本人那边欺负自己的同胞?”


苏楠正待看详情时,耳畔传来黄雅琪咬牙切齿的声音。


“嘘!”苏楠没想到黄雅琪胆子这么大,在大街上就敢这么大声说话,马上捂住她的嘴,“小声点,我的大小姐!”



黄雅琪使劲儿地搬开苏楠的手,不以为然地道:“你怕什么?我最恨的就是七十六号那些反骨仔儿,我要是个男的,肯定要‘哒哒’地把他们全都打死。”


“姑奶奶,你小声点吧,我真是上错车了,你这样是要把我害死的节奏!”


“胆小鬼,真是错看你了。告诉你,每个中国人都要有一份民族正义感!”



“是……是的,正义感,正义感每个中国人都该有。我虽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拭目以待之外,却可以摇旗呐喊。但是,我绝不会冲上去,作为无牺牲的。我的手是拿手术刀的手,我还想着多救几个同胞呢。”


“救人不如上战场去打鬼子。”黄雅琪哼了一声,挪了一下身子,拉开了和苏楠之间的距离,像是对后者很失望,再也没有看他一眼。


苏楠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把头伸出车窗,继续看去。


不一会儿,七十六号的人从那间商铺里押着两个人出来。



一个人头上身上都是血,俨然经过了一场肉搏战。此人是被人拖拽出来的,被扔到大街上,连站立都不可以,直接趴在地上;另一个站在那里哈着腰,不住地在嘴里说着什么,远远地也听不清楚,只是看到他一脸卑躬的样子,被人踹了几脚,还腆着脸向上帖,让苏楠和黄雅琪很是不喜。


几分钟后,那位满脸是血的汉子被扔到一部车上,一位满脸麻子的男人看向车队这边,显然认识黄玉龙,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麻子的手下这时把另外一个推搡着上了另一部卡车,十三个中山装上了卡车,跟在两部黑色轿车后,扬长而去。


苏楠稳了稳心神,长吸一口气,推开车门,一使劲便下了车。


他的伤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更没有伤到任何器官,只是忍着点痛就可以办到。


尽管如此,他走得也不快,走路姿势甚至有些怪异。


苏楠走到那个横卧在血泊中的男子跟前慢慢蹲下,伸手试探了一下后者的鼻息,然后抓起那人的手腕,扣住其脉门。



在苏楠抓住那人的手时,敏锐地发现那人手紧紧攥着一片瓷片,借着摸脉门之际,苏楠在交换手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瓷片拿到手中,顺进衣袖中。


“他怎么样?”黄雅琪不知几时也跟到苏楠的身后,问道。


“一枪打中心脏,没救了!”苏楠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黄雅琪奇怪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看了一眼身边的苏楠,“你这会儿怎么不怕了?”



“这会儿我该怕吗?我是医生!”苏楠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绢,擦拭掉手指上的血迹。当把手卷放回口袋时,手中的瓷片也悄悄地被裹在手绢里放进了口袋。他的脸上一脸的无辜,很是奇怪黄雅琪的问话。


黄雅琪怔了一下,似乎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话语质问苏楠,对走来的黄玉龙道:“大哥,叫人葬了他吧,算是行善积德了。”



黄玉龙犹豫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这种事天天在上海滩发生,他本不想管,但小妹张口了,还是对手下吩咐道:“王五王六,把这人葬到乱葬岗,免得抛尸街头,其余的人跟我走。”


苏楠看得出,黄家在上海很有些势力,街上人不敢管的事儿,黄玉龙敢管,也不怕惹上一身骚,真心不知道黄家的背景到底是何许人也。


一刻钟后,车队穿过上海老城便进入到法租界。


在法租界,车队行驶的速度加快了。


街上的人虽然更多,但是一见这几辆车,远远就躲开了。就连街上的巡警都飞快地站到了一旁,不敢稍慢一点。


霞飞路一千零八号,是一座庞大的高档花园别墅。


汽车驶进大门,沿着法国梧桐站满的小路,拐了不知道几个弯,一直开到一栋三层的白色石头堆砌出来的楼门前。


这是一栋三层高的法式建筑,楼前有游泳池和网球场,周围绿树花草掩映,姹紫嫣红,很是美观。



在小楼后面是一汪十几亩大小的水塘,有十几栋小楼坐落在水塘边其他地方,花圃树荫之间,有中式的,也有西式的。水塘中央有一座两千平米左右的小岛,岛上绿树成荫,大树参天,三座小楼成品字形错落树影之间。



苏楠被抬下了车,直接进了小楼,进了一楼客房。同时,行李也被卸下车,苏楠的一并送进客房中,其它的放到了楼上,然后几部轿车全都开走了。


黄玉龙和苏楠打了声招呼,跟妹妹上了三楼,不一会儿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油纸袋子,下了楼,匆匆离开。


又过了一会儿,黄雅琪换了一身素色旗袍,来到苏楠住的客房。


看到苏楠坐在沙发上发呆,也不知道后者在想些什么。


“大博士,这间房还合适吧?”


“你家的确不够大,住下五千个我也不会挤。”



“嘻嘻,在法租界,这么大的住宅超过二十四家,我家算是比较普通的了。说心里话,我不喜欢这里,四处透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时间长了让人窒息。



整个院子分为了七块区域,水潭和中央的岛上属于我家直系长辈的居住地,除了有事的时候,连我们兄弟姊妹也不能在那里留宿。其余的区域被均分成了五小一大,最大的区域是接待客人和举办一些活动的场所,五块小区域分别属于四个哥哥和我。等你伤好点,我让他们推着你四处看看。


我喜欢西式的建筑,所以建成了法式小楼,周围也按照法式园林风格布置。


我这里,除了我表姐经常会来,很少有人拜访,空房子很多,也很安静,很适合你养伤,希望你能喜欢。”



在黄雅琪的印象中,苏楠就是一个长相英俊的职业医生,是拿手术刀的人,而不是手提屠刀的屠夫,虽有些胆小,但能回国救治同胞,已经足够优秀了,自然说话很客气。


“你太客气了!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不会客气的,你帮我了我的大忙,我自然也要给你回报。”



听到黄雅琪的话,苏楠想起那件红色呢子大衣,心里猜测黄雅琪携带的是什么“违禁品”,竟然能让她一个大家闺秀铤而走险,甚至来亲近他一个德国籍的假洋鬼子,而且还把他接到家里养伤。


在回上海之前,苏楠收集了很多上海滩的资料,对法租界的名人都知之甚详。



这些名人中,只有一个姓黄,名叫黄金龙,此人的照片苏楠见过,有黑社会和警察的背景。相貌上看,此人和黄玉龙兄妹两个长相相差甚远,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遗传上的关系。


那么,这座黄氏大宅的主人又是何方神圣呢?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