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有没有?”钱老贵环顾四周,突然吼了一声。

“没有!”众人声调不一地应和着。

“好,很好。以前也许我是你们的东家,也许是朋友,不过现在我就是你们的大哥了。”钱老贵点点头,表情很严肃,“现在我分配任务,背长枪的那几个和两个团丁,还有朱小芸小姐,你们几个上山。”

朱老贵又让这几个上山的兄弟单独站一排,然后黑着脸对这几个人训斥:“你们几个听好了,朱小姐从现在起就是我的闺女,都给我伺候好了。有什么花花肠子都给我收好了,要是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别怪我钱老贵翻脸不认人。”

“大哥(东家),放心吧。”几个人稀稀落落地回应。

水生拉过其中一个领头的,在他耳边私语:“朱小姐是少爷的未过门的儿媳妇,是少东家的相中的人。要兄弟们小心点。”

以前在山上吃过钱弢亏的小头目,忍不住打了个冷襟:“管家放心,我一定管束好兄弟们。”

朱小芸走到钱老贵身前蹲下,以为钱老贵也受伤了:“钱伯,你的腿?”

“没事,年纪大了腿脚本来就不利索,不碍事。”钱老贵轻声地说,“也许是听到小鬼子要来了,受到了惊吓。”

腿也能受到惊吓?显然是没人会信。不过此时此地也没人发笑,也没人追究。朱小芸又问:“我上山什么时候能回来?”

“放心吧,等时局平稳了就回来。古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扬州和嘉定也没有变成空城、死城。放心吧,凡事总都有结局。到时局稍稳,我们的几个店也会重新开业,到时候你再回来帮忙。”钱老贵不知是安慰还是胡诌,反正是让人有个希望。

“钱伯,我还有两个问题。第一是你们这是去干嘛?给我们报仇吗?”朱小芸接着问。

“傻闺女,不要把仇狠记那么深,仇狠会蒙蔽你的心智。我们此去是为大伙找活路,我们不是军人也不是政客,不会说大话。也不知道啥叫为国为民,我们只知道为自己找活路。”钱老贵拍了拍朱小芸的肩,“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我想这也是你爹的意思。”

钱老贵的回答,并不让朱小芸满意:“那你不为我爹报仇了吗?”

“很多时候找活路与跟你爹报仇是一样的。”钱老贵边说边掏出手巾,擦了擦额头,语重声长地说,“日本人扛枪扛炮来我们这里,肯定是不想让我们好过,我们要找活路必然要发生争斗。还有就是你,一定要把仇恨放下。你以后回到县城,肯定少不了要和小鬼子碰面。如果你做不到仇恨放在心,脸上还带笑,那你就不能回来。亏本的买卖我们不能做。”

“我爸的坟墓都还没干,你叫我怎么忘记?”朱小芸又带出了哭腔。

“慢慢来,不要急。如果朱县长泉下有知,也希望你这么做的。”钱老贵挥手示意他们上路,“好了,你们要走了,我们还要去看看能不能再救下一些乡亲。”

“你们怎么救?我能去帮忙吗?”朱小芸其实不想上山,她还学过战场救护。

“不行,我们是装着收尸、埋尸队。看到正在做坏事的鬼子就救人,顺便灭了小鬼子。你一个姑娘家的,不行?再说我们碰到大伙的鬼子,还得向他们点头哈腰,装笑脸,你行吗?”钱老贵催促着,“你们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到山洞的路还远着哩。”

“钱伯,那、那钱弢会回来吧?他会不会错过了这场争斗?”朱小芸知道钱弢的本事,心里是存有希望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只要他还活着,总是会回来的。至于错过这场战争,我看是不大可能,依我看现在不过是一场大戏刚揭了幕,虽然是开幕式有些过于闹心。”

钱老贵黯然地说,“只要他能在这场戏里成角,就是迟些也不打紧。再说这小子一出生就跟争斗很有缘。小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争斗里长大的,当然他也不乏这方面的才能。”

钱老贵要推着轮椅来到埋尸队跟前,这时朱小芸突然跪下对着钱老贵磕了三个响头。钱老贵连忙阻止,“闺女,你这干啥?”

“钱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朱小芸明白,钱老贵让人绑了自己,就是想让自己活下来。再说当时自己被绑前确实是形势危急,小鬼子已经近在咫尺了。这一点朱小芸心里清楚,诚心地谢过钱老贵。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朱县长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县长,你也是个好姑娘,我钱老贵看到就觉得高兴。好了,你们进山吧。城里光景好点的时候,我让人进山来捎信。”钱老贵示意水生把朱小芸拉起来。

钱老贵目送着一行人往山里走,回过头对另一行人说:“我们的任务还一样,以埋尸做掩护,救人歼敌两不误。要注意安全,行动要迅速,碰到大伙的鬼子要注意避开。记住在鬼子面前不跑,而是点头傻笑,双手笼在袖子里,原地站着,当鬼子向你们示意靠近的时候,就尽量靠近。

“只有当鬼子要拉枪栓或者是抬枪作刺杀动作时,才扑向鬼子,笼在袖子里的手要握好匕首,杀死的鬼子剥了衣服抬到手推车上,鬼子衣服和武器就地隐藏。行动吧!”

钱老贵把自己多年的打斗经验传了下去,一行人也大都干过这种营生,也就都点头表示记下了。

“大哥,我们能不能顺便顺点财物?”一个叫黑三的从土匪转行当伙计的问。

他的意思是向老百姓伸手,因为钱老贵早有命令,小鬼子身上的东西,尽管捞。

“皮儿痒痒了吗?你咋就始终不忘老本行呢?”钱老贵回答,“如果我没记错,你没上山以前是土里刨食的吧?”

“大哥当然没记错,黑三上山前就在一老爷家打长工,那年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被逼上山的。”黑三点点头,讪讪地答道。

“那这几年又过的怎么样?”钱老贵目光很严峻。

黑三被刺得缩了缩身子:“那没说的——好。”

“可比地里刨食强?”

“那可怎么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呗。”黑三说完还陪着笑了笑。

“可是我告诉你,人家梁山水泊一百单八英雄好汉,人家可真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可人家宋江却还一门心思寻招安。可知咋的?”钱老贵又问道。

众人都摇摇头。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