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栋来到街上,看到村子里一片漆黑。他的强光手电照得街上一片大亮,边走陈国栋边想:就为了一个梦,竟然去探访山洞,他觉得自己也是有些冒失,毕竟自己对石桥村还不了解,更何况那个山洞在白天都人际罕至,但既然出来了,就去看一下吧。

出了村子,不一会就到了白天路过的山洞,陈国栋来到山洞前,仔细一看,山洞很高,四周被茂密的植物笼罩,从洞口往里看,黑洞洞深不见底,陈国栋因为年轻,胆子大,并没有停顿,直接走进了洞里。

正当他试探着往里面走的时候,只见一个东西从他身边窜了过去,陈国栋拿双截棍划了一下,没打着,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只兔子。陈国栋来到山洞的中心,只见中间的场地很宽阔,他在墙上寻找着可能存放宝物的地方,找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正当他要走的时候,突然看到在东南角的墙上有一块石头,这块石头有一个凳子大小,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和其他石头分开,陈国栋仔细一看,这块石头虽然在墙上,但并不是与墙是一个整体的,于是他用手搬了一下石头,竟然能移动。

陈国栋两手用力把石头移开,墙上竟然有一个石洞,他用手电一照,里面放着一个盒子。陈国栋心想,这可能就是那位老者所说的宝物吧,于是他把盒子拿了出来,盒子是木制的,做工非常精致,就像古代盛放首饰的盒子。

陈规洞见盒子上并没有锁,只有一个开关,于是他用手按了一下开关,打开一看,是一个黄金眼镜和一个丝质马甲,看到宝物时,陈国栋心跳的厉害,他并不是为获得宝物高兴,只是这件事令他非匪夷所思,现实中的东西怎么能和梦中的如此一致呢。

容不得他多想,陈国栋把石头移了回去,拿起盒子匆匆离开了山洞。

陈国栋并没有因为得到两件宝物而高兴,因为他知道世间万物都讲究缘分,宝物无意中到了自己手里,这就是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以后自己必须用它来治病救人,其实是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回到小院,陈国栋悄悄把宝物放在了柜子里。按照老者的交代,这两样宝物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甚至连师父和方萍也不能泄露,放好了宝物,陈国栋发现方萍还在熟睡,于是他也上床继续睡觉,睡梦中,陈国栋梦到自己得到宝物之后,医术大增,不断地为人们治病,被人们称为神医。

陆明杨在年轻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年纪大了之后他就只给上门看病的人治病,不再去外面给人看病了,虽然他在大山里,但还是有全国各地的人络绎不绝地来找他,白天陈国栋除了和师父采药之外,就是帮他在院子里加工药材,陆明杨的药,从晾晒到加工都是用手工完成。

陈国栋正在院子里忙着,忽然听到院门口有人问到:“请问这是陆名医家吗?”

听到说话声,陈国栋一看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从这人的穿着看上去像是一个官员,在他身边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妇人,看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夫妻,这妇人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差,如果没有她丈夫扶着,好像随时都可能摔倒。

陈国栋说道:“是的,我师父在里面,你们是来看病的吗?”

男子客气地说道:“我们是看病的”

陈国栋通报之后,便引着两人来到了陆明杨的屋里,坐下之后,陆明杨问到:“是怎么不舒服了。”

只听男子说到:“我爱人这半年以来精神状态很不好,晚上睡不着觉,白天还犯困,饭量也变得很小。”

陆明杨一看,这个女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面色发白,很是虚弱。

他问道:“在医院看过了吗。”

“一直在治,但是没有效果。”男子说道。

陆明杨摸了她两手的脉象之后道:“夫人发病之前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

男子一时也想不起来

“你们两人是做什么工作的?”陆明杨问到。

“我是警察,我爱人是老师。”男子说道。

陆明杨稍一思索,说到:“你的工作是不是有危险性,很不安全。”

“是的,局里经常有案子,早出晚归的,很不安定。”男子说道。

“那就对了,就是因为你的这个工作性质,你爱人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半年以前,你们家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事,让她的精神受到了刺激,病情加重了。”陆明杨说道。

陈国栋站在旁边,看着师父为人病人,分析病情,他从内心很佩服。

听陆明杨一说,那位警察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半年前,我儿子考上大学了,去外地上大学之后,他就慢慢变成这样了。”

陆明杨道:“这就是导致他身体变差的原因,以前有儿子在身边,她忙起来还能分散一些精力,现在家里只剩她一个人,精神一下子变得空虚了,就容易出现这种状况。”

可能是太想儿子了,当听到陆明杨分析之后,那个妇人竟然哭了起来。

陆明杨站起身在病人的头上按了起来,随着陆明杨手上的力度加强,那妇人逐渐放松了下来,边上的表情也没有先前紧张了,大约按了五六分钟,

陆明杨对男子说道:“你爱人的病无大碍,以后你要多抽时间陪陪她,有条件的话可以去你儿子的学校看看,和你儿子见面,对她来说是一种慰藉,有利于康复。”

说着陆明杨在药方上写了起来,他说到:“我开了几副中药,回去之后按时吃,吃完这些药她基本就能痊愈了,最重要的还是从精神上多照顾她。”

师父给病人看完病之后,陈国栋在师父的指导之下配好了药,陈国栋发现那个妇人来之前和看病之后,气色差别很大,他心想难道刚才师父的推拿这么有效,这才多大一会,病人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送走病人之后,陆明杨把陈国栋叫到身边说道:“人得病很多时候是七分实病,三分精神压力,人会无形中把自己的病想的很严重,这样对康复很不利。

我们做医生的首先要把他们精神的病去掉,要给他们信心,这样才能利于恢复。你看刚才这两人,其实在其他医院完全可以看好,但是一直没起色,来到我们这里,他知道我的医术高,自然心态就放松了,其实我刚才只是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按摩,说实话效果不大,这就是医生的气场对病人的影响。”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强打工小子》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3837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