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阳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记忆里就从没有过父亲的影子,他也不敢多问,因为每次提及这个话题,自己老妈就沉默不语,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


当然这不代表傅阳缺少爱,家在他心中一直温馨神圣的地方,慈祥的外公、宠爱自己的小舅、一根筋的表哥、当然还有自己的极品老妈。


“咔嚓!”


“老妈,我回来了。”


傅阳进门放下背包,一边换鞋一边道。


“宝贝回……呔!何方妖孽,敢来我家撒野!”


左手拿着半截胡萝卜右手举着菜刀的傅叶刚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就看到一个道士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噌的一下就跳了出来。


弯腰换鞋的傅阳一听这话心了暗叫一声糟糕,我滴亲娘诶,我不就是换了套衣服吗?咋还成妖孽了?


“哒哒哒!”


听着杀气腾腾的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老妈傅叶天神下凡一般彪悍的形象,傅阳腿一软直接给跪了。


“女侠饶命!”


“宝贝,你是不是不要妈妈了。”


“不是!”


“真的?”


“真的!”


“你骗我怎么办?”


“……”



看着老妈伤心欲绝的样子,傅阳感觉自己头胀了好几圈,解释无数遍自己不是真出家,只是随便玩玩而已,无奈老妈死活不信,难道自己的信誉度这么低?


“老妈,你不知道,自从换了这身道袍之后,你儿子的营业额翻着翻儿地往上涨,你看就今天上午就赚了这么多。”


傅阳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看样子有五千多。


“哦?是吗?”


擦擦眼里的泪花,看着眼前红彤彤的钞票,傅叶大眼睛眨了眨,突然脸色一变。


“你小子是不是又坑人了?”


傅叶右手拧着傅阳的耳朵,怒气冲冲地质问。


“哎呦!疼!老妈你轻一点。”


这才拿出五千就这么大惊小怪,要是我把一万块都拿出来还不把我吃了?傅阳一边欠着身子缓解疼痛,一边忍不住的腹诽。


“我告诉你多少次,做生意要脚踏实地,别整天走那些歪门邪道。”傅叶不但没松手,反而加重了力道,疼的傅阳直咧嘴。


“我那是凭眼里吃饭,什么叫歪门邪道?”


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否定我的人品,但不能否定我的职业精神!就是亲妈都不行!


“呦呵!长本事了,敢和老娘顶嘴!我看你的耳朵是不想要了!”


办了坏事儿还死不承认,傅叶更是火冒三丈,打定主意要给傅阳点儿教训尝尝!


“咔嚓!”


这时候又一声开门声响起,进来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者和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


傅阳目光一瞥,见到这两人,激动地眼泪汪汪啊。


来的太及时了!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趁老妈傅叶一分神,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往两人身后跑,嘴里还喊着救命。


傅叶见儿子居然敢“暴力抗法”,更是不依不饶,抄起茶几上的鸡毛掸子就追。


刚进来的两人完全不知道这是唱哪出,就这么看着母子俩你追我逃。中年还兴致勃勃的给傅阳加油,丝毫不在意傅叶足以杀人的眼神。


“都给我停!鸡飞狗跳的成何体统!”白发老者皱了皱眉,冷哼一声。


“就为这么点事儿,就闹得鸡犬不宁的?”老者听完事情的始末,诧异地问。



“老姐,不是我说你,你那套理念更本就不对,把你侄子毁了还不够,现在还要毁你儿子。”中年人,也就是傅阳的舅舅傅啸天,啃着手里的苹果,跟着起哄。


“你看看把我外甥吓得,脸都红了,至于么。”


饶是傅阳脸皮超厚,听了舅舅这话也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我这哪是吓得,累得好不好。


“你闭嘴,我侄子现在怎么说也是派出所副所长,怎么就毁了。”傅叶不敢跟老爸叫板,但收拾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还是不成问题的。



傅阳的表哥傅明是傅叶一手带大的,听话懂事,从不让大人操心,简直就是好孩子的榜样,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怎么回事,对自己亲儿子还不如对自己的外甥好。



“怎么了,他能把自己的亲老子抓紧号子里管三个月,就应该直接把他扫地出门!”傅啸天毫不退缩地瞪着傅傅叶道,“姐,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他那个副所长的位子还不是你找的关系?单凭他那个愣头青能当上副所长?”


“傅明抓你,那也是因为你狗改不了吃屎!烂赌鬼!”


傅阳见舅舅成功地挑起了老妈的怒火,悄悄起身,跟外公打了个手势,准备打道回府。至于舅舅,就自求多福吧。


“站住,傅少爷,您这是去哪啊。”


猫着腰走到门口的傅阳身体顿时僵住,回头正看见老妈冷笑着看自己,舅舅则做了一个口型,傅阳看的明白,俩字“叛徒”!


