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蝶 第九章 不得入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九章 不得入内

蒙面女子的是何时下的迷药?苏楠发觉了没有?

这两个问题显然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蒙面女子,一个便是苏楠。

苏楠没见过此女,但是他并没有如蒙面女子预料的那般中了迷魂药,长期与乙醚(麻醉剂的主要成分)等化学药品打交道,苏楠的机体对迷魂类的药物有着天生的抗力。

拥有抗力并不代表他的神智完全不受影响,只是比常人影响小很多,他依然能感受到有些眩晕,也能感受到意识飘零,但是只需要一会儿的时间,五官便恢复了灵觉。

他能清晰地听到蒙面人翻动皮箱的声音、能清晰地听出蒙面人说话的声音是一位女子,也能清楚地听到后者说了些什么,更加听清楚此人的步点与步幅的大小、轻重力量、照相机轻微的咔咔声……甚至在最后,蒙面女人出门前,他悄然地从书的边缘透出一丝目光,看到女子腰以下的背面曲线,尤其是一双鞋后跟上绣着的“夜来香”的图案。

听到女人走远,苏楠依旧没有动一下,他在脑中思考着,自己是哪里做错了,竟然刚到上海就被人盯上了。

苏楠百思之后,发觉在黄家根本不可能暴露,黄家也没有他之前认识的所有人,唯一知道他来路而且对他有企图的便是那个纳粹女子——艾丽。可是,如果艾丽跟踪到此,那绝不是简单地翻看他的东西了,而是会直接动手结束他的生命……

如此说来,艾丽跟踪上来的可能性几乎是零,那么此人就只剩下黄家了。

回想起那个女子说的话,苏楠自嘲地笑了笑,“黄家的人想干什么?莫非真的认为我要娶他家的千金小姐吗?”

带着重任而来,苏楠绝不想一到上海便成为别人的目标,这对他接下来的行动极为不利,今晚之事对他是一个警告,他决定只要伤口一愈合,就立刻离开黄家,绝不趟黄家的浑水。

苏楠并不知道,好在他没有动,如果此时下床,活着是移开面上盖着的书本,都会被窗户后一双眼睛看到。

这双眼睛足足盯了五分钟,直到听到远处传来汽车的马达声,这才离开窗户下。

时间是晚上九点,黄家大宅幽深,只听到秋虫呢浓,蛙声鸣叫。

马达声中,一部黑色的美国道奇停在了黄雅琪小楼的门廊下。

车子刚停好,黄雅琪就迫不及待地推开了车门,跳下车,一脸不乐地冲进小楼。

她的身后,黄玉龙摇下车窗,看到妹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对司机摆了摆手指,道奇车加速离开。

黄雅琪冲进房门,见大堂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就连应该在这里等待的丫鬟也都不见人影,气更不打一处来,一把扯掉脖子上的围巾,甩脱酒红色的披风,对着大厅喊了起来:

“小兰、张妈、刘妈,你们死哪里去了?”

这一嗓门很大,不需要扩音器,整个小楼都能听到,苏楠也被惊得一哆嗦,心的话,这位大小姐一定是在外面受气了,否则不会这脾气。

听到外面楼梯噗噗通通的声响,苏楠就知道是三个人的跑步下楼梯的声音。而他记得那个进他房间的女人是向门外走的,而且还能听到大厅的大门关上的声音,由此判断那个女人绝不是楼上下来的人之一。

“莫非是黄家长辈派来摸我底的人?”子啊苏楠的心里又有的心得想法。

“真是没规矩!天没黑,你们就躲到楼上干什么?看来我去湘江这些日子,你们全都安逸惯了……”

黄雅琪看着从楼梯上跑下来的三个人,想着晚上在大舞台遇到的那矮老头子对自己说的话,心里的气越加地大,训斥也越加不择语言。

小兰、张妈和刘妈三人低着头站成一排,毕恭毕敬。

除了小兰之外,张妈和刘妈是看着黄雅琪长大的,二十多年来,黄雅琪知书达理,还从未发过这么大火,也从未对她们说话这么大声过。

“小姐,您是不是跳舞遇到坏人了?”小兰和黄雅琪岁数相仿,待黄雅琪喝水的时候,小心地问道。

“岂知是坏人,简直就是垃圾!一个四五十岁的糟老头子,又丑又矮,居然当着那么多人说要娶我!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我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对了,小兰,去门口挂个牌子,不许我三哥进这个门。”

这一通话语,三个下人没有明白,客房中的苏楠已经全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

应该是黄雅琪的三哥周边人在大庭广众对黄雅琪求婚,这个人应该是黄雅琪的三哥要巴结的实权人物,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个头不高。这让年轻、貌美、个头高挑的黄雅琪感觉受到了莫大侮辱,这才提前逃离舞场。

黄雅琪的身高比苏楠矮不了多少,超过一米七以上,这种高个子女人,在上海滩要找一个身高般配的男人,还真有难度。

“这个实权人物是谁呢?莫非黄雅琪真的喜欢上我不成?”

