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蒙面兰花

听到苏楠的梦话,黄雅琪嗅了嗅,果然在卧室里也能闻到少许的夜来香的气味,心说这个男人也太敏感了吧?睡着觉还能闻到异味。

关上门,黄雅琪吩咐小兰等苏楠醒来给他准备一些食物,便和大哥三哥出门去了。

云南白药是一种极佳的治疗刀枪创伤的药品,在湘江时,苏楠委托船长乔克买了很多,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刚到上海自己便用上了。

黄雅琪走了不久,苏楠就醒了。感觉到胸口伤口一片冰凉,知道白药正在起效,现在很不适宜做剧烈的动作,估计过了明晚,伤口便会基本愈合了。三天拆线后,便可以做适应性运动,半个月后基本痊愈,一个月恢复如初。作为一个医生,他很清楚这个时间段,也知道注意事项。

伸右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铃铛,摇了几下。

没一会儿,佣人小兰便推门进来。

“先生,请问要什么?”

“我有些饿了,请替我准备一些食物。”

“先生请稍等,我这就端来。”

小兰受过专业的培训,做事情的确很麻利,出门十分钟不到,便端来一个托盘,托盘里包括三菜一汤,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让苏楠一见就食欲大动。

看着苏楠狼吞虎咽将所有的饭菜吃完,一点文化人的斯文也不在了,小兰惊讶地捂着嘴巴。

“小兰,你是哪里人?来黄家大院多久了?”吃完饭,苏楠用餐巾擦干净嘴角,对正在收拾餐具的小兰问道。

“俺是山东人,八岁就和小姐在一起了,到现在已经有十六年了。”小兰听大少爷说苏楠是黄家未来的姑爷,等小姐出嫁时,她肯定会被黄家陪嫁过去,生怕得罪了未来的新主子,还真是有问必答。

“16年!岂不是黄家上上下下的人,你都认得?”

“嗯,除了中心岛,四个少爷、九位少夫人和大宅子我都熟知道苏先生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

小兰知道的其实也并不多,但通过小兰的嘴,苏楠很快知道了黄家四位少爷是干什么的了。

老大黄玉龙、老二黄玉虎负责家族业务和产业,至于家族到底是什么产业,小兰也不清楚;老三黄玉真从日本留学回来后,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其中百乐门和大舞台都是他开的;老四黄玉锦,是黄雅琪龙凤胎哥哥,六年前去美国留学后,一直没有回来过。

黄家与黑帮黄和尚没有瓜葛,明面上的生意包括药品、娱乐和当铺。但是,按照苏楠的分析,如果仅靠这三种生意,黄家绝对不可能在上海滩占据如此大的一块住宅,更加不可能拥有强悍的私人武装,敢管七十六号的事儿。

那么支撑黄家王国的到底是什么?毒品、军火、走私、垄断工业……亦或是得到世界某大势力的支持?

苏楠想不出结果,自然就不会去钻牛角尖,心知那些是家族最隐秘的情报,可能黄雅琪都不会知晓,更别说黄雅琪的丫鬟小兰了。

小兰收拾完餐具,撤掉床上餐桌,给苏楠奉上最新鲜的水果,便离开了客房。

苏楠拿起一本古版线装书——《针灸》,可能是因为受伤失血过多的缘故,很快就感觉到困倦,书盖在脸上就睡着了。

带苏楠睡着之后,一个蒙面的女子悄悄地潜进了客房卧室中,将苏楠的行李箱和药箱逐个打开,在里面翻找起来。

第一个皮箱打开,上面是一些衣物,全是定制的高档西装衬衣和领带,剩下的一半被各种医学书籍和稿件占据;

第二个皮箱中,除了这些之外,是一些洋文字码的药品,蒙面人显然看不懂。

对两口皮箱,敲敲这敲敲那,像发现是否有夹层。

此人肆无忌惮,似乎根本不担心苏楠中途会醒来发现她。

似乎这一系列动作让她没有任何发现,根据皮箱的厚度和里外的高度,均未有所发现。

于是,她拿起一本本书籍,一页页地翻动起来。

书页中出了一些很别致的外国书签之外,找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书籍有的地方还有标记,显然是看书人的心得记录。全都是用德文写的,里面间或夹杂着复杂的化学符号,蒙面看了几眼,便觉得头昏眼胀,将书本扔到一边。

但她还是不死心,最后把每本书翻了一个遍,将衣物的每个角落都摸索了一遍,然后将他们物归原位,再把箱子锁好。

半小时后,药箱也检查完毕,是一个所有西医常规携带的东西,听诊器、注射针盒、手术刀剪、镊子、消毒碘酒、酒精棉、几个药瓶(装着多寡不一的药片)、两盒针剂、药棉、纱布、胶布……等等;在药箱最底部,还有一卷粗麻布包裹的银针袋,长长短短、粗粗细细有一百零八根。

“难道他只是一个医生?!”蒙面人呓语了一声,看向床头柜边上的手提包和衣帽架上的那套西装和风衣。

皮箱里有钱包、两支钢笔、一本笔记本、两三本医学原文书籍、护照和特别通行证。

找到这些,蒙面眼中透着微笑,拿出微型照相机,咔咔地将护照和通行证照下来,然后又从钱包里面找到一个外国女人的照片。

外国女人非常漂亮,鹅蛋脸、大眼翘睫毛,一头波浪般的卷发。着装优雅,身材优美,透着十足的贵族气息。

能将一个女人的照片放在钱包里,说明这个女人对苏楠非常重要,蒙面人一并将其拍照下来。

做完这些,蒙面人满意地将所有的东西放回原处,瞟了一眼床上睡得一动不动的苏楠,走过去挪开盖住其面部的书籍,以最近距离端详了一番苏楠那张俊逸的脸庞。

这一看足足继续了三分钟,最后伸手在苏楠翘挺的鼻尖上捏了一下,“卖相还不赖,可惜的是不管你来自何方、有何背景,也不可能娶到小姐。识相的话早些离开黄家,否则丧命其中,就太可惜了。”

蒙面人把书重新盖在苏楠的脸上,缓步走出房门,随手带上门,摘掉面上的黑色纱巾,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蛋。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