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晃,我喜欢你。”窦絮这句话才说完,周围便炸开了锅。

平常猜测嘲笑一回事,可是现如今现场当众表白又是另一回事,况且还在人刚求完婚的情况下,今天这瓜太大了,好精彩。

林晃皱眉,脸色明显不悦,但出口还是温柔的安抚:“我知道。”

窦絮泪眼模糊:“那你喜欢我吗?”

林晃脸色有点微红,尴尬地不知如何开口。

窦絮擦了擦眼睛:“你肯定不喜欢我,你刚刚向她求婚了。”窦絮指了指已经来到他们身后,黑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麦娇道。

林晃转头看到麦娇,连忙挺了挺胸道:“是!我确实不喜欢你!过去,现在,将来也不会喜欢你的,窦絮你对我死心吧,这样对你是最好的,赶紧找过一个真心人吧。”

把这么难听的话能圆的这么动听也只有林晃了。

顿时,全场皆窃窃私语起来。

“天呐!窦絮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她那么胖还敢肖想林晃,要点b脸好不好?”

“就是,看把林晃尴尬的!”

“就是啊!现在的癞蛤蟆都不照镜子的吗?还敢当众表白?”

“窦絮这么做不想在公司混了吗?好丢脸。”

……

“嗡嗡嗡……”一群“苍蝇”,好吵!

够狠啊林晃!好一个过去、现在、将来……这三年她真的是与三只白眼狼为伍,可笑!可恨!可气!

“好!说的真好,那在我死心之前,能把欠我的钱还给我吗?”

“什么?”林晃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窦絮从手机里打开记账软件,将账簿里的条目开始翻:

“2017年1月5日,礼品果篮一个129元,2017年3月2日推广横幅一条62元,2017年5月17日花花公子衬衫一件,2017年7月6日男式领带一条,2017年8月27日女式手抓包一个……2019年9月15日999朵玫瑰花一束,价格一共是……等等我算算。”

随着窦絮列出一天天账目,林晃的脸青一阵、白一阵,麦娇都不淡定了,所有围观吃瓜群众已经不再窃窃私语,而是捂嘴憋笑,高谈阔论起来,对林晃、麦娇,甚至是对徐茉莉都指指点点起来。

见窦絮没完没了,麦娇急得踹了林晃一脚,林晃深吸一口气上前走了几步,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对窦絮道:

“窦……豆子,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嘛。”

窦絮停下手上的计算器,抬头看向林晃,露出一个笑容,她看了账簿后,不知为何,一点也不想哭了,账簿总结了她在宁海三年的人生:一个天真的傻逼!

“是好好说呀,总共6875.8元,零头就算了,你给我6800吧,这些都是你让我先垫的钱,微信有聊天记录的,我一个月工资才5000多呢,每个月扣了房租伙食,省下来的都给你垫钱啦,你也可怜可怜我吧?”

得,全部都有微信聊天记录,林晃想以窦絮因爱生恨、胡搅蛮缠为借口都行不通了。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他占了公司小职员三年的便宜!

林晃的人设崩塌,麦娇见大势已去,气的跺脚,哭哭啼啼的跑开。

“娇娇……”徐茉莉借机暂时离开这是非之地,追着麦娇跑,临走之前还不忘踩窦絮一脚。

“窦絮,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今天是林晃和麦娇最重要的日子,你这么做太自私了!亏我们还把你当朋友看待。”

“朋友?有你们这样对待朋友的吗?林晃的账算完了,徐茉莉,你的还没算呢!”

见窦絮把“战火”又引向她,徐茉莉赶紧逃走:“懒得跟你说,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自己弄得烂摊子,自己收拾吧!”说完,追着麦娇跑远了。

窦絮看着她的背影冷笑:欺软怕硬的典范了。

窦絮今天气场全开,全无往日的懦弱和老好人形象,林晃被她的那个冷笑有些吓着。

但随即又有些恼羞成怒,这个窦絮太过分了今天,他绝不会原谅她!为了挽回点面子,堵住悠悠众口,林晃当场微信转了6875.8元给窦絮,一分不差。

窦絮欣然收下,看清渣男损友真面目后,就应该及时止损不是?事实证明,兔子被逼急了,真的是会咬人的!

曲终人散,一场闹剧终于收场。

窦絮下午请了假,部门主管竟然爽快的批了,她现在的脑子很乱,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一场梦,很虚幻,不真实,她需要睡一觉补充体力,就像以往任何一次练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样,睡一觉醒来又是新的开始。

窦絮这一觉从下午到家后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徐茉莉昨晚有没回来她不知道,反正第二天她起床的时候,徐茉莉已经走了。

窦絮已经想好了,既然大家都撕破脸皮了,也没啥必要假惺惺地假装闺蜜一家亲,她是二房东,徐茉莉一直是按月付租金,时不时还要拖欠房租,她决定给徐茉莉一个月找房子的过渡期,两人以后就是普通同事关系,井水不犯河水。

而林晃和麦娇,反正昨天她的气也撒了,公司里大部分人应该把她这一闹当笑话看,剧本她都能预见,无非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闺蜜窝里斗,她窦絮是个大傻逼不要脸三年倒贴男人不成破坏人求婚大事……

反正只要能和这三人划清界限,什么样的流言蜚语她都能承受,她窦絮要彻底和过去说再见!她坚信妈妈说的话:如果待人以诚,一定还能再交上好友的。

好久没拾掇自己的窦絮,今天破天荒地换上买了许久一直舍不得穿的长裙,化了个淡妆。站在镜子前转了几圈,除了胖以外,感觉还不错,既然要重新开始,人生嘛,还是要有仪式感的。

她收拾好心情,再出发。

一路毫无波澜,到公司后,尽量装的若无其事跟别的同事打招呼,心里自己给自己打气:只要撑过第一天,后面就顺其自然了,时间是八卦闹剧最好的良药。

不过今天同事们怎么怪怪的?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冷漠地看她笑话,反而她似乎从每个人的眼中看出了——同情?

大家这是怎么了?窦絮小心翼翼地坐回座位,才刚坐下呢,部门主管就喊她上办公室一趟,窦絮心怀忐忑地进了主管办公室,一大早就进领导办公室,感觉不妙啊。

天有不测风云,所有好的预感都不能成真,坏的倒是一个比一个准。

半个小时后,抱着离职必备小纸箱走出公司大楼的窦絮还犹如踩在云雾里般,两天内,先失恋,又失去工作?好荒唐好可笑!

真是没有最丧,只有更丧啊!

心如死灰的窦絮对这家公司充满了失望,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搞得鬼,除了麦娇这个关系户外还有谁能让领导一天之内辞退一个没有出任何差错,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认真负责的员工?

真是搞笑的公司制度,这家公司早晚完蛋!窦絮被一连串的打击似乎激发起了斗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先回家睡一觉再说,睡一觉起来重新找工作!

但人生处处逢意外,你无心恋战,别人却早就挖好坑等着你跳。

刚失去工作身心俱疲的窦絮回到出租屋,看到房门口她的衣服及生活用品被当做垃圾一样扔出来之时,还是被击溃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散打女王》微信云阅书城书号:5412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