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残酷的。对于士兵和我们这些中下级军官来说,生命都低廉的,一颗子弹,一块弹片就能买一条命。有些时候轻易的就像农夫在农田里割稻田,轻轻松松就撂倒一大片。中国就有句古话‘一将功成万骨枯’。万骨枯啊,宇田君。”永井森说到这里也不禁一声长叹,“不幸的是,我们却都加入这样的战争。”

“你有厌战的情绪。你想家啦?”宇田直树终于敏锐了一回。

永井森笑笑:“宇田君,你我是同乡,又同在一支队伍担任小队长,我只是有点、有点失态。以后你是中队长了,我就是你的下级了,以后不会了。”

“永井君,你多心了。你比我聪明,又是个中国通,我一定会在大队长面前保荐你为中队长。”宇田话说得很诚恳,眼睛却一直在关注着永井森的表情,这也许是他的一种试探吧。

“谢谢,你不用保荐我。我不是大队长和联队长喜欢的人。我们还是撤吧。”

“撤!”伊田把指挥刀狠狠地收回了刀鞘,猫着腰转头开溜。

转过山头后,一行人终于挺直身子打马上路。如果不是队伍里面夹杂着十几个尸体,不细看还不知道经历过战争。宇田直树还记得问:“永井君,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喜欢你?”

“他们的眼睛告诉了我答案,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我更应该坐在他们的位置上。”永井森说着哈哈大笑。

“狂妄的家伙。”宇田直树又问,“我们回去就说遭遇支那军人一个团?”

“对。这不光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阵亡的少佐,更是为了我们的大队长。因为他们比我们更需面子。比如我们可以统一口径向上汇报,击退敌军一个团左右,伤敌毙敌若干。不过由于敌军有很大一部分是主动撤离,所以我们没能捕到敌军。有一小部分在顽强阻击我中队后在一狙击手掩护下撤离。”

在树林边上放了一枪的钱弢找了一棵大树底下躺了下来,安心的等待日军的炮轰结束后以为会等来日军的搜林行动,等来的却是小眼镜来报告,日军已经撤离。

“连长,鬼子已经走了。”小眼镜跑到钱弢身边汇报。

“我知道。”躺在地上的钱弢懒懒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小眼镜吃了一惊,躺在地上就知道小鬼子撤走啦?

“用耳朵贴地听哪。几百米的距离,上百号人的脚步声,声音简直是震耳。在林密树深之处,用耳朵贴在地上听比用眼睛看的更有用。”钱弢懒懒地回答。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五个小兵都围了过来。

“先去把诡雷给拆了。”钱弢坐起身,掏出精制的烟斗装了一袋旱烟,悠然自得地抽了起来。

小眼镜领着几个兵拆完诡雷回来,看到钱弢还坐在地上抽着烟:“连长,我们也回去吧?”

“不着急。来,都坐下。”钱弢挥手示意众人坐下,“今天怎么说呢,大小也算经历了个事。你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看法,都拿出来说说。”

五个士兵歪歪唧唧地坐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吭声。

“说说吧,想说什么都可以。”钱弢开导着。

“真的是想说什么都行?”杜二蛋终于开了腔。

“当然行。”钱弢鼓励他。

“我饿了。”杜二蛋嗫嚅着涨红了脸。

“二蛋真是个实诚人。说实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又是挖战壕,又是打伏击,那点子干粮确实不怎么够使。”钱弢边说边翻看自己的背包,半晌才掏摸出一巴掌大块状物,“这是高脂肪、高热量的东西,不知你爱吃不?”

杜二蛋没见过这东西,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担心上当受骗:“真好吃吗?”

钱弢点点头:“不好吃,不过特抗饿。”

二蛋小心地咬了一口,眉头一皱,要吐:“不好吃。”

“不许吐,咽下去。”钱弢命令道。

二蛋苦着脸强咽了下去,并把手中的块状物交还给了钱弢。钱弢拿在手中扬了扬:“还有谁肚子饿的?”

几个人都摸了摸肚子,看看二蛋的表情,却都不吭声。

“知道这个是什么吗?”钱弢问。

看着几个人都摇头,钱弢解释:“这是东洋胰子,学名肥皂。是油脂和烧碱的化合物。一般用于清洁,就是洗衣服洗手之类用的,极端状况可食用。”

“什么叫油脂,什么叫烧碱?”杜二蛋不放心。

“油脂就是大肥猪、小肥猪、死肥猪身上的肥肉,烧碱是一种化学物质,专门用来吸附油脂的。”钱弢这样解释。

“死肥猪!”二蛋又有要呕的举动。

“怎么?难道你们家的猪吃活的?”钱弢冷冷地问道。

二蛋点了点头:“死的不吃,都给扔了。”

“活的怎么吃,生剥活剐呀?给盐不?”钱弢继续逗趣。

“给。”杜二蛋真是智商有些问题,听不出笑话,实实地回了一个字。

“活猪怎么给盐?”钱弢有意作出一副思考的模样,“让我想想,往猪屁股上面撒把盐,然后张嘴就啃。这还不一嘴血和毛吗?”

“连长逗人,那活猪肯定也得找屠夫杀了不是。”杜二蛋红着脸说。

“杀死了的猪,难道就不是死猪了?”钱弢又问。

“哦,原来死猪是这么回事。”杜二蛋害羞得直挠头。

“那可不一定,是老死的、病死的,还是杀死的,我就不知道了。”钱弢又故意逗他。

“连长,没带你这样作弄人的。”杜二蛋终于明白钱弢是在作弄他玩。不过,看到连长跟自己开玩笑,感觉还是很开心。

钱弢猛地吸了一口烟:“这东洋胰子,可别小看了。它还是日本人的战备物资,只要是打开日本人的行军包里,肯定有这东西。换句话说如果以后发现谁的背囊里有这东西,八成这家伙就是日本人。”

“连长,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小眼镜听得很来劲。

“当然是真的,我是听一个日本朋友说的。”钱弢看几个人听得津津有味,接着说:“你们大概都羡慕我拥有一手好枪法吧。要想学得一手好枪法,首先就必须有拿肥皂当正餐的勇气。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