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惊怕他丢了命,才告诉他那东西坑害了老爹跟阿婆。他不以为然的认为我说假话,我道出手记的事,直到我说出手记在妹子水沫儿那里…他信了!我们便找东西破门而出,他就翻到了档案袋,还翻出了斧头,紧接着警察来了,把我们带走了!

‘假老王’被直接带离了医院,而我被留在了那里让人指正自己的罪行,刘凯吴静的双重压制,末了警察把我带走了…

回忆着,渐渐明白,这个‘假老王’的不知不觉让我‘顺利’的惹火上身!

不过6332和7332死人的事,他怎么就不难为我,而当我面临李华的死袭警的事以后就对我不闻不问根本就不见我呐?是我的利用价值没有了?那么如果是的话,我又有哪里是值得利用的呢?

前后两次都是目睹死亡,唯有不同的是我跟他在那院长办公室里的谈话似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了这次的谈话,明显我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吧!

如此一来,我们的谈话中,哪里有他需要的点子?他需要我的什么信息?

手记!

他说出那么一番话,说自己在院长的威逼利诱下喝了能见到死去老父亲的水…就是为的让我引出手记的话题,直到我说手记在妹子水沫儿那里他才装作信以为真的样子!这便是他想要知道的信息!手记在妹子水沫儿手里!

’假王队‘隐藏的这么深,他骨子里是什么人,为何非要知道手记的下落,只有一个理由他的背后是谷道人一势,手记是’谷道人’害人的证据!

换句话说‘假老王’是‘谷道人’的人,那么他污蔑的院长,污蔑说他是研发什么水的,那根本就是在胡诌!

纵观全局,院长在医院里的表现根本就不应该是装模作样是真的不知道发生的事,通通都被这背后的神秘力量给操控着!刘凯兴许不是,那吴静绝对也是和这‘假老王’一起的,共同的目的就是把我送到监狱里!

看来我也许错怪了那院长,院长也许是个好人!

“噔噔噔…”

过道里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我抬头往外看。

栅栏外,方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噔噔噔…’脚步声更加的近了,‘哗楞’是锁头打开的声音,随后栅栏门被人推开了。

“进去!”

“不要推,我自己会进去…说了,不要推…别推我!”

推推嚷嚷之间,是一个男人和警察们的交流,而这个男人我是熟悉的,我还和他交流过,这人被我称之为‘老狐狸’,他便是院长!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劲,把心里充满的拓败感暂时抑压了下去,我从地上爬了起来。

“哗楞!”

锁头被人锁上了,警察走了!

我趴在栅栏口上听了半晌,没了人声,这才往院长关押的那栅栏屋边儿靠,头是伸不出去的,我只能把手尽量往外伸,指望院长能看到我这边,同时我轻声的呼唤着他。

“院长!院长,你听的到吗?”

“咣…”临边的栅栏门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院长即关在我右手隔壁,他熟悉的声息略带讶异。

“是谁?谁叫我?”

“我…是我萧强,院长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医院里发生了什么?芷柔你看见了吗?她安全吗?她家里人安全吗?”

“唉~是你呀!”院长叹了口气,估计愁云已布满他的双颊“小伙子,说来话长,你们走了以后。警察也陆续的准备离开了,可留在这个时候,那医院一楼的扶梯上出现了,一个死人!”

“死人?又是谁死了!”我猛握住了栅栏柱。

“是医院的医师!就是给那对情侣中的那女做手术的,她死在了电梯上,真是神鬼不觉。大家怎么也想不到的,来的太突然了,当时都没注意到扶手电梯,只不过是听到了人从电梯上溜下的声息!我们听到了,警察当然也察觉到了,上去一看便见她浑身是血!太惨了,身下血流不止,人群里有人说这是给做手术的报应,是冤鬼来进行报复,是那些小孩的婴灵,那些死在娘胎里的鲜活生命的仇恨,让她那样的!”

“众说纷若,医院里乱成了一团!有人干脆就直接跑了,警察为了调查是谁行凶作乱的,便要查点医院里的人数,当时在场的都是医院的员工,至于医院里的剩余留下的病人都在病房里是根本没有出来,决定先查医院本部自身人员。我们医院上到院长下到每个护士员工,都被列入一份人员表单里,有人建议根据名单来分析。”

“谁知道,有人去我办公室把名单拿下来的时候,惊呼一下,所有人的名字都列在表里,唯有那名死去的医师的名字被人划掉了!”

这…这又是谁做的?明显也是一个预设好的阴谋让人,人死了从扶梯上滑下来,查找名单人数…那死人的名字刚好被人划掉了,也太凑巧了!

“后来呢,院长,又发出了什么?”

“后来呀,后来我就倒了霉了。不是说到那名单吗?那护士的名单被划掉了,同时在下头,有人模仿我的笔记写出了那人的名字!在旁边还写了个死字!同时注明了日期时间,恰恰是在那医院里那对情侣死后不到十分钟!”

“名字?那名字被人划,同时又被人写了上去?这出就是在强调突出那人死了吗?还模仿您的笔记,这是在陷害你呀!”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医院里的人都诚惶诚恐的,害怕再死人了。这警察也分不分好歹坏赖,把我给抓了进来了。说是,时间在那里摆着,我没有什么证据说明我的清白!并且,警察还把那医师的尸体给送到警局里了,要鉴定死亡时间。”

“院长,你就这么被抓进来了?这帮警察真是…”

我无法说出极端的词汇,此刻任何极端的词汇都是对他们的称赞。

“是啊,唉,不过事情已发生,我也并无什么证据,跟着就进来了,就像你当时进来的那样,我也是一头的雾水啊。”院长,继续叹息着“行医几十年,想不到今夜风雨满楼,阴沟翻船,来到这囚笼里,呵呵呵,有意思!”

“院长!说到底,那对情侣死的时候,你应该是赶到了现场吧,那医师当时有没什么异于常人的举止?”

“举止?混乱时刻,谁会记得那些,我只记得那医师吓得不轻,毕竟人流不是太大的手术,这种手术失败制死那绝呼仅有。再后来,那医师说身体不舒服自己回工作室休息去了。我在医院大厅里和众位工作人员谈话的时候,她是不在场的!”

我无法说出极端的词汇,此刻任何极端的词汇都是对他们的称赞。

“是啊,唉,不过事情已发生,我也并无什么证据,跟着就进来了,就像你当时进来的那样,我也是一头的雾水啊。”院长,继续叹息着“行医几十年,想不到今夜风雨满楼,阴沟翻船,来到这囚笼里,呵呵呵,有意思!”

“那医师,叫什么名字?”

“姓蔡博雅。”

“姓蔡?”我有些惊讶,这人居然姓蔡!那不是和那小女孩问我的问题一样吗?她问我‘蔡’字怎么写,并且还到院长办公室里去过。

阴谋,都是固定好的阴谋,让人防不胜防!没准,那李华的死和袭警没把我弄进来,那‘蔡博雅’的死也跟我会扯上关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鬼撩衣》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0169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