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国恨家仇 第六十五章 钱老贵的糟心事(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雷州城钱老贵那个破败的小院里,还是那个不起眼的偏房,里面亮着一盏昏暗的马灯。

一身黑衣的钱老贵正窝在一张太师椅上,手上捧着从不离手的烟窝、烟袋,烟雾缭绕使得本就昏暗不清油灯,愈发的昏暗。

钱老贵冷冷地问:“水生,有事?”

“东家,出大事啦。”水生站在灯光的另一头躬着身对钱老贵说。

“嗯,坐下说。我听着呢。”

水生束着手规矩地坐在钱老贵为他准备的椅子上:“雷州城里又来了一大批的鬼子,听说不比以前驻在这里的少。”

钱老贵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跟他的旱烟过不去,狠狠地来上一口:“来就来呗,又不费咱的粮。”

水生摸不清楚钱老贵的意思,没有作答。

钱老贵沉思半晌,又问:“这是又要打仗啦?城里城外的,也没个合适的对手呀。”

“谁知道?我看一时半会不会挪窝。”

“咋?还真在雷州城里住下啦?”钱老贵也吃了一惊。

雷州城屁大的地,小鬼子已经驻下了一个整装联队,还往这里调鬼子,这不合常理。不都说小日本弹丸之地,地少人单吗?怎么舍得往雷州城下大本?

国军早跑远了,新四军又是见首不见尾的。这老多的鬼子,到底是要跟谁干仗?难道是要收拾自己?不能够,就自己这几十杆枪,要是拉开架式干,小鬼子一个中队就够了。

“没。在雷州城东边的齐家庄扎下了。听外面的眼线说小鬼子正大兴土木,要建永久性的营房哩。”

钱老贵思索良久,幽幽地说:“我当初之所以会选择雷州城安身立命,是因为雷州在当官的眼里就是个狗剩。离南京城不远不近,既无通衢大道,又不畅水路交通,四周高山环绕,山上却无财无宝,还落得个民风彪悍。这样的环境怎么就会让小鬼子给瞅上了呢?不能够、不能够呀。”

钱老贵边叨叨边站起来踱步沉思。

“东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小鬼子血洗了武家沟,沟子里的人一个没留,房子也全部过火。”水生又报出了重要军情。

“啥?武家沟?”钱老贵眉皱得更甚了。

“是的,东家。而且他们还把住了通往武家沟的路,这样子我们通过武家沟,往山上送粮油的路就给阻上了。”水生道出了其中关键。

“武家沟是最靠山的村子了。再往里就全是大山了,也没了路。能在里面出入的,除了土匪就是猎人。只是这小鬼子为啥要灭了武家沟,还要阻住往武家沟的路?这事费琢磨、费琢磨。”钱老贵直叼叼,却思之不透。

“前天小顺子往山上送油米的时候,差点让小鬼子给碰上了。还好小子机灵,人和货都还平安。昨天又派人去探了探路,小鬼子依然在路口把着。他们还在修路和修炮楼,看样子他们是想把住武家沟了。”

“有没有派人到武家沟里瞅瞅?”钱老贵想得直挠头。

“这个没有。要不明天派人过去瞅瞅?”水生征求钱老贵的意见。

“算了吧。瞅也未必能瞅明白。可惜了,武家沟。多好的一个村子。”

“还有更重要的问题。我们本来三天前就应该送粮上山,现在山上粮草肯定很紧巴了。该咋办?”这才是水生着急的地方。

钱老贵点点头:“山上现在有多少人?”

“男男女女的好几十人哩。”

钱老贵想了想,作了安排:“明天多派几个弟兄,肩背手提的弄点吃的上去。再把山上的人员接下来一批,女人孩子找个靠山的小村子住下,男人就都进城来吧。

“那个布庄捯饬捯饬也开张吧。具体的做法跟日杂店差不多。再把多余出来的人安排出去,在各个路口支些小摊档。一来可以解了他们整日无事之苦,二来也可以给我们打探些消息。”

“可是上山没有路了哇。”水生问道。

钱老贵笑了:“水生,老了不是?土匪走的本就不是路,让弟兄们绕一绕,从山上爬过去。”

“那山上还要留些弟兄吗?”

“山是我们的根本。这世道谁也看不清,留几个看着吧。”钱老贵皱着眉头又坐回了太师椅上。

“这些我明天一大早就去安排。还有一个事情,昨天一大早结巴佬带着一个鬼子头到米铺,说是想请大哥出山给鬼子当什么鸟维持会长。”

“亏得老三能想出这样的招。要我去给小鬼子当维持会长,那我的兄弟们怎么办?你明天安排好那些事,我们一起去拜一拜我们的老三吧。”

“大哥,这事你可真的想好了。我昨天跟他说你随国军撤了。”

“这种事瞒不了他。再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几个店铺还在,弟兄们的营生也还在。靠一个跑字脱得了身?你放心吧,老骨头了,他能把我怎么样?别忘了我们可是耍光棍的祖宗,只要是舍得下这几斤棒子骨,天皇老子都不怕,还怕什么日本人。”

“大哥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弟兄们都还指着你呢。”水生怕钱老贵出事。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没事,你就先去歇着。”钱老贵往外挥了挥手。

“行,大哥。你也早点歇着。”水生点点头出去。

第二天一早,太阳刚从雷州城的城墙根爬起。

钱老贵在水生的陪同下,坐着轮椅来到陈大歪的宅院里。院子里正在练晨功的陈大歪,看到水生推着坐在轮椅上病殃殃的钱老贵赶快上前:“大、大哥,你、你这是怎么啦?”

钱老贵作打起精神状:“陈队长,大哥这一称呼,今天恐怕是当不起了。”

“不、不,大、大哥,永、永远是大哥。只、只要大、大哥一声吩咐,做、做小弟的永、永远没有二话。”

“行,这我信。不过,陈队长现在身居要职,已经是政府的人了,再叫我一个糟老头子大哥,外人听到不合适,不合适。”钱老贵说完一阵剧烈的咳嗽。

“大、大哥,你、你这身体是怎么了?”

“陈队长,你真不能这么叫我,要不你就叫我老钱吧。”

“老、老钱?这、这合适吗?”陈大歪嘴上客气,脸上却堆满了小人得志的笑。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抗日之国恨家仇》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077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