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平安 第四十六章 九零后的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这些不速之客穿着解放军的军装,张口也是地道的普通话,但傅平安并未放松警惕,从小看的各种电影电视中的案例在脑海中快速闪过,他佯装傻不愣登的样子故意问道:“首长,你们是哪部分的?”

少校说:“T部队,没听过吧,这就是个代号,回头帮我给你们雷司令带个好。”

那边少校的战友帮中弹的伙计卸下防弹衣,这是一种傅平安见都没见过的插板式重型防弹衣,手枪弹怼在插板上已经变了形,人毫发无伤。

“抬高二十厘米,我就光荣了。”那个兵说,将肩上的虎头猎枪拿下来,并未有还给傅平安的意思。

少校把玩着驳壳枪,啧啧称奇:“西班牙阿斯特拉三十年代的产品,打的透溜,这纪念品真不错。”

听这意思,这两把枪他们都要带走,结合刚才说的给雷司令带好,说明他们压根没准备留下和守备区的人打招呼。

傅平安眼角余光扫下一个兵手中绕着细绳子,正悄悄向自己身后移动,他本来就紧绷的心更加警惕。

“我们的人来了!”傅平安猛然指着一个方向,大概是他忠厚的外表起了作用,少校竟然分神了,刹那之间,傅平安欺身上前,抱住少校滚作一团,到底是特种部队的兵,反应速度没得说,转眼就压住傅平安,正要讥笑两句,这个兵脸上的笑容让他有点发毛。

傅平安手里拿着一枚手雷,保险环已经拉掉了,松手就炸。

这是少校挂在身上的手雷,T形的拉环顶端预先拉成了Y,稍微用力就能拽出来,天知道这小子的手怎么这么快。

这可是真手雷,炸开来一圈战友全得报销,少校不敢造次,一把按住傅平安的手,将手雷抠出来,满地找拉环的时候,傅平安已经将那支驳壳枪顺手拿了回来,就地一滚,半跪在地上举枪瞄准:“都别动!”

老T们果然没动,只是哈哈大笑,那少校好不容易在草丛中找到拉环,插回手雷,末端掰成T形,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咋地,你还打算俘虏我们不成。”

傅平安厉声喝道:“统统把枪放下,把手举在头顶!”

老T们的枪采用的是三点式枪带,很随意的挎在身上,但是瞬间就能转成战斗状态,傅平安的枪里还有至少十发子弹,对付这么多人显然不够,能不能震慑住他们,等待援军到来,就看造化了。

“小老弟,你太紧张了,保险没打开呢。”一个兵嬉皮笑脸道,右手往后一伸,还没把枪口调整过来,傅平安就开枪了。

他并不是开枪示警,而是真对着人打,一枪打在胸口,虽然是手枪弹,这么近距离挨上一发也够呛,当的一声,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其他人却趁机都把枪举了起来。

五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大狙瞄准了傅平安,气氛剑拔弩张。

少校举起手:“伙计们,淡定。”

他已经意识到没法轻易脱身,这个小兵玩真的了。

傅平安右手紧贴着身体,枪口上抬,瞄着少校的脑袋,他摸不清对方到底什么路数,但不管是敌人是友,都是对手,这场战斗就当实战来打,错不了。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海防一团的一个步兵连赶到。

看到漫山遍野的端着八一杠的自己人出现,傅平安这才松弛下来,带队的军官是老熟人胡大鹏,他和那个少校认识,互相敬礼,然后捶胸口拍肩膀,一副铁哥们的架势。

“抽烟么?”胡大鹏拿出烟盒来,“软中华哦。”

“你小子,明知道我们严禁烟酒,还故意馋我是吧。”少校笑骂道,转过脸指着傅平安:“这你的兵?”

胡大鹏说:“我接的兵,还行吧。”

少校点点头说:“很愣。”

傅平安说:“报告,我不愣,我的一切行动都是经过考虑的。”

少校说:“明知道我们是自己人还开枪,你考虑过后果么?”

傅平安昂着头说:“我只是一个士兵,考虑后果是首长们的责任。”

胡大鹏说:“傅平安,说说咋回事。”

傅平安就把经过叙述了一遍,完了说:“穿自己人衣服的未必是友军,二战时期,德军在阿登反击战时招募了两千名会说英语的士兵换上美军制服深入敌后搞破坏,现在国际局势复杂,美军的几大特种部队都要求队员掌握一门甚至多门外语,他们中的华裔越南裔韩裔都很多,脸和我们长得一样,根本没办法区分,再说了,别管你们是不是真的友军,身为军人,枪被人缴了就是奇耻大辱,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枪,是老司令珍藏多年的战利品,即便后面要回来,这脸也丢尽了,而且不是丢我一个人的脸,是整个东山守备区的脸,所以我拼了命也要把你们留下。”

胡大鹏仰天大笑,少校气的挠头:“这个吊兵,还他妈一套套的,现在的九零后真了不得,做事冲,嘴还透溜。”

一个老T笑嘻嘻问道:“小子,有兴趣来我们部队么?”

