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摆脱老妈的拷问,傅阳晚饭都没吃,从傅老爷子的屋里出来就直接滚回自己的出租屋了。


傅阳傅明虽然从小一块儿长大,但待遇可是千差万别。傅阳从小就在古玩方面天赋惊人,颇受老爷子宠爱,零花钱从来没少过。



傅明身为傅家的长子长孙,却一心想成为好警察,对于家里的古玩店更是不管不问,经济上获得的支持自然少的可怜。到现在还得跟老爷子他们一块儿生活。


冲了个凉,傅阳就盘坐在床上,开始自己的修炼大业。


这是傅阳从魂修士的记忆里获得的异界功法《九天圣火诀》,据说是异界公认的神诀,没有之一。


号称一切灵力无不可炼化!



按照魂修士的记忆,所谓的异界其实也进入了末法时代,天地灵气微乎其微,只是勤劳勇敢的异界人民,刻苦攻关,勇于尝试,大胆创新,发现灵魂也是一种可供修炼的灵力!


虽然这种灵力并不纯粹,含有诸多杂质,但这显然并不是问题,随后各种奇怪的修炼功法出现,重启修炼时代。



这是真正的野蛮时代,一切生灵皆可杀戮!一切功法皆可掠夺!傅阳吞掉的这个魂修士也正是因为身怀《九天圣火诀》的消息走漏,引来了无数强者围攻,最后自爆而亡!



显然这个倒霉鬼的霉运并没有走到尽头,天阶魂修士灵魂自爆的巨大能量让他撕开层层位面来到地球,本欲夺舍重生却遇到了身带护身符的傅阳,最后成为灵魂养料……



不过天阶灵魂确实不是那么好消化的,即使拥有《九天圣火诀》的傅阳也不例外,一大堆灵魂本源堆在身体里,让他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


要知道傅阳现在也只是一个刚刚踏入修炼之门的黄阶低级的武林低手而已,纵然是在自爆中本源受创的天阶灵魂也是他要仰望的存在!



傅阳双目微闭,神色肃然,意守上丹田,随着双手飞快舞动,结出一个个玄奥的手印,巨大的能量消耗下,他脸色渐渐苍白。不过体内荡出一道道诡异的波动,令他不安的心情有所舒缓。


望着识海深处黄豆大小的魂火黄色不断加深,傅阳的心情激动不已,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就要成功了!


魂修士的实力主要看体内魂火的强大与否,魂火的每一次进化,魂修士的实力都将暴涨,傅阳都感觉自己有些迫不及待了。


“最痴情的男人像海洋,爱在风暴里逞强……”


“我靠!靠!靠!是哪个王八蛋,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和老子有仇是吧!”


最后的关头,傅阳甚至都能看都黄色魂火里夹杂的一丝蓝色了,这时候居然来了一个电话!


尼玛!坑爹啊!



望着被打回原形的魂火,傅阳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好不容易才调节好混乱的气息,听着还在响个不停的铃声,傅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把对方拉黑了。


“咦,老大?这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傅阳眼珠转了转,没啥头绪。


“喂,老大,稀奇呀!这都过了十一点,你居然还醒着。”


老大名叫庞志,傅阳大学时代宿舍的老大哥,面和心善,唯一的缺点就是嗜睡,绰号“通天觉主”。


“别提了,小三儿,哥哥遇上大麻烦了。”庞志的情绪不怎么高,声音没精打采的。


“别叫的这么暧昧,叫我老三或者傅阳都行!”


我讨厌别人叫我小三儿!傅阳心底怒吼。


“哦。”庞志表示了解,“三儿,你明天有空没?”


“没!有!”傅阳咬牙切齿道。


“别闹了,三儿,真有事,明早哪都别去,在家等我啊。”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傅阳莫名其妙,这都哪跟哪啊?


手机直接关机,蒙头睡觉!


果然,第二天傅阳还在梦乡里的时候,就被庞志催命似的叫了起来。


看着老大手里拎着的包子、豆浆,傅阳生生忍住了把他踹出去的冲动!


“三儿,赶紧尝尝,这可是我特意给你买的,正宗狗不理,祖传手艺,秘制馅料,还热着呢!”


