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海,陈燕还在妈妈家里住,阿树给陈燕打了电话,陈燕在电话里和老公幸福地撒了半天娇,还说自己吃胖了。阿树听着许璇的声音,思绪又飞到了长春。

假期还有十来天,阿树又去看了二瘦,这一次二瘦明显胖了,而且说话和神情都有了很大变化,一副大哥大的样子,额头上还多了一块伤疤。

“怎么弄的?”

“你别管了,对了,以后不用来了。”

二瘦明显的不想和阿树聊太多,一会就离开了。走出会见室的时候,二瘦的表情变了,忧伤的目光朝着阿树的方向。

“哥们,对不起,我们不一样了。”

二瘦在监狱里开始是经常挨欺负,后来被欺负急了,拉了几个人做了兄弟,又和别人打了几架,以打架不要命成名了,也成王了,现在在这里谁都怕他。他知道阿树一直都很关心自己,没有看不起自己,但是二瘦觉得实在没脸和阿树一起呆在一起。

回来又休息了几天,阿树到新银行上班了。新银行规模不大,但气氛很融洽。阿树作为法律部主管,受到了银行管理层的热烈欢迎。上班第一天,女行长Catherine就和两位副行长带着所有部门主管请他一起吃午饭,然后又亲自带着他给他介绍分行所有的同事认识。

坐在自己单独的办公室里,阿树百感交集,第一次,他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了,虽然不大,但是比原来多少年的格子间可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是啊,在陆家嘴有多少人混了多少年也不可能混到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啊。这是身份的体现,是实力的象征。新银行在上海有五十多人,在北京有总部,广州还有一家分行。窗外,阿树刚好能看到大概100米外的东方明珠塔的一部分,天正下着雨,雨滴无声地落在窗外玻璃上,整个大厦如处云雾之中。

阿树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部门只有他一个人,究其原因是因为银行的规模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银行人虽少,确实公司、个人业务都有,再加上日常管理,阿树忙的是不可开交。行长对阿树很倚重,大事小事都要征求他的意见,阿树穷于应付,背上经常是冷汗津津。好在上家银行时阿树注意学习,没有出现答不上来的局面,但阿树感觉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早晚有一天会出问题。在前家单位时他是负责全国的理财产品法律顾问,属于条线型的工作,在这方面当然是没有一点问题,在新银行他作为法律部主管,工作内容是扁平而庞杂的。日常他要针对所有新产品提供法律意见,还要参加月度的管理层会议,针对银行公司治理、风控、人事、行政、财务等所有领域回答咨询并发表意见。这些都在考验着他,并且容错率很低,作为法律顾问他是不能说错话的。说起来这是所有企业存在的共性,前台业务部门是利润创造者,他们无论说错什么、如何激进都不算错,大家都会理解他们的目的是做业务。法律、风控等部门就不一样了,你说错一句话,就会让人觉得不专业,以后也没人相信你了。

而且一旦事情做错了,业务部门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责任推给阿树他们这些法律、风控等部门,说是你们让我这样做的,出了业绩以后,却很少有人想起这些支持部门的奉献。阿树刚来,才做法律部领导,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压力。他这才明白在外企,做领导比做下属更难、更累,以前看着那些领导坐办公室,每天似乎什么事也没有,阿树就很不平,觉得自己就是缺了些运气,现在看来一切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在外企,每个能做到中层以上的领导身上都有他出众的地方。阿树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追赶,尽快立足,与上家银行不同,这里没有加班的习惯,每天他都晚走一两个小时,快速熟悉着内外部文件、银行档案等材料。

还有大量的琐碎细小却耗时费力的部门文书、行政等工作,因为部门没有其他同事,痛苦地占去了阿树大量的时间。这些工作没有含金量,但是又必须去做,有时候忙活半天又发现白忙了一场,让人非常沮丧。阿树向行长Catherine提出增加一个人,Catherine却苦笑着说她爱莫能助,总部对分行员工数量控制很严,很多岗位前面的人离开了,连后面要招的人都批不了,只能把离职人员的工作分给别的员工来做。阿树知道行长说的是实情,只能作罢。

银行每月定期召开一次管理层会议,阿树作为法律部主管,平生第一次正式参加分行管理层的最高会议。之前在银行他也曾代表Cherry参加过零售银行的管理层会议,但那时只是代理,而且也低了一层,说实话阿树还是有点紧张的。女行长的管理风格很独特,给大家非常轻松的感觉,渐渐的阿树也不紧张了,轮到阿树发言,他发挥的也不错,不过会议结束后阿树还是发觉自己的后背都快湿透了。

