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市,华夏四直辖市之一,历史久远,底蕴悠长,同时也是华夏著名的古玩集散地,每年吸引了无数商贩游客前来淘宝捡漏。


骄阳如火,炙烤着大地,沈阳道古玩市场里却依旧人来人往,讨价还价的声音不断,热闹异常。


“美女好眼光!一看就是大行家,出手就看上了我这件道光官窑粉彩婴戏瓶……”



某个地摊前,身穿深灰色道袍,头戴大号墨镜的年轻摊主一边竭力吹捧着眼前的美女,一边介绍着这只婴戏瓶的特点。同时还十分殷勤地给对方扇风,充分体现了顾客就是上帝这一宗旨。


“是真的吗?”美女皱了皱好看的眉毛,翻看着手里的花瓶,清冷的面孔露出怀疑的神色。


看这摊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很容易给人一种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感觉。


“怎么可能有假?您在这古玩街上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信誉帝’傅阳。再说,这些可都是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



提到师傅傅阳似乎有些伤感,收起手中的折扇指了指身旁的一块小木牌,只见上面写着“降妖伏魔,驱鬼捉怪”,木牌前还放着一叠黄色符篆。“要不是行业不景气,我怎么可能把这些师傅生前最爱之物卖掉……”


美女看看那块木牌,嘴角微微翘起,不在意的一笑,不过当看到那些符篆的时候,眼神中诧异之色倒是一闪而过。


“多少钱?”美女出乎意料的干脆,竟不再迟疑直接问价。


上钩了!傅阳墨镜后的眼珠子闪着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美女的着装,悄悄咽下一口口水,心里有了大概。


“一万!”傅阳伸出一根手指。


“噗!”


熟料傅阳话音刚落,旁边的正喝茶的摊主黄老头直接喷了出来。显然之前一直在关注两人的交易。



这小子家里开煤窑的吧?心也太黑了!刚才还卖一千块来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翻了十倍?黄老头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傅阳,一时反应不过来。


黄老头儿的举动把傅阳和美女弄得也是一愣。见到美女探寻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的表情,傅阳心里咯噔一下!


妈的!小爷辛辛苦苦磨了半天嘴皮子,眼看要成了,这时候你来拆台?傅阳眼珠子都气红了,微微转头,隐蔽的瞪了黄老头儿一眼。



黄老头儿恍惚间就看见面前扑过来一只杀气腾腾的猛虎,呆滞的神情瞬间清醒了过来,沟壑纵横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讪讪一笑,不再多言。


这一切不过在十几秒内完成,傅阳自信不会被人发现,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美女眼中的惊奇和玩味。


“给,一万块,你数数。”


傅阳正琢磨词儿怎么掩饰呢,没想到对面的美女已经把钱递了过来,崭新的一沓钞票,银行的封带都没动,痛快的一塌糊涂!



果然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财运要是来了你想挡都挡不住!傅阳大喜,接过钱在手里熟练的过了两遍,就连忙把那只花瓶给包好。



“谢谢,不过你那个符篆可以送给我一张吗?”美女接过花瓶,微微一笑,刹那间的美丽如百花盛开,傅阳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跳。


“能,当然能!”


在他看来,别说人家已经掏了一万块,单单是这颠倒众生的一笑,就值这一道符篆。对待美女,傅阳自认还是很有爱的。


傅阳再次吞了口口水,拿起一张符篆殷勤地递过去并说明作用……



“腿长腰细,大眼睛美丽,极品呐!”看着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美女,傅阳怅然若失,之后扶了扶墨镜,那火辣辣的眼神继续在特别的人、特别的部位扫荡,表情猥琐之极。


“小子,遇到漂亮女孩还下手这么狠,活该你没女朋友哦。”黄老头儿恢复到波澜不惊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傅阳。


老家伙胆子够肥的啊,刚才那一下居然没把他震住,傅阳看了一下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又把头转了回去。


“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儿女情长?”


傅阳仿佛变了个人,表情光辉神圣,鄙视地看着黄老头。



“老黄啊,不得不说,你这个思想很成问题啊!再说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看人!刚才那是什么人?就那套衣服明显都是名牌,没个万八千的根本拿不下来,对待这种上帝一千块你好意思张嘴吗?”