想着下船时,黄雅琪对自己荒唐的要求没有一点反驳之意,显然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苏楠不难猜到黄雅琪暗地喜欢自己。但是,这个念头一跳出来,就把苏楠吓一跳。他尽管知道很有女人缘,但是刚进狼窝虎穴,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让女色模糊了他的双眼。

黄雅琪发了一通火气,心里的气就消了不少,吩咐张妈给她放水洗澡,一楼大厅便又安静下来。

大厅安静了,苏楠的心里却安静不下来。

白天很匆忙,没有仔细思考接下来他怎么跟上海的人接上头,如果接不上头,他是自己单独行动,还是直接撤回去,这必须要有思想准备。

上海夏末的夜晚,上半夜闷热,下半夜很凉。

为了让伤口愈合得更快,他把自己固定在床上,调匀呼吸,让心跳速度尽量保持平缓。

他现在紧要的是疗伤,他摸了一下胸口挂坠,那里面有一丸药,是师父留给他的疗伤圣药——玉红丹,就算只剩一口气,据说也能把命从鬼门关抢出来。就他现在的伤,只要吃下去,一个晚上绝对和好如初。

前些年,苏楠也受过几次重伤,曾经有一次身中五枪,只剩下半条命,苏楠都舍不得用。现在要吃掉它,他就更加不舍得了。

也许是坐船坐累了,黄雅琪也没有再下楼过。

这时候,又一部车子停在了雅琪楼门口,跟着大门处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铃声。

小兰打开门,见是三少爷一脸怒意的黄玉真,径直挡在门口,一点闪开的意思也没有。

“闪开!”黄玉真看也没看小兰,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

“三少爷,小姐说了,你不能进这座楼。”小兰双手抱在胸前,却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这里是雅琪楼,并不是你的玉真独院,请你自重。”

黄玉真还真不信那个邪,抬腿就向里冲,但是三次都被小兰挡了回去,这让黄玉真很没面子。

“妈的,你这狗奴才,胆子大了?你就不怕我把你卖到窑子里接客去?”黄玉真说着,回头喊道:“来人,把这贱裨拉开!”

黄玉真话音未落,两个随从即刻冲上前来,小兰鼻翼中发出一声冷哼,右手小拇指勾了勾,“两个手下败将,不想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就上来吧。”

那两个男人即刻刹车,站在那里不敢动,回头看向黄玉真,那意思在说,“这娘们太厉害,我们不是对手啊。”

黄玉真气不打一起来,这时他才想起小兰是何许人也,从小被一位江湖高手留在黄家陪伴黄雅琪长大,别说自己两个保镖,就算是黄家最能打的黄玉龙和四弟黄玉珏都要给她面子,来硬的,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三少爷,你看这块牌子。”小兰指了指门边上里的牌子。

黄玉真借着门廊上的灯光看去,只见不知几时还真的立了块牌子,牌子上用正宗的柳体写着:

“黄玉真与狗不得入内!”

“这……这……”黄玉真气得脸色铁青,着实没想到黄雅琪这次从湘江回来,做事越来越绝户了,“这是五妹的意思?”

“当然!”小兰好整以暇,她看得出黄玉真很生气,也知道他不会再硬闯了,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话:“小姐说了,她已经心有所属,叫你以后少给她张罗婚事了。”

“什么心有所属?难道她还真的想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吗?”

硬闯是进不去的,而且还会自取其辱。但他说话时,瞟了一眼左手边亮着灯的客房窗户,目光中充满了敌意。一拳头吧纸牌牌打了个稀烂,退后几步,对着二楼最大的阳台,大声喊道:

“黄雅琪,你让我不舒服,我也不会让你舒服,咱们等着瞧!”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暗蝶》微信云阅精选书号:48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