阿树发觉一个银行的行长对整个银行的氛围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女行长人非常聪明,经常是别人的话才讲出一半她就知道下文了。而且她说话很清楚温和,不咄咄逼人,短短几句话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并且给下属总是留下足够的余地和空间。遇到这样的领导是很难得的,这和当初的灭绝师太简直判若两人。行长经常外出公干不在行内,但每一个部门主管对行长都很忠心,并且这种忠心是通过努力工作去表达的,阿树想这也许就是女行长的个人魅力吧。每个人和这样的领导一起工作,都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情怀,如果哪件事让行长觉得失望了,自己心里会觉得特别难受。

到现在这个层次,阿树不止一次思考过领导力和领导风格的问题,女行长给了他很多启发。分行的凝聚力如此之大,根源就在领导力,这是一种看不见却感觉得到,并且对一个企业起着巨大影响的东西。他决心要和行长好好学习沟通,自己以后也要形成这样的水平和风格。

陈燕怀孕已经三个多月了,阿树想让她搬回来住,陈燕却怎么也不同意,她是被上次流产吓怕了。阿树只能周末去岳母家,到了晚上吃完晚饭,陈燕和她妈妈两个人像商量好的一样催阿树回去,女人难道都是这样?有了孩子哪怕还是胎儿,就开始冷落自己的男人了,阿树悲哀地想着。

这天阿树刚下班,王寒打电话约他吃饭,阿树想叫上马海,王寒说就俩人有点事商量。俩人在饭店碰面后,阿树发现王寒也没叫马赛,俩人喝了一会,王寒就开始抱怨说公司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阿树对王寒的工作其实了解的很少,只知道他在理财公司工作,就多问了几句。这才发觉原来王寒的公司属于第三方理财,简言之就是拉老百姓的钱进来,投向一些项目,这些项目的收益会比银行存款高一点,但是阿树作为法律人一眼就看出里面的风险是极大的。阿树在前家银行负责银行理财产品,他发现王寒公司的产品的收益据称有8-9%,这几乎是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的两倍了。

客户盯住的是这些公司产品的收益,这些公司则是盯住了客户的本金。阿树忘记了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现在看王寒所在公司就是这种公司。阿树同情地看着王寒,心想这个大学毕业生就做这个工作,简直还不如去卖保险呢,这工作简直就是坑人。

“两个月没开单了,也没发工资,进公司时候公司还要求每个人先买1万元的公司理财产品,所以没钱吃饭了,房租也快到期了,树哥你方便借我点呗。”

阿树对王寒更加同情,他还没骗别人呢,自己先被公司骗一把,不知是可怜还是可恨。阿树掏出2000块递给了他。

“谢谢哥,我一个月肯定还你。发了工资就还你。”

王寒拿出电话,说了几句,过了一会进来了一个女孩。阿树症了症,反映过来这可能是王寒的女朋友。

“这是刘云,我女朋友,叫树哥。”

女孩坐下和他们一起吃饭,她长得很矮小,一口西北话,和王寒在学校时就认识,来上海有两个多月了。女孩孤身一人,来上海没多久就被王寒花言巧语地骗到手了,现在两个人住在一起。

阿树发觉女孩和王寒都不停地玩手机,他们向阿树介绍说这个叫“微信”的软件非常好玩,也帮阿树下载了一个。阿树很快也会用了,这个软件非常方便,可以即时通话和发信息,还可以看朋友的动态,阿树感觉这个微信肯定会火起来。

王寒女朋友也在一家类似的第三方理财公司,王寒还得意地说是自己介绍的,阿树甚至怀疑这种公司的招聘是不是有什么标准,估计是个人都能进去。阿树问起薪水,两个人都说底薪在2000左右,不算提成。前前后后在上海几年了,阿树之前一直对上海的工资有些不解,都说上海是金融中心,国际大都市,但上海一般人的工资却不高,就是三千左右,包括他以前在机关做信访,也就大概这么多。那么上海的有钱人都是怎么有钱的呢?

现在自己遇到名主,荣升法律部经理,而且是在外企,工资才真正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上海的工资级差非常大,一个公司,中层和下层,上层和中层的工资相差幅度是巨大的。所以竞争才会非常残酷,为了升职,每个人都在辛勤地付出,甚至不惜身体健康,近两年不时都能看到某某过劳死的消息。每当看到这些,阿树都会暂时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最近这两年随着工作的顺利,陈燕的细心照顾,阿树的体重开始快速增长了,已经到了正常与肥胖的临界点。这几年运动太少,喝酒日渐增多,阿树知道自己应该做些运动了,而且说起来自己已经奔四了。想是这样想,但却从来没有付诸行动,阿树两个月前在金贸大厦的一个健身中心办了张卡,到现在一次也没去过。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走入繁华》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1044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