傅平安当即答道:“有啊。”

胡大鹏的脸就挂不住了,人家当面拉自己的兵无所谓,可自己的兵居然立刻就同意了,现在的九零后真要命,一点集体主义观念都没有。

傅平安当然注意到了胡大鹏的脸色,但他不在乎,继续说道:“当兵当然要当最牛的兵,这才够劲嘛。”

少校说:“你这个兵,油嘴滑舌,太有心计,我不喜欢你。”

傅平安一怔,脸上发烫。

那个老T安慰他:“还有机会,我们T部队只要老兵,你还是第一年的兵吧,好好干,下次见。”

老T们走了,乘着一架米171直升机拔地而起,消失在天际,他们到底是;隶属于哪一级指挥系统的特种部队,谁也不知道,连那个少校的名字也没人告诉傅平安,他只知道T部队在东山进行海陆作战秘密训练,只通知了司令部,连基层部队都不知道。

回来的路上傅平安问胡大鹏,如果不是自己阻拦,老T会不会真把熊司令的枪拿走。

“当然会,这是他们的保留节目,别说是咱们离休的老司令了,就是现役的上将,他们也敢开玩笑,上次演习就摸进红军指挥部,把一个中将的石楠烟斗摸走了,当然玩够了就会送回来,T部队的兵桀骜顽劣,但是军事素质是一流的,所以首长们都宠着惯着他们。”胡大鹏讲完,话锋一转,“傅平安,你真想参加T部队?”

傅平安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报告首长,我真的想加入最强的部队。”

胡大鹏说:“人往高处走,这是正常心理,但你说的太直白了,对老部队一点感情都没有,这就显得不好了。”

傅平安委屈了:“首长,我的老部队是新兵连,难道一直赖在新兵连么,到了守备区我虽然归警通连,但干的是干休所的公务员,我对老司令有感情,对干休所印象也不坏,但我终归是个兵啊,我也想摸各种各样的枪,坐直升机。”

胡大鹏气笑了:“你们九零后都这样直接么?”

傅平安说:“我就是这样想的,难道要伪装出自己不情不愿才合适么,就像赵匡胤黄袍加身,明明自己想当皇帝都想疯了,还要假惺惺的推辞一次两次三次。”

胡大鹏说:“你看多少书啊,出口成章的。”

傅平安说:“没看多少书,但是网上的多,军事论坛Sonicbbs经常上。”

回到海防一团驻地,团长设宴款待老首长,但熊司令的兴致不高,老头子拍了桌子:“妈的,老子的枪都让人缴了,你们都让人摸到鼻子底下了还没发觉,都是干什么吃的!”

团长端起一杯酒:“老司令,我愧对您的教导,我自罚三杯。”

熊司令说:“这还差不多,我陪你三杯。”

酒杯端起来又放下,脸色阴沉下来:“这什么玩意,拿白开水糊弄我?”

团长说:“老首长对不住,田大姐说了,不能给您白酒喝,我们也为难啊。”

熊太行岂肯罢休,团长拗不过他,终于还是同意了,但是约法三章,只能喝二两,下不为例,还不能让田大姐知道。

傅平安没和首长们同席吃饭,他作为前任司令员的勤务兵受到了一团的高规格招待,同席的一个个都是首长身边的士官,见多识广,酒量又好,傅平安今天出了个大风头,为守备区,为一团长了脸,被灌多了酒,席间出去吐了三回。

但是大酒喝起来真爽啊,尤其是作为主角,傅平安感受到了当兵王的荣耀。

回去的时候,团长安排了一辆轿车送老首长,212只用来装礼品,各种高档烟酒自不用说,还有大批海鲜,把车厢装的满满的。

抵达干休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少不得被田阿姨痛斥一顿,傅平安挨着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骂完了,敬个礼回营房睡觉。

已经过了吹熄灯号的时间,守备区大院一片寂静,只有路灯昏黄的微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洒在路上,傅平安看到操场上的单杠,想到今天的体能还没练,于是走了过去,在某个黑暗的转角和一个人迎面撞上。

顿时温香软玉满怀,是个女兵。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好人平安》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353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