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弢正要作答,突然店外响起了一片嘈杂的脚步声。钱弢跑到店门边探头向外一看,汉奸带着鬼子正沿街道两边包抄过来。

“鬼子来了。”钱弢回头对两个伙计说。

两个伙计闻言大吃一惊。因为他们也大量地参与了惩戒小鬼子的行动,都害怕是自己的行踪出了差错。

“别慌,可能是找我的。你们不要发慌,一切由我来对付。”钱弢示意两个伙计平静下来,收拾东西准备撤离,“收拾收拾,准备走。”

伙计把柜上的钱收起,想带在身上离开。钱弢听到街上急促的脚步声,制止了他们:“来不及了,小鬼子马上就要进来了。钱不要带在身上,找个安全的地方放好。”

伙计刚藏好财物,一伙日本兵在汉奸的陪同下闯进了米店。不可避免的一番打砸搜抢。两名日本兵搜完两名伙计毫无所得后,又要来搜钱弢。

“啪啪”钱弢抡圆了手臂,两记耳光扇倒两名鬼子兵,然后用纯正的东京口音的日文开骂:“八格,帝国的皇军就是这样作战的吗?叫你们带队的过来。”

习惯于恃强凌弱、也习惯于服从强者是日本民族的通病,日本来华征战的士兵大部分在国内都处于贫困阶层,来华后靠手中的枪对中国老百姓耀武扬威,来寻找自信。

此刻突然被操纯正的京都口音的人谩骂,两名日本兵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在日本所处的环境——地位低下、遭人打骂。日本兵爬起来身来,一看衣着光鲜的钱弢正怒不可遏,连忙给钱弢一个低头弯腰“嘿!”转身去请带队的小队长。

永井森小队长一进来就拿指挥刀对着钱弢:“王大牛,你的死拉死拉的。”

钱弢漫不经心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我有很多个名字,也曾经有一个是叫王大牛,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日语)

“你的良民证的有?”永井森并没有放下刀,只是钱弢流利的京都口音,让他说话的腔调软下来了一些,“你的怎么会讲日语?”

钱弢不屑地单手递上良民证:“我有过很多个名字,叫得最长的是生命中的前十五年,我叫浅岛太也(钱弢太爷)。”(日语)

“汪太生?”永井森看了看良民证上的名字,又跟着钱弢念了一遍钱弢给自己起的日本名,“浅岛太也?你的日本人?”

钱弢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永井森也坐下,并挥手让他的手下出去。

永井森向鬼子和汉奸挥挥手,鬼子兵和汉奸都退了出去。

钱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洁白的丝绸手绢,展开绣有菊花的一只角给永井森看:“中尉,你认识这个吗?”(日语)

“菊花?皇家用品?”永井森嘴里嘀咕。

“八格!既然认识,为何还不敬礼?”钱弢勃然大怒用日语骂道。

永井森恭恭敬敬地递上良民证,“啪”地一个立正鞠躬:“请长官恕卑职有眼无珠。”

“中尉无需害怕。中国有句俗话,叫无知者无罪。”钱弢热情地招呼永井森坐下,“你的,怎么的称呼?”

“我叫永井森,请长官吩咐。”永井森还是不敢坐下,他从钱弢的身上感受到了威压。

“永井君,不要客气。来坐下,我们聊聊。”钱弢再一次指了指身边的座位。

“卑职不敢。”永井森不敢落座。

“永井君,以你的年龄以及聪慧,现在还是个中尉,有没有觉得憋屈?”钱弢也不知道该说啥,只能见到什么说什么。当前的永井森给人很精明的感觉,不过他的军衔,却也不算高。

“卑职……”永井森一时摸不着头脑,不敢往下续话。

“我们只是聊聊,不要紧张。”钱弢笑笑。

“卑职不受长官的赏识。”永井森惴惴地说。

“你觉得自己憋屈了。”钱弢点点头,淡淡一笑,“如果跟我比你就不憋屈了。本人十五岁就受裕仁蛊惑来到中国,这期间我完全成了一个中国人,跟中国人吃一样的饭,跟中国人穿一样的衣服,讲中国人的话,时时刻刻地让自己记住自己是中国人。

“不管自己是多么的不适应,不管中国的伙食是多么的差。甚至是说梦话都不能说日语。既艰苦又危险,时间久了,总是觉得这颗心里的弦绷得太紧了,要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长官,你刚才说的是裕、裕仁可是天皇的名讳。”永井森听到钱弢直呼天皇的名讳,大吃一惊。

“哦,不好意思。没来中国之前我和家父聊天的时候都是直呼裕仁的名字,天皇听了,也不见怪,说是这样更显亲切。”钱弢信口瞎掰,不过语气、表情却丝毫不容人怀疑。

“请问长官是?”这才是永井森想要知道的问题。

“算了,不说了吧。我现在大部分时间只能做中国军人中的一个。你还是当我就是中国军人罢了。”钱弢幽幽地说,“东京的樱花呀,我已经好久没见着了,连梦中的樱花都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和浅岛长官相比,卑职实在已是万幸了。”永井森敬了个军礼,以示尊敬。

“永井君,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钱弢不知不觉地把话引到自己感兴趣的方面。

“有一个中国的奸细指证这里,说这里有一个王大牛,是中国的国军的上尉。”永井森说完向门外走去,“我去把他抓来。”

一会儿,永井森空着手回来:“对不起,长官,卑职无能让奸细跑了。”

钱弢摆摆手,安慰道:“好了,永井君。无需自责,我只是想知道他是谁,并没有想抓他的意思。相反,我们大日本很需要这样的人,我的牺牲就是为了策反一些这样的中国人。

“如果中国军人都是铁板一块,那我的牺牲就不会有丝毫的意义。进一步掌握有意向我们靠拢的中国军人,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算了,不多说了,时候不早了,你们都撤了吧,我还要在这里等人。”

永井森又敬礼,临走之前又问道:“长官,请问你经常光临这个小店吗?要不要对这个店特殊关照?”

“我是行无踪,居无所。今天的事和这个小店,你还是全都忘了吧。”钱弢当然不想让小鬼子特别关照,说,“和我们接触的人有不少是间谍专才,你们的加入会让他们紧张。忘记是你目前最应该做的事,忘了我,也忘了这小店。”

“这话怎讲?”永井森不知是不是起了疑心,故有此一问。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