“要说看人,老头子我这双招子也不差,我看刚才那小姑娘明显气质高贵,家世必然不凡,你小心惹火烧身!”黄老头不服气道。


“家世不凡?还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傅阳不屑一顾。



“有几个臭钱?臭钱你有几个?”黄老头显然看不惯他这种不可一世的样子,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人家手指缝里漏出一点臭钱就能把你砸死!”


“你……”傅阳想反驳,又觉得老头儿说的有几分道理,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


要是那花瓶是真的,卖一万自然没什么问题。关键是……


靠!要是真的少爷我还不乐意呢!


脸色几经变换,最后傅阳一咬牙,狠狠道:“她就是再有钱,小爷我也不怕!”


哼!再怎么说本少爷现在也是正经的魂修士,放眼这大千世界都是超越熊猫的存在,何惧一个富家女!



“嘿嘿,好,小子有志气!”黄老头儿突然一改之前唱反调的举动,赞了傅阳一句,然后贼兮兮地凑过来,一脸八卦道,“对了,小子,刚才我看到的那只猛虎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你的底气所在?”


“嘶……”


对方的话让傅阳心底猛然一惊,倒吸一口冷气,自己果然还是太嫩啊,才第一次施展魂力就被人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傅阳摘下墨镜,盯着黄老头儿的脸看了三分钟,然后伸手把对方拨开。


“别离我这么近,看着反胃!”



傅阳顾左右而言他,摆明耍赖,黄老头儿也不恼,摆出一副我懂的恶心样子,嘿嘿直乐,眼睛里的戏谑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气得傅阳只想把黄老头儿头顶上为数不多的几根白毛都给揪下来!


“黄老头儿,认输吧,你看你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子,少诈我,老头子我睡觉都是睁着眼的,倒是你,小心点,眉毛上的汗珠要滚到眼里去了,嘿嘿。”


一个锐气正盛,一个老而弥坚,唇枪舌剑,毫不想让。大眼瞪小眼,这一刻,我的眼里只有你!


古玩生意就是如此,别看这条街上藏友不少,但看得多,买的少。不然怎么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呢。



这不闷得实在无聊,两人又开始了这种斗眼力的游戏,自从认识黄老头儿的半年以来,这种游戏两人玩了几十次,至今傅阳保持着完败的记录,要不是赌注不大,都是地摊上的一些小玩意,傅阳估计现在输的裤子都穿不起了。


“最痴情的男人像海洋,爱在风暴里逞强……”



“我去!这谁呀,偏挑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傅阳愤愤地看着黄老头儿从自己地摊上挑走一幅字画,脸上还戴着“我手下留情”的恶心样,原本发红的眼珠子更红了!


“喂!你谁呀!”傅阳接电话,语气恶劣之极。


“混小子,吃枪药了!说话这么冲!”


听到电话里笑骂的声音,傅阳一哆嗦,暗呼侥幸,幸亏刚才没说什么出格的话。


“老妈啊,我……我就是开玩笑呢……没忘,没忘,我一会儿就到……”


挂断电话,傅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冲正扇着蒲扇,喝着凉茶的黄老头儿道:“老黄,今儿本少爷有事儿,咱们明日再战!”



“随时恭候,话说自从认识傅老弟之后,老头子我的收入明显见涨,一下子从温饱就跳到小康了,看来老头子我的幸福晚年多半要落在傅老弟你的身上喽!”


黄老头儿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


傅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在那,显然被刺激得不轻!


“行!老黄,早晚有一天,少爷我让你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说罢背起硕大的双肩背包,转身匆匆离开。


“有趣的小子,看来津门市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至少不再像以前一样闷得发霉。”黄老头望着傅阳的背影脸上露出诡异笑容……


今天是一周一次的家庭聚会,同时好像还有什么大事要宣布,老妈早早就警告傅阳,绝对绝对不能迟到,否则……


否则什么?傅阳也是这么问的,结果只有老妈恐怖之极的两声冷哼,吓得他电话差点儿没抓住!


而且关于自己得到异界魂修士传承,傅阳心里也有诸多疑惑,有些问题虽然不能直白都说出来,但是旁敲侧击打听一番还是可以的。


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一些事,傅阳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外公不是一个简单的老头。


难道自己的外公就是传说中大隐于市的世外高人?背后掌握着一个神秘的组织,为保护地球而战斗?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极品鉴宝师》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6869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