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贵继续抛出自己的从良计:“要依我说,为匪为盗终究是长不了,你们看古今多少绿林好汉,有几个得了个好?再说我们现在经营的这几个小铺,虽说不上大富大贵,可也能衣食无忧。要依我看,就趁现在兵刀四起,我们趁乱从良,金盆洗手,从此过回安份的日子,可好?”

“都听大哥的。”众人附和。

钱老贵点点头,继续说:“就是退一步来讲,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们就算是土匪强盗,总要比兔儿爷强些吧?现在是日本人进城了,最近这些年城头的旗子老是换。要依我看,这也长不了,咱们可都别站错了队。再说了,我们也是中国人,总是得帮中国人,对付外人吧,要不附近的乡亲还不戳咱脊梁骨。

“好了,如果没有其它问题就这么办吧。对于日本人抢来的东西,咱也要把它留下来,别糟蹋了。记住先就地藏好,别搬运。一是怕碰到大伙鬼子,二是以后如果能物归原主就更好,实在不行才把它收来。要是让人知道我们夺取乡邻的物品,那就丑大了。不过也不能便宜了鬼子。出发吧!”

钱弢回国后,第一时间就受到了戴笠的接见。

戴笠办公室,戴笠上来紧紧地握着钱弢的手:“钱兄弟,辛苦了。”

“长官辛苦。”钱弢表情严肃。

戴笠笑着拍了拍钱弢的肩膀:“不错,更结实了。”

“谢谢戴长官夸奖。”钱弢知道戴笠找自己肯定有事,就赶紧地问了一句,“戴长官找我,可有事?”

戴笠点点头:“是这样的,你这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汉斯对你的评价很高,说你是亦师亦友,值得信赖。这次找你来一是为了对你所作的努力表示感谢,经军委会、军事调查统计局商议,并报请委座裁定。现授予老弟青天白日勋章一枚,还请老弟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戴笠从手下的手中接过勋章,郑重地别在钱弢胸前,然后拉着钱弢的手,把钱弢按坐在沙发上:“二呢还是为了汉斯留学一事。上面决定,汉斯继续出国深造,这次要去其他的国家。俗话说一事不烦二主,汉斯不久还将踏上留学的征程,还望钱老弟能继续辛苦、辛苦。”

“戴长官,这次不行了。”钱弢连连摆手,拒绝的很干脆。

钱弢的答案戴笠心中有数。只不过有些问题戴笠一定要问,那怕是走过场:“为什么?理由充足吗?”

“戴长官,我的家乡已经沉陷。敢问戴长官,我的故乡、老土匪,还有那位姑娘如今何在?”钱弢说完眼睛直盯着戴笠,一点也不犯怵。当初可是戴笠亲口答应会照顾他们的。

“这、这……”戴笠语塞,“兄弟呀,对不起呀。要怪都怪日本人,他们来势太快。南京城内就有多少达官要人没有撤出来。何况、何况……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就安排人去找,一定帮你把他们找出来。”

钱弢摇了摇头:“区区小事就不用劳烦戴长官了。戴长官还是以国事为重,在下的家事,还是由在下自己解决。无论从为人子,还是从为人夫来说,这都是在下不容辞之事。我想戴长官也能够明白。”

“理解、理解。”戴笠也唯有点头,“只是自古忠孝难全,我希望钱老弟还是能以国事为重。”

钱弢摇了摇头:“对不起,恕难从命。再说,战场就是最好的教学环境,是最学的学校,汉斯为什么非得弃本从末呢?”

“这、这,我不好说。”老头子交代下来的事,戴笠也只有执行,不好在下面议论。

“我明白,汉斯胸有大志。他喜欢枪对枪,炮对炮,坦克对坦克,飞机对飞机。他八成还是想学什么装甲战术。”钱弢叹了一声,“要是咱中国有小鬼子那么多坦克和飞机,小鬼子能来咱中国吗?”

高层的事,戴笠不敢非议,只能跟着摇头。

钱弢又说:“戴长官另安排他人作陪吧。不才要去找老土匪、小媳妇,要尽孝在先。还望戴长官成全。”

戴笠见钱弢心意已决,再说现在已没有当初可以掣肘的手段,只好放行:“既然老弟心意已决,就听老弟的。这样吧,你就去第三战区顾祝同长官辖下刘建绪长官的第10集团军就职吧。他的部队离你的家乡最近。不过依我对你父亲的看法,你一点也不用担心,以他的机智与阅历,定能应付眼下时局。”

“那就多谢了。”钱弢起身告辞。

“不用客气。只是刘建绪刘长官是湘军将领,非委员长嫡系。中国之现状想来你也知道。以一个委员长身边呆过的人,空降到非嫡系的部队,这其中的绕绕……”戴笠欲言又止。

“行,我明白。不信任、穿小鞋,欲除之而后快。”钱弢满不在乎,“其实,我也不是想当官,更不想拉走他的部队。”

“你有心理准备就好。我会尽力保证你的周全,只是局势往往超出把握,钱老弟心照。你要去的地方,也就是我的家乡,那里日寇、我军、新四军犬牙交错,自己小心。”戴笠把话都说明白了。

“谢谢,戴长官费心了。”钱弢告辞出来。

戴笠手下的特务很不服气:“老板,这不长眼的东西,要不要教训他一下?”

戴笠摇摇头:“今时不同往日了,小鬼子正闹得欢呢。党国正在用人之际。再说了,吠人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儿不吠。像他这种口快心直,内心刚强的人正是党国所要倚重之人。”

国军第十集团军第二十八军第六十三师师部会议室,团长以上军官坐成一圈正在开会。会期临近结束,师长陈中光从档案袋中掏出钱弢的档案:“这里有一个军委会派下来的上尉,你们看看该怎么安排?”

“一个区区的上尉还从军委会转到第三战区,再从战区司令长官部再转到军区,军区再到我们师部。等于是军委会直接空降来的,这来头实在是不小啊。”廖参谋长叹了一口气,“这上头有人干啥都好,就是安排一芝麻绿豆的官,这道道就是不一样。”

几个团长面面相觑。良久,一脸麻子的苟三讨好地说:“不知是师座有何打算?”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