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邓老师,您刚刚不是还在场上……怎么突然就……”

林夏颤抖的声音背叛了她佯装淡定的表情。

只能说这事儿实在是太吓人了,明明前一刻这家伙还在绿茵地上带球冲杀,下一秒已经换好他最常穿的黑色长风衣,神色如常的出现在眼前。不仅如此,他还好像索命的阎王一样上来就确认戚晓的名字,可是明明他俩都不认识的呀……

邓麒冷若寒冰的眼神淡淡地向林夏扫过来,看清楚她的面容后突然问了一句:“你叫林夏,是吧?”

我们俩应该也不认识吧……林夏更傻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这话是接还是不接。

戚晓认出眼前这位就是博取全场目光的邓麒邓大教授,但看着闺蜜一副不争气的样子,心里着实不爽。她一把把闺蜜拦在后面,扬起头问道:

“我们认识你吗?你干嘛上来就一副好像我们必须要回答你问题的样子,再没礼貌也是在面对女孩子,总该适度一些吧!”

邓麒静静盯着戚晓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说:“难道你父亲就是这么教你和师长说话的吗?”

戚晓皱了皱眉。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平静的语调中听不出一丝丝起伏,听着更像是教训。

在戚晓的认识里,大家既然谁都没长三头六臂,说话就该彼此都放尊重点。但眼前这位显然不能用常理来揣度,他那张万年冰封的脸和谁说话都好像带着一股天然的优越感,语气自带不屑,简直比盛峻还要霸道还要过分。

“呵,我爸爸怎么教我就不劳您费心了。我只知道,和不认识的人说话前要先自我介绍,这是基本的礼貌。”

戚晓仍然昂着头颅,尽量让自己的显得高一些,有气势一些。不得不说这个可恶的邓教授个子也太高了吧,竟然比盛峻还要高一截。长这么高做什么,穿衣服都比别人多费布料,真是的。

令她没想到的是,邓麒竟然表示赞同地点点头,坦白承认说:“你说的有道理,刚才是我莽撞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邓麒,是你父亲戚洪业洪升集团的CEO。刚从艾伯顿离职,正在办理各种手续,等学校的事情忙完后就会赴任。”

这么看起来又比盛峻懂点礼貌,不过……

戚晓紧锁眉头上下审视一番邓麒,自言自语说:“还真像。”

邓麒脸上露出些许困惑,不等他说话,戚晓又摇摇头说:“真没救了,洪升集团的CEO一定都要统一成这种风格的吗,还是我爸在玩什么收集游戏?集齐七个高冷CEO可以解锁神龙?”

邓麒脸上好像浮现一抹笑意,但很快就消失不见,紧接着,一直躲在后面暗中观察的林夏惊讶地发现,一种像是尴尬的神色出现在邓教授脸上。

邓麒迟疑片刻后说:“戚晓小姐,我能以你父亲未来助手的身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这句话把戚晓和林夏都搞愣了,知道这人脑回路肯定和别人不一样,但现在这个说法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戚晓干脆摇摇头说:“别,太麻烦,我和我爸其实挺不熟的,你有什么话请讲。”

林夏再次注意到,邓麒脸上燃起的希望之光好像在瞬间被浇灭了……然后他就恢复了万年冰封的神色,淡淡说了一句:“那好吧,其实我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嗯?戚晓一愣神的功夫,邓麒已经靠过来,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林夏发现戚晓在某个瞬间猛的睁大眼睛,紧接着迅速后退两步,冷笑一声说:

“你不会也和我爸是一伙的吧,各种想方设法骗我回公司,这种手段他已经用了很多次了。”

邓麒一副无所谓的神态:“那就看你是不是足够聪明了,能被证实的谎言根本不会被用来骗人。除非,你只是为了逃避而已。”说完后他微微点头致意,转身离开。

戚晓在他身后气得跺了跺脚,大声说道:“哼!小CEO,别以为故作高深说两句话就能唬住我。我告诉你,我不仅聪明得很,还充满勇气!”

从足球场回去,戚晓难得安静了一路,心事重重的样子害得林夏一直忍不住偷看她。

“哎呀,你别看我啦,我真没事。”终于在林夏的又一次偷看后,戚晓转过头看着林夏说,但忧郁的眼神说明并不是这样。

“没想到邓教授只踢了一小会儿就着急离开了哈。”林夏努努嘴,岔开话题想帮戚晓分散注意力,戚晓却立刻接过来认真分析说:

“估计是害怕背锅吧,毕竟都发生拥挤坠落事件了,要是再闹个踩踏事故出来,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林夏附和地点点头,但心里并不认同,她又想到邓教授换好衣服出现在她们旁边的时间点——几乎是刚发生事故他就到位了。忽略掉其中的不合理之处,所以最大的可能是他有什么要紧急处理的事情。

那他为什么还有闲心和戚晓说话呢?不应该立刻离场才对吗?

