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当然有,我看好你。只不过你这支神枪,不知道杀中国人之前有没有杀过日本人呢?”林颖之说得有些不屑。

“有,我们连长昨天就干掉十几个日本鬼子,其中还有一个是少佐。”小眼镜在一旁插嘴。

“少插嘴。哪有的事?”钱弢白了小眼镜一眼,小眼镜吓得头一缩。

“这等好事干嘛还要藏匿,说出来报上级请功受奖呀。”林颖之不明白了,立功受奖的事,干嘛还藏着掖着。

“林少校,这事你就当没听到行不?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钱弢淡淡地说,“立功也不一定受奖,有可能受的是累。”

“这是什么逻辑?”林颖之不解。

钱弢淡淡地一笑:“其实这也没什么,上百号人在那里蹲了一天,削他十几个鬼子也完全应该。这只能算是收了点利钱,小鬼子本钱还没还上呢。”

“那你有上报营部、上报团部吗?”国军的出战及战果,都必须向上级汇报,这也是一支正规部队应该做的。

“没来得及。这不又赶上这档子事?明天一早就去办。”钱弢歉意地笑笑,他对上报一事兴趣并不大,没有对手中的烟杆兴趣大。

“行,那我也走了。那五个刺头兵就还给你了。”林颖之说完要离去。

“那谢谢了。对了,还有我这几天想去雷州县城转转,你们帮着给我弄个本本呗。”钱弢知道团里有这项服务,他们有相关渠道搞到一些日占区的通行证。

林颖之愣了一下:“那里是沦陷区,你去干嘛?”

“找我老爹还有未来的老婆,他们陷在里面了。这也是我跟戴老板谈好的。”钱弢怕不批,也怕引起人怀疑,抬出了戴笠。

“什么本本?是日本人在南京发明的良民证吧?团部刚弄到一批,明天到团部来拿,不过请假一事还要问过团长,毕竟大小也是连队的主官。”林颖之说完转身离去。

目送林颖之离开后,钱弢来到一排长赵志贵身前,用脚踢上两脚:“赵排长,这样一直在地下躺着就不怕着了凉?”

赵志贵还是一动不动。钱弢接着说:“你喜欢被人活埋?那,我就成全你。来人,把赵志贵拉去活埋,记得多培两锹土,给我捂严实了。”

“别、别,连长,我起来还不行吗?”赵志贵一骨碌从地上爬起,从头上抓下穿了两个洞的帽子,摸了摸烧焦的头发,“连长还知道我没死呢?”

“小样,这十来步的距离,我能准确地命中你们肩上的绳,就打不中你硕大的头颅。”钱弢拍了拍别在腰上的勃郎宁,“这枪是七发子弹,他们吃两发子弹的都已经命丧黄泉了,你这吃三发子弹的却只是略损须发,就不知道为什么?”

“多谢连长手下留情。”赵志贵一个笔挺军礼,礼毕又问,“我那几个老乡全死了?”

“都死了。”钱弢回答,“你先不要管别人,先管好你自己,你以后怎么办?”

“一切全凭连长吩咐。”

钱弢点点头:“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离开三连,不管你是逃跑,还是找苟团长、许营长调离三连。当然逃跑千万不要让林少校给抓住了,我丢不起那个人。其实在我的词典里逃跑不丢人,逃跑被抓才丢人。

“第二,那就是留下来。留下来必须当我兄弟,当我兄弟就再也不能干昨天的那种出卖兄弟的事。明白吗?”

“那我留下来做你的士兵。”

“想好再说,不带反悔的。”钱弢磕尽烟锅里的灰烬,纳杆入袋。

“想好了。”赵志贵点了点头。

钱弢对赵志贵的态度还是满意的:“我费那么大劲保你,不是让一个排长变成士兵。三连也不是我一人的三连,你还是做一排的排长,不过要挑起全连的日常训练任务。”

“可是,如果团长还找我给办事怎么办?”赵志贵想起刚才心有余悸。

“你可以坦率地跟他说,‘以前的赵志贵已经死了,现在的赵志贵是连长给的命,出卖兄弟的事以后再也不做,连长也不会让做’。”钱弢说,“你这样说,我保证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是,一切都听连长指示。”赵志贵又是一个笔挺的军礼。

“入列吧。”

“是!”

钱弢又对小眼镜和王铁牛等还围着几具尸体等待命令的十人也挥了挥手:“入列!”

钱弢对着队列眼光一扫,队伍顿时鸦雀无声:“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很好,很好。”钱弢笑了笑,“精气神不错,跟昨天的三连完全不一样。”

突然,钱弢又吼了一声:“知道为什么吗?”

队伍一片静默,钱弢又接着说:“我来告诉你们,因为我们枪毙了几个害群之马。也许你们有人会认为我这是杀鸡骇猴,不,我告诉你们,在我这里只要猴不听话,我就杀猴。

“副连长、二排长、三排长他们应该也算是我们连队里面的猴了吧。昨天你们逃跑的问题,今天我就不再追究了,所有的过错就由那三个人去背吧。不过从今天开始,不管你是被抓壮丁来当兵,还是穷的只剩下卖自己来当兵。

“也不管是激起于民族大义还是其他什么,在我这里当兵只有一点,只要你还穿着这身皮,只要你还吃着这口粮,只要手中还拿着家伙什,就不许再发生昨天一样的事情,不许再发生屁股对着鬼子,让小鬼子日屁股的事情。

“你们也许觉得昨天的逃跑比以前的顺利,比以前伤亡小吧。那是因为有我和小眼镜他们几个在后面顶着,在后面护着你们的屁股,要不然你们的屁股早就让日本人的迫击炮给日了。以后这种丢人的事情不许再发生。

“其实,你们想要活命,这可以理解。你们要逃跑,要当逃兵,这也不丢人,但是阵前当逃兵和当逃兵被抓就是丢人,是丢大人。今天我之所以会救下五个逃兵,那是因为昨天那个王铁牛,他在阵前要跑的时候跟我说了他要跑。”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