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国恨家仇 第三十二章 遇见美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什么?支那人的思想也实在是太愚蠢了,不可思议。这压根就不符合人性。”渡边很惊奇,可又不敢大声地表达,说出的话明显受到过压抑。

“不要贬低人家的传统,中国几千的文明应该受到尊重,也许在他们眼里你们的四下发泄,就像是没有进化的兽行。”大野心事沉重地说,“多想想你的妻子和女儿,我不想再听到你这方面的传闻。”

“嘿,嘿!”渡边不停地点头哈腰。

“渡边君,来这里坐下。”大野和气地领着渡边到榻榻米前坐下,并拿出两壶清酒和两个酒杯:“渡边,公事聊完了,我们聊些私事吧。这里没有外人,你还是叫我老师吧,你和枝子都是我喜欢的学生,我们随便聊聊吧。”

渡边在榻榻米前坐下,拿起酒壶给大野斟酒:“老师这段时间辛苦了,身体可好?”

“还行、还行。”大野拿起酒杯闻了闻香,然后一口干下,“对了,我们来中国多长时间啦?”

“半年多了。进驻雷州县城也有两个月了。”渡边一边回答,一边又给大野满上。

“在这半年里来你学到了什么?”大野还是老师模样,关心着学生的进步。

“老师,这能学到什么?”渡边很惊奇,“咱们这是在打仗,打仗可不就是杀人嘛。”

大野点点头,换了一个话题:“你觉得其他的日本部队,碰到我们目前的困境会怎么样?”

“听说他们在南京已经成了慰安所。”渡边知道大野的忧心,就直陈其事。

“慰安?愚蠢的想法,野蛮的军队。一支连女人都是战略物资的部队?靠这样的部队打赢战争吗?来喝酒。”大野又喝干酒杯里的酒,“完了,大和民族!完了,我们的大和民族!完了,我心中的理想!”

大野的表现近乎疯狂,渡边很是吃惊:“老师何出此言,我们现在正节节胜利呢。”

大野直摇头,取以嘲笑的口吻:“胜利?可怕的就是胜利,要是现在能受点挫折,也许还能消停几年,现在的胜利,就会让我们的决策者犹如鲨鱼见到血腥,只有更加的疯狂。在我眼里我们现在就是一只杀红了眼野狗,见人就咬,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教育是这样教育,部队是这样的部队。就像是赌徒红了眼,哪怕现在看是胜利,可最后的结局一定是悲惨的失败。因为只有失败,赌徒只有输光了口袋里的最后一毛钱才会知道收手。

“可恨的是我自己也身处其中。”

大野边说,边转了转套在大拇指上的古玉扳指:“这么漂亮的扳指,有位士兵献给我之后,我就不舍得放下。那怕我知道这扳指一定是沾了血的。”

渡边想岔开话题:“老师,我们喝酒,这样的话不应该说。”

大野不以为然:“怕什么?这里没有外人。可恶的政治家,他们还宣传说支那人是劣等民族。你看看这书上写的,谴唐使——谁也无法否定的谴唐使,我们的祖先就在几百年前还不远万里来中国学习文化、学习当时先进的生产技术。”

“老师,别说了。来,我们再喝点酒。”渡边又给大野满上,想以酒堵话。

大野谢绝了渡边的好意,今天他是不吐不快:“不用,我很清醒。渡边,你以后不要再碰中国的女人,中国很多的女人都是贞洁而又传统的,在他们的男人眼里你抢他们的粮食、抢他们的东西,他们可以忍。

“粮食没了可以再种,东西没了以后可以再卖,可是女人一旦被你们搞了,他们就认为是奇耻大辱,只要心中有气大部分人都会起来反抗。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士兵为什么会非战斗减员的原因吧。”

“照这样来说,我们也要申请成立慰安所才好。”渡边对自己的手下很了解,“老师,要不要我们联名起个报告?”

“不用劳烦啦,我已经向上级打了报告,请求上前线杀敌了。上前线是减员,下来休养也是减员,还是让这些士兵死在军人的枪口下吧。这样子他们的英灵回到日本也好面对后人。”大野心中不快,眼角依稀蒙着些泪光,“渡边,听我一句话,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假如你不想枝子和你的女儿也成为慰安妇。”

“什么?你说的是枝子和我的女儿。”渡边端着酒杯的手一颤。

“你想想,假如你战死了。国家有这方面的要求,枝子为了活命,为了养家……凡事都有可能。嗨,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大野也不忍心把事情说完。

渡边呆了半晌,突然一口喝完了杯中酒,将酒杯往桌子上一顿,顿时壶倒杯裂。大野见此让勤务兵过来收拾。渡边向大野行了个跪拜礼:“老师,你慢慢喝,就此告辞。”

王家坳战斗结束第二天的早操后,钱弢刚让三连官兵列好队,一名年轻的少校女军官带着两个宪兵押着五花大绑包括王铁牛、孙吉人在内的五个士兵走了过来。

钱弢远远地看着这一行人,一时搞不清楚行市,就问下属:“怎么回事?”

“出大事了,连长。王铁牛他们肯定是逃跑不成,被林参谋当逃兵给抓起来了。”小眼镜解释说,“林少校是专管纪律的团部参谋。”

正说着一个宪兵走到钱弢跟前敬礼:“请问上尉是三营三连的连长钱弢吗?”

钱弢回礼:“是,我是。”

“这是团部的参谋林少校。”宪兵给钱弢介绍了林颖。

钱弢上前很敷衍地行了个军礼,然后围着林颖之前后转了两圈,还用鼻子使劲嗅了嗅林颖之的体香,用轻佻的口吻说:“女人、漂亮女人、漂亮的女军人,一个抹德国香水的漂亮女军人——鉴定完毕。”

“嗅什么嗅,你属狗的?”林少校不满地怒喝。

钱弢一副泼皮相:“属狗多没意思。我是狗的近亲——狼,江湖人称大色狼是也。”

钱弢轻浪的举动和言语招来林颖之的两记耳光,钱弢一个漂亮的后仰闪过林颖之的两记耳光,继续调戏:“胚子还不错,可惜有点孙二娘的味道。不是我喜欢的货。”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