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她才是二房东,可是不知徐茉莉和房东说了啥达成了什么条件,一夜之间,窦絮竟然被赶出了出租屋。

房东电话也打不通,租房协议是一年一签,因为三年来,窦絮交房租都交的很及时,房东也没怎么涨房租,两人相处关系挺融洽,今年的租房协议到期了,明年的还没签,但窦絮并不着急,没想到……

看着屋门口一地的狼藉,殷冉觉得人生从未有过的沮丧和黑暗,感受到了周围的恶意满满。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三年来,她背负着母亲的期望,努力地在宁海打拼,上班没有一天迟到,下班没有一天早退,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和颜悦色,尽自己所能帮助身边每一个人,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房租水电从来没有拖欠过一天……

为何会落到这般处境?我以赤子之心待人,可却变得人人可欺。窦絮想不通,她本以为自己会崩溃大哭,却没有,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她站在屋外发呆良久,不知过了多久,才默默蹲下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徐茉莉今天特意主动申请加班,窦絮那狗皮膏药被她如垃圾般扔出去,以她的个性,肯定不会甘心,太早回去说不定会撞见她,但窦絮怕黑,天黑了她肯定待不住,得找到落脚地方才有安全感。

为了保险起见,徐茉莉晚上加班加到十点半,回到家时快十二点了,她虽然打着哈欠,但心情愉悦,在电梯里还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叮”楼层到了,徐茉莉出电梯前她还多了个心眼探头检查了一番,确定屋外没人才踩着欢快的步伐出了电梯。

一切都如自己计划的一样,死胖子窦絮今天开始终于可以从她眼前消失了,虽然少了个使唤对象,但她害她在全公司面前丢脸,简直罪无可恕!

“真是个土包子!”徐茉莉忍不住总结出声,门终于被打开,今天早上她瞅准窦絮出门立马找人换的锁,用的还不习惯。

就当徐茉莉推门进屋之时,身后突然多了一只手,徐茉莉一惊,刚想尖叫出声,却被人利索地捂住了嘴推进了房间。窦絮将人推进屋后直接扔到了沙发上,关了门,开了灯。

“窦絮?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你这是非法闯入,我报警你信不信?”徐茉莉看清来人,稍微镇定了点。

“哼!”窦絮冷笑一声,掰了掰手腕,室内瞬间传来骨节摩擦的“咔嚓”声,气场全开,全没往日的唯唯诺诺,徐茉莉看了后咽了咽口水。

“豆子……小豆子,有话好好说。”徐茉莉摸了摸裤子口袋,完了,手机在包里,而包包刚刚在进门的时候被丢在门背后了,此刻,窦絮表情骇人,有些可怕,先服软再说。

“好好说?你把我家当扔出去的时候有和我好好说吗?我才是二房东,徐茉莉,你自己做的龌蹉事心里没有一点b数吗?”

“二……二房东又怎么样?你今年租约到期没续租,我和房东新签了协议,我有权不让你住!”徐茉莉颇为理直气壮。

“就算你不喜欢我,不让我住,普通人还能给人留时间找房子呢,我早上后脚出门,你前脚就扔我东西换门锁,徐茉莉,这三年我是瞎了眼,养了只白眼狼在身边。”窦絮非常生气,气的浑身发抖。

“你说什么呢?谁养谁啊?”听窦絮的控诉,徐茉莉彻底冷静下来,见窦絮只会磨嘴皮子,遂也渐渐不把她当回事。

只见徐茉莉站了起来,双手环胸,嘴角歪向一边,一副鄙夷的眼神将窦絮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你养白眼狼?哼,这三年,我的夜宵点心才是喂了狗吧?瞧你吃的这熊样,还有脸质问我?平日里我没少喂你,你又怎么回报我的?当着全公司面和我撕?让我下不了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哟!被我赶出去成了落水狗,才想到我的好了?告诉你,没门!你现在下跪,对我摇尾乞怜也没用!咱俩姐妹情分今天就尽了,现在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徐茉莉不愧为神掰高手,一席话下来把窦絮气的要爆炸。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散打女王》微信云阅书城书号:5412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