想不明白。倒是戚晓突然盯着她看——“诶,不过你怎么突然来看球了啊,你不是要认真学习的嘛。”

“哦~我啊。”林夏故作轻松地笑笑,“我原本是从宿舍去教室啊,刚好顺路经过而已,听到大操场上这么热闹就突然想去看一眼了。”

“哦,好吧。”戚晓撅了噘嘴。在宿舍楼门口,林夏一拍脑袋,松开和戚晓挽在一起的胳膊。

“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快递,得去校门口取一下,你先上去吧。”

戚晓和闺蜜挥手作别,一边想问题一边上了楼。

到底是真是假呢?邓麒这家伙居然说老爸即将脱手公司的所有事情,紧急调用他进公司也是为了填补这个空缺。

先不说这邓麒何德何能竟然被当做第一选项,关键在于老爸他董事长当的好好的,甚至公司在新一轮的通讯高地争夺战中已经占尽先机,可谓一路高歌猛进,现在突然退出是几个意思?

搞不懂,倒是邓麒可真会找机会进场,这件事可能连公司高层都没几个人知道吧,他竟然为了说服我进公司就这么轻轻松松透漏出来。要说到专业性,你这表现我就得打零分。

但是戚晓清晰的察觉到,她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些许动摇。如果父亲离开公司,对于公司内部的派系斗争可谓是一场大地震,保守派很有可能借此机会反咬一口,甚至可能会让父亲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付诸东流。到时候如果这些人需要她戚晓上去当个吉祥物,可能真就推辞不了了。

说到底,她虽然不赞同老爸这个人,但对于他的决策,戚晓一直都给予最高的肯定。

诶?正胡思乱想间,戚晓感觉到衬衣的上口袋里有个硬硬的小物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明明从来不在这个口袋里装东西啊。

摸出物件悬在面前,戚晓瞪着眼睛愣住了,是一条挂坠!而且……

她猛的坐起来,从领口把前几天盛峻送给她的那枚“海洋传说”拉出来,放在灯光下比对。

真像,她心里感慨道,莫非和姑妈设计的是一对挂坠?

想到这里戚晓脸上有点热热的,暗自埋怨盛峻没搞清楚事情就乱给她送礼物,这不是闹出乌龙了嘛!但她又发现有些不对劲,逆着灯光仔细看去,这枚挂坠纹理更复杂多变,甚至从不同的角度看去会产生不同的光感,而通体的金色也要更黯淡一些,恍惚间给人一种经过岁月洗礼的错觉。

奇怪的是,她从挂坠上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于是把鼻子凑了上去……我去?男人的体香?

戚晓吓得把挂坠扔在床上,想了想不合适,又提起来放在桌上。然后盯着它陷入冥想: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到她口袋里的?

发呆了片刻不得要领,于是戚晓用手机拍下照片,打算发给她在拍卖行当混得风生水起的朋友,看看这到底是哪路货色。做完这些后她就去热水洗澡了。

结果,等她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后,就发现原本放在桌上的挂坠凭空消失了!她一把扔掉擦头发的毛巾,匆忙跑过来桌上地面的乱翻了一通,无奈哪里都找不到它的影子。忙碌中戚晓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木木地盯向窗外的夜空。

不会是外星人干的吧?

旁边,戚晓的手机“嘟嘟”响起来,发去询问的信息收到了答复。朋友的情绪十分激动,一连发了十几条语音,啰啰嗦嗦都是在重复一件事情:

戚晓你是不是去盗墓了!不然就肯定是高仿品!这他娘的是唐朝的东西!太监描写杨贵妃的外貌时还提到过它!唐朝皇家纪实的书里甚至有人还原出了挂坠的形状!

戚晓彻底愣住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恐惧感从她的头顶开始向全身蔓延……

林夏取快递的时候遇到了家族里派来的人。她假装没看到,取了快递转身就走,但校门口又出现个年轻女人挡住了她的路。

“林大小姐,上次问你的事情你决定好了没有?”

林夏粲然一笑,摇摇头说:“要我公平竞争可以,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恕我无法接受。”

“哼,幼稚。”女人冷笑道,“你以为凭你自己赢得了吗?还是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单纯。告诉你吧,洪升集团的CEO盛峻,也就是戚晓她哥,专门为这件事去找了校长秘书,那之后你就被戚晓超过了。”

“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

“林夏!家主已经生气了,上次老人家亲自给你打电话叮嘱这件事,你一无进展,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愧疚!”

林夏苦笑着说:“能力不足,相当惭愧。”

年轻女人狠狠地瞪视着林夏,但林夏始终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半晌,女人牙缝里狠狠挤出一句“妇人之见”,转身走了。

林夏思虑重重地回到宿舍楼下,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邓麒!她的烦忧思绪转瞬抛到脑后,躲在暗处观察起来。

邓麒好像是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人,但过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就在林夏有些精神放松的时候,她猛然察觉在某个时刻过后,邓麒凭空平移了几个身位!

是我刚才恍惚了一下吗?

她瞪大眼睛想找出点什么问题来,却只看到邓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住进你心房》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236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