“行了,行了,见面就吵,有完没完。”傅老爷子咳嗽一声,开始打圆场,而这时候大家就坡下驴,打扫战场。


傅老爷子虽然很少发表意见,很多事情由着儿女的性子来,但只要说话,那就是最高纲领,不容质疑!


“对了老妈,你不是说今天有大事宣布吗?什么事儿啊?”傅阳嬉皮笑脸的凑到老妈傅叶的跟前问道。



傅叶瞪了儿子一眼,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随后清了清嗓子郑重道,“我宣布一个喜讯,今天傅明带女朋友回家,到时候热情一点儿啊,尤其是你傅啸天,敢拉着张臭脸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傅啸天虽然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嗯了一声。


表哥傅明能找到女朋友?傅阳吃惊不已,死心眼儿也有开窍的时候?



对于自己的表哥,傅阳一向是尊敬加敬畏的,就像舅舅说的,那可是能把亲老子送进去的狠人,这种人必须牢记,不过亲近就算了,免得玩火自焚。



中午十一点五十五分,表哥携女朋友白雪准时驾到,全家欢迎。并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共进午餐,席间就一些基本问题,双方交换了意见,最后,傅叶代表傅家全体邀请,希望对方常来,白雪委则婉地表示接受……


“宝贝,你表哥都有女朋友了,你什么时候给我领家来一个啊?”送走白雪两人,傅叶往沙发上一坐,对傅阳问道。


果然,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这么快就有麻烦找到自己了。


“是啊,我表哥都找到女朋友了,还是一警花,挺意外的。”傅阳干笑着道。


“回答我的问题,别避重就轻!”傅叶把脸一板,直勾勾地盯着傅阳,根本不上当。


“老妈,我今年周岁才二十二,着什么急啊?”傅阳祭出最后的底牌,同时给舅舅打眼色。


傅啸天装作没看见,自顾自地道,“大外甥啊,二十二已经不小了,法律都允许你胡搞了。”


我去!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不就是上午的时候当了次逃兵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儿孙自有儿孙福,找对象这种事儿急不得。”老爷子一开口,傅叶姐弟全哑火。


到底是家里的泰山北斗啊,威慑力真不是盖的。傅阳给外公一个感激的眼神,傅老爷子云淡风轻的一笑,高手风范显露无疑。


见外公起身回屋,傅阳赶紧屁颠屁颠地凑过去搀着,还回头做了个挑衅的眼神,气得傅叶牙痒痒。



其实傅老爷子虽然年近八十,但是耳不聋眼不花,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斗得过小偷,打得过流氓,远没到要人搀着的地步,但是不能打击外孙的孝心吧?虽然这孝心不怎么单纯……


“你不该干嘛干嘛去,还赖在我这干什么啊?”傅老爷子躺在摇椅准备小睡一会儿,却见傅阳没有一点儿要走的意思。


“嘿嘿,我陪您说会话,解解闷。”傅阳拿了个小马扎坐在傅老爷子跟前,随后拿起扇子给老爷子扇风纳凉,十足的乖宝宝模样。


“是不是有事儿求我?混小子,跟姥爷还耍心眼儿。”傅老爷子虽然是批评,可看神态怎么也是享受居多。


“还是姥爷您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来了。”


傅阳先是一个小马屁送过去,随后从胸前掏出两面绣着阴阳鱼的荷包。


傅老爷子一见荷包,脸色骤然一变,不过眨眼之间就又恢复到之前的从容淡定。


“姥爷,您是不是就是身怀绝技的世外高人?”傅阳满脸期待的望着傅老爷子,那样子就像手持彩票等待兑奖的彩民。


“身怀绝技?还世外高人?你姥爷的本事都传给你了,就等着你继承咱家的盛雅斋了,哪还有什么绝技?”傅老爷子奇怪的望着傅阳。



傅阳之所以会在沈阳道摆地摊,完全是按傅老爷子的安排,进行历练,将来继承老爷子的一手创办盛雅斋古玩店,所以感觉外公的话也有道理,但是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您怎么会给我这样一个荷包,还让我务必随身带着?”


“嗨!这是你姥爷我当年收古董的时候淘的,感觉不凡,就给你了。”


“真的?”


“比真金还真!”


到底是老江湖啊,说瞎话表情一点漏洞都没有,这份炉火纯青的功力傅阳想不佩服都不行。


“你小子怎么想起打听它来了,难道这个荷包有什么不对?”傅老爷子笑眯眯地问道。


“没有!”傅阳果断摇头,这要是让外公知道自己吃掉一个异界灵魂的事,把他老人家吓出个好歹,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真的?”


“比真金还真!”


狡猾的小子!傅老爷子心底笑骂一句。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极品鉴宝师》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686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