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怕惊扰了周遭的静寂无声。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头仰靠在沙发背上,脸色暗沉,眉头紧锁。我轻轻地走近他的身边,低头凑近他的脸,听到了他那沉重的呼吸声,看到他的眉头稍稍动了一下。他总是这样让自己对陌生环境里的一切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知道进来的人是我,所以,他依然保持闭目养神的姿态。我摘下他头上的鸭舌帽,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我刚坐到他的身旁,他就伸出手扣住了我的手。我注视着他的手背上浮起的青筋,鼻子一酸,泛起的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仰起头,眨了几下眼睛,尽力不让眼泪溢出眼眶。我托起他的手,移到唇边,久久贴着他的手背不放,满心的疼惜凶猛往上涌。

“我很好,就是有点累。”

我睁开眼,他在看着我。他的眼神充满疲惫,却柔软得如冬天里洁白的棉花。我抿着嘴对他笑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跳出了眼眶。他抹去我的泪水,把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我。

“不难过。有你这样在我的身边,就很好。”

他枕在我的大腿上,眨眼看了看我,抓住我的左手,合上了眼睛。我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额头,温柔地摩挲着他的头发。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一天的情景,嘴角总是忍不住向上扬起。

在我来到他的身边工作之前,他一直保持着一种习惯。每次工作结束之后,他会躲进一个小房间或一个小角落,竖起一堵隐形的墙,全身释放出异常强烈的“闲人勿扰”信号。我谨慎地遵循着他世界里的规则,直到有一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像一只无头苍蝇闯进了他的私人领域。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戒备在他的眼睛里渐渐消失。愣了几十秒,我的脑袋处在瘫痪状态,心率仿佛脱离了正常轨道。

“我,我只是,对不起。”

“如果完全不想有人进来,我就会锁门。”

正当我拔腿逃跑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话语绊住了我的脚。我转过身看着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真实表达的意思,还是自己脑海里因过分期待而解读出来的意思。

“你就是那个一直很安静的女孩。”

“女孩吗?你应该记错了。”

女孩,大概并不适合用来称呼一个迈入而立之年的女性。他的眼神笃定,拍了拍侧旁的沙发。

“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眨巴着眼睛,心脏挤到了嗓子口。他是对的,我的表现没有三十岁应该有的模样,是那么难为情的青涩。

“过来。”

我“嗯”了一声,乖乖地坐到了他的身旁,全身紧绷得就像用力拧成一团的毛巾。他闭起眼养着神,似乎旁若无人。

“以后可以这样陪在我的身边吗?”

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得了幻听症,分不清楚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

“可以吗?”

“如果你愿意,我就在。”

他突然咧开了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我侧头看了他一眼,羞涩地低下头,苹果肌隆起。

坐在我对面的女孩,我会用女孩这个词,正如她的先生感知到的那样。三十五岁的女人,岁月对她是温柔的。一件黑色T恤和深蓝牛仔裤,她看起来年轻而有活力。或许更应该这样说,她慷慨地给予了岁月温情,岁月则感恩地回馈了她温柔。

“你的先生在那一天就爱上你了。”

“爱,没到那种程度。我觉得,是我让他感觉到了舒服。我们都是非常慢热内敛的人,能让我们感觉到舒服的人是非常少的。我们喜欢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同时又特别渴望有人能和我们共享一个空间。”

这些年,我跟着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他的日程排得很满,一整年下来连轴转,基本没有连续一周的停歇时间。他总是说,要在还年轻的时候做更多的事情,累一点也没有关系。一点一滴,他让我越来越敬佩,支撑他做更多的事情也成全了我心中的价值。慢慢地,这样安静地呆在他的身旁成为了我的习惯,也成为了他的习惯。一年,两年,他第一次牵起我的手。

“你愿意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吗?我保证,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你一辈子。”

三年了,每次想起他说的这句话,内心还是会怦然不已。我抹去脸上的泪水,凝视怀中安睡的他,愿他此时只是一个被宠爱的孩子。

我的心田冒出了一小簇,一小簇的温泉,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没有任何的话语能表达出我此时此刻内心的喜悦和感动。这种慢慢地,水到渠成的感情和婚姻,大概是经久不衰的。

他坐在房间落地窗前的沙发上,身体向前倾,双肘搭在膝盖上,双手微微相扣。他时而闭起眼,紧锁住眉头,倔强地感觉着一切流动的气息,时而看出窗外的黑夜,眼神游离沮丧,了无生趣。我环抱住他,依偎在他的后肩上,蹭着他。想为他分担更多东西的心情在此刻泛滥,可是,我做不到更多,更多。

“如果有人能让你更自由一些,更幸福一些,我愿意让你和她在一起。”

“代价是永远失去你,是吗?”

他毫不迟疑的回答让我的心颤动了。他是那么聪颖地了解到,在我的情感价值观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我不要。”

“你爱你的先生多过爱你自己。”

“这不好说。我不会让自己去做这种定义,爱他还是爱自己,谁多谁少。但你必然得学会付出。一段夫妻关系能够持久、稳定、幸福,肯定不是只有单方面的付出的,会有一个平衡点。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圣人精神。”

“你提到,愿意让他和更好的人一起。所以,在他面前,你是自卑的吗?”

“自卑的情绪偶尔会有,并不只是在他面前。在很多很多方面,我可能是无知的,做得不够好的,都会让我产生某种程度上的自卑情绪,但我能很快地去消解,接受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努力在有可能的地方让自己做得更好。从为人到做事,我的先生都是我非常敬佩的人。他非常自律、克制,承担了很多很多的责任。他值得拥有更多的自由和幸福。”

他把我抱在怀里,温暖的鼻息打在我的侧额上。

“我用了三年的时间让你来到我的身边工作,用了两年的时间让你走进了我的世界,用了两年让你成为了我的妻子。作为夫妻,我们一起走过了三年。默默注视你的五年,到我们产生联结的五年,十年的时间,我们的家庭有了雏形。所以,我们一定要一起把我们的家打造出来,这是刚刚才开始的课题。”

“十年?”

震撼让我的脑袋发热,温热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的脸泛起了红晕。我把脸埋进了他的脖子里,紧紧地抱住他。十年是人生的七分之一、八分之一或九分之一,谁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想,我是知道的。

“我不会说,我不再对其他的人会有心动。一时的情欲是新鲜的、刺激的,但绝对不会带来幸福。抱着你的这种真真切切的感觉,我不会允许自己去伤害我们的家庭。”

泪水滑过了我微凉的脸颊,我露出了一口灿烂笑容,是我对眼前的女孩和她的先生的澎湃敬意。

“今年,我们家会迎来第一位新成员。”

这是一种如此深沉的爱,超越了普遍的现实认知,超越了时间。

珍稀,而存在于世上。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此时此刻》微信云阅书城书号:54660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