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子不吃盐,哪怕是脏了点,也好过没有。脏了用水一化,不也一样可以吃。以后谁知道是什么世道,留着总是好的。”钱老贵叹了一口气,领着水生坐上人力车往回走。

钱老贵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问:“我们还有多少抓过枪的兄弟?”

水生略一思忖,回之:“十几个还有吧。”

“都集中起来,活动活动胳膊腿。家什伙也拿出来,找个合适的地,让大家伙放二枪,试试腿脚。还有就是刚才那丫头,找两个人看着她。”钱老贵又吩咐开了。

“哪个丫头?”水生犯糊涂了。

钱老贵淡淡地回应:“就是朱县长的千金。”

“那可是县长的千金,跟她干啥?”水生很是吃惊,“我们可不做这行当的,以前就不曾做过。”

水生说的是不绑票,尤其是不绑女肉票。水生以为钱老贵起了坏心眼。人家县长老爹还没走呢,这就打上人闺女的主意,这也太超前了吧?而且人老爹是要去打小鬼子,这样做也太不得人心了吧?

“傻呀,我是要你看住她。别让她挂了,也别让日本人给祸害了。”钱老贵语气里有了一丝不满。

“哦,原来是这样。”水生松了一口气,笑了。原来是做好事。

“你刚才有没看到她手上的手镯?”钱老贵继续问。

水生愣了一下:“没太留意。”

“好像是我们家的传家物,臭小子她娘留下来的。”钱老贵指出问题关键。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是不可大意。”水生又笑了,原来还有这么一出,怪不得还给她送信。老哥的眼睛真尖,心思也活络,想什么事情就是快人一步。

钱老贵看穿了水生的心思:“不管是不是这么回事,救人一命总是好的。”

数天后,一座无名的山脚下。钱老贵坐在一张轮椅上,目然地看着手下正往一堆高耸的土堆上填土,土堆前还摆了一些纸钱香烛。

水生过来提示:“东家,差不多啦。”

钱老贵略一点头,抬手指了指身边的大麻袋。手下解开麻袋,从袋中搬出捆得如粽子般的朱小芸。

除去束缚、摘掉塞在口中棉布的钱小芸,活动了一下手脚,对钱老贵怒目而视:“为什么要绑架我?”

这次朱小芸省去了钱伯的称呼,显然是出于愤怒。

“不是绑架,是保护。”钱老贵冷冷地说,并抬了抬手指了一下新填的大土堆,“磕个头吧。”

“磕什么头?”朱小芸对着土堆有一丝疑惑,不过感觉也很好不好。

水生取来的根白布条系到她的头上,一件白大褂,罩在她身上,难过地说:“朱县长和那些团丁差不多都在这了,上去磕头吧。”

朱小芸呆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猛地扑了上去,扒在土堆上双手用力地刨挖,凄怆地起了一长声:“爹——”

两个身上多处裹着绑带,还背着枪的团丁上前按住朱小芸的手:“别这样,大小姐。朱县长和兄弟们都在里面,你让他们安息吧。”

朱小芸挣扎着又号啕了好一会,终于大雨转小雨,小雨又转阴。朱小芸擦干泪水,转过身来:“他们都死了?”

“一百多人都死了,就我们两个伤兵,还是钱老板派人救下来的。”高个的团丁哭着说,“不过朱县长说我们值了。我们打死了三四百鬼子。”

人只要不怕死,能量就会大增。园丁们利用城墙和熟悉的街巷,取得了一比三的兑换比。

“再多的鬼子也值不了一个爹,给我一支枪。”朱小芸说着伸手过来扯团丁肩上的枪。

“想干嘛?”钱老贵用手推着轮椅上前阻止。

“我要去打鬼子。”朱小芸要夺团丁的枪,却被两个团丁一人抓住一只手。

“就这样上去,还没到城门就让鬼子给毙了。”钱老贵冷冷地说,“我们还要帮你收尸,我们还会伤心。不过鬼子却乐了,少了一个反抗的人。你如果愿意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那就请吧。”

钱老贵示意团丁放开朱小芸,朱小芸一下坐在地上,又失声痛哭起来。良久,才抬起头对钱老贵说:“钱伯,我要回家。”

“回家?回家好呀。”钱老贵感叹地说,“可是,闺女,你的家在哪?家没啦。”

“没啦,我的家没啦。”朱小芸无神地回应。雷州城都没啦,县长的豪宅肯定也给小鬼子给征收去了。这是小鬼子的战利品。

“没啦。县政府成了鬼子的宪兵司令部,你们家的小别院成了鬼子头和鬼子太太的安乐窝,就连你们家买菜弄饭的老妈子也被接收过去了。”水生在一旁小声地回应着。

“吴妈?吴妈还活着,鬼子让她干嘛?”朱小芸有些不解,吴妈也是她关心的人。

“能干嘛?伺候小鬼子呗,洗衣买菜弄饭。今天一早还有人看到她提着蓝子去买菜。”钱老贵说,“家没了,就到我早年在山上捣鼓的草窝子里呆几天吧。”

钱老贵示意手下列队:“都站好了,精神点。都听我说几句,现在日本人来了,一切都变了。以前我总是在絮叨要你们从良,现在看来出了些状况。也就是不那么如意了。日本人进城的时候因为遭到了团丁的抵抗,牺牲了几百人。

“这几天小鬼子在城里见到男人就杀,见到女人就奸,我们虽然曾经做过土匪,可是我们都还是中国人,日本人要玩,我们就陪他们玩。当然如果有人想要退出,现在站出来,放下枪,就可以回去。这句话前几天我让水生跟大家说过,现在我再说一遍。

“家里有老有小没人照应的,心里还有牵挂的都离开了。现在离开我不怨你们,还给你们发大洋。日本人要玩,我们就陪他们玩下去,不过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玩得不好是要用生命为代价的。”

钱老贵指了指前边新堆的大坟堆:“他们就是。你们,也包括我,可能会成为第二个他们。”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