庞志轻车熟路,直接从厨房拿来碗筷、醋碟,一一摆好,讨好地看着傅阳。


看着傅阳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包子,他才松了口气,看来今天的事儿十有八九是成了。


“怎么样?味道还行吧。来再尝尝豆浆。”庞志也不吃,就在一边伺候着,低眉顺眼的跟个小媳妇似的。


傅阳吃了口包子,喝了口豆浆,把筷子一放道:“行了,老大,我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一个窝里生活了四年,对方的脾气秉性早摸了,自己老大是不错,但还没不错到每天早起给自己早餐的地步。


“嘿嘿。”庞志搓搓胖乎乎的大手,还是有些羞于启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傅阳那么厚的脸皮的。


“三儿啊!今儿跟哥哥我去表白呗。”支支吾吾了半天,庞志才把话说出来,然后期待地看着傅阳。


“我去!就这么点事儿啊?不就是帮你壮胆么。没问题!”傅阳一口答应下来,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再说就自己老大这吨位能找个女朋友也挺不容易的,也不知道这身膘他是怎么吃出来的。


“不是壮胆那么简单,要是……万一……万一我失败了,你得给我顶上!”说罢,也不管傅阳什么反应,埋头吃包子。


神马?我得给你顶上?


傅阳一时间感觉自己聪明伶俐的大脑不够用了,难道自己这就备胎了?


靠!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备胎了?


“不是,老大,你真看得起我,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我就顶上?我顶个毛啊!”


这时候傅阳彻底淡定不了了,好家伙,为了您几个包子,我就得把后半辈儿压上,这包子是不是贵了点儿?


“三儿,你别着急,听我说嘛。”


庞志按住暴怒而起的傅阳,急忙道:“就是走个过场,肯定不会真看上你的。”


老大的话让傅阳松了口气,不过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靠!本人英俊潇洒小帅哥一枚,怎么就肯定看不上我呢?


“那万一看上我了呢?”傅阳怀疑地问。



“看上你?”庞志看了一眼这个自恋的家伙道,“三儿啊,别怪当哥哥的说话难听,咱们当初寝室四个人都留在了津门,为什么我不找老二和老四,偏偏找你呢?嗯?”


说着庞志还朝傅阳扬了扬下巴。


我去!你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还有脸鄙视我?虽然我帅的不那么明显,但秒杀你足够了吧?



“退一万步讲,就算那女孩真这么不开眼,看上你小子了,你也不吃亏啊,官二代,大警花。你小子就偷着乐去吧!”庞志一副你小子捡了大便宜的表情。



“我靠!叔能忍婶都不能忍了!老大,今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到!”傅阳当即拍板,决定给庞志点儿颜色看看。



路上,庞志东拉西扯,嘴就没停过,从回忆大学时光到畅想华夏足球;从明星聊到美女,从美女谈到汽车,傅阳都奇怪,这才一个多月没见,这货嘴皮子咋这利索了?


“老大,说了一路累不?来喝口水。”傅阳很好心的递过一瓶矿泉水。


“不累不累,最近正减肥呢。”庞志眼神有些闪烁。


“三儿,哥哥这新车怎么样?最近刚换的装备。”


“宝马5系,还是国产的,和你庞家大少的身份不配套。”



傅阳有些好笑,老大真是没话找话了,一块相处四年,宿舍谁不知道这厮是混的最惨的富二代了,家里珠宝店开了一堆,大学的时候骑辆自行车都是二手的……


“我说老大,你不会有事儿瞒着我吧?”傅阳似笑非笑地望着庞志。


“没……没有。”


庞志死不承认,傅阳也不着急,眯着眼睛听音乐,他相信纸是包不住火滴!


“三儿,接着。”


宝马车停在派出所门口,庞志从后备箱里抱出两大束玫瑰,一看就知道早有准备。


傅阳心不在焉地接过花,跟在庞志后面。


奇怪,这不是表哥的地盘吗?没听说他们所里有什么官二代啊?


“混蛋!竟然让这个贱人抢先一步!”


一进大门,就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抱着玫瑰花表白,旁边还有不少人起哄。


庞志一见那人就恨得咬牙切齿,看样子那人也是津门贵族圈子的二代。


不过傅阳已经没心情管什么二代,因为他总感觉那个被表白的女孩,背影很眼熟!


“李浩,我说过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走吧。”


听到女孩的声音,傅阳心里一哆嗦。


妈的!


这下事情大条了,庞志你个死胖子是要害死我啊!


傅阳也没管前边的庞志,抬腿就往外走!


死道友不死贫道,老大你自求多福吧。


不得不说,当逃兵也是会当出惯性的,像傅阳这样说走就走,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表弟?你怎么在这儿?”傅阳刚到大门口,迎面正碰上来上班的表哥傅明。


“哈!是啊,我怎么在这儿?”傅阳干笑,心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极品鉴宝师》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686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