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国恨家仇 第二十七章 小试牛刀(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永井森一副大智慧样:“不,宇田君。我倒希望是我错了。那样说不定我们帝国的弹药就已经解决了我们的心头大患。如果是我对了,那我们可能面对的是一个空空的小山坡。”

在宇田直树看来,永井森永远不知道说好话:“你是说我们的弹药只是犁起了他们的几片泥巴,没有杀伤一个支那人。”

“也许吧。支那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有的枪打得出奇的专业,有的逃跑也逃得出奇的专业,在我们的迫击炮刚开始试射他们就跑,真是‘敬业’而又专业。支那人真是行行出状元呐。”永井森边说边摇头,无人知道是褒是贬。

“行行出状元?永井君这个时候还这么幽默,也算是我们军中的状元。”宇田直树说着翌起了大拇指。

“我们也上吧,果然是没什么动静。”永井森用望远镜观察到日军士兵已经上前到离阵地不足百米。

宇田直树领着的几名军官跟在士兵身后,往攻占下来的阵地走去,还没等到达,平静了一会儿的阵地突然响起一声爆炸声。

宇田直树等几名军官赶紧伏低,宇田直树对传令兵下令:“怎么回事?快去问问。看看支那军人还在不在?”

“报告,上面没有发现支那军人。”传令兵没一会就回了话。

“有尸体或者是其他的战利品吗?”这才是宇田直树关心的。尸体和战利品可以用来邀功,中队长已为天皇尽忠,宇田直树肯定会有想法。

传令兵回道:“报告,什么也没有。”

宇田直树大失所望,又问:“那爆炸是怎么回事?”

“是我们的士兵拨支那军人留下旗子,引发了埋设的手雷,发生的爆炸。”

宇田直树气急败坏:“八格!有伤亡吗?”

“两死三伤。”

“八格!”宇田直树气得双眼翻绿,爆跳起来急匆匆往坑道上跑。

永井森上前拦住:“宇田君,你不能上去。”

“八格。”宇田直树气得乱骂,“为什么?”

“我觉得那支枪还在,没走远。”永井森边说边环顾四周,并指着钱弢他们跑进了的树林说,“这四周都是树林,尤其是这边,藏身的可能性很大。说不定他正在某个树林的边上等着你露头。想想少佐吧。”

宇田直树终于低下了愤怒的头,盘算着回去该怎么交代来了:“我们回去该怎么报告?说我们遭遇了中国军人大约一连人马,在我们的攻击下,他们放弃了阵地。

“只是我们遭到了一支枪的攻击,我们就损失包括中队长在内的十几人。中国军人只是放弃了一个空白的阵地,我们撤走后他们又可以来占领。大队长还不让我们通通死啦死啦的。”

宇田直树情绪激动,边说边做切腹状。

“宇田君,打仗需要战术,汇报也需要艺术。谁看到是中国军人的一个连,我们难道面对的不是中国军人的一个团吗?”永井森拍了拍宇田直树的肩膀,“我们以一个中队的兵力来攻下对方一个团的阵地,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有点大,少佐中队长就为此尽忠。”

几名日军军官正在为如何向上司交待犯愁,“啪”的一声枪响,又砸痛了他们的神经。一种不同于中正式,更不同于三八大盖的枪声,声声揪紧日军军官的心,也声声都让日军减员。

减员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方向会索要什么人的命,空气中充满了凝重的气味、恐怖的气味,一向骄傲的日军在死神的气氛面前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刚才还气呼呼要往上冲的宇田直树,听到这声枪响也立刻蹲在了地上:“怎么回事?快去看看。”

“从树林里打来一枪,又一名士兵殉国。”传令兵很快又有了回复。

“给我轰,给我架炮轰,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完。”宇田直树怒不可遏,双手捶地。

“可是我们并没有具体的目标。”永井森还想劝说,“那片树林太大了。”

“我不管,给我朝树林里面轰。”宇田直树的瞎指挥,看得永井森直摇头。

迫击炮和掷弹筒漫无目的地往树林轰了几分钟,宇田直树又下令士兵向树林进攻,指挥刀往树林方一挥:“进攻!进攻!”

永井森急忙拦住:“中国有句古话叫遇林莫追。”

“什么意思?”宇田直树冷静了一点,不再是那样的怒不可遏。

“山高林密,每一棵树后都有可能是枪口。一进树林,我们的炮火、人多的优势就会失去。他们则可以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来慢慢射杀我们的士兵。”永井森顿了顿,“宇田君,你想想,其实我们并没有确认他们逃进了树林,也没有进攻树林的意思。

“而那个狙击手却主动开枪射杀一名士兵。记住是一名士兵,不是一名高价值的目标,这与狙击手的射杀价值不等同。如果我没有估错的话,他是在故意引我们前去,说不定树林里还有更大的埋伏。”

“那就撤啦?就没有办法对付一支神枪?”宇田直树很不甘心。

“办法肯定是有的,不过不是现在。每个人、每支队伍,甚至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强项和弱点。我们不能在这个战场上消灭这个敌人,也许我们可以在另一个战场消灭。我们不能用枪炮消灭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消灭。”永井森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们的中队长、我们的士兵不就白死啦?”

永井森继续劝说:“这就是战争。为天皇尽忠,是每个军人应该有的觉悟。不过,我倒是要先恭喜宇田君,回去以后就要荣升中队长了。”

“永井,在这种时候,你还有心讲这样的话,太冷血了吧。”宇田直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很受用。

“伊田君,这是战场,军人都是冷血的,我们迟早要学会冷血,要学会用战争的眼光来看问题。”

“战争的眼光?”宇田直树又不解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