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阳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撒过无数谎,骗过很多人。但今天无疑是他二十多年来遇到的最大考验。


我怎么在这儿?


难道我能说我是和朋友商量好来这里撬表哥你女朋友的吗?


没错!那个被表白的女孩,正是昨天被傅明带回家共进午餐的女朋友白雪!


之前光看背影傅阳心里还有一点侥幸,但一听声音,傅阳就果断跑路了。


谁想到被傅明堵了个正着。



不过,让他骗自己的表哥,他还真干不出来,傅明虽然实心眼、一根筋,但对傅阳真心不错,只是傅阳自己心虚不敢和自己的表哥走得太近罢了。


“哦,对了!”傅阳低头一看手里的玫瑰花,计上心来。


“表哥,我听说里面有人打我未来大嫂的注意,我特意给你准备了玫瑰花,你赶紧去把他PK掉!”


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白雪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其中就有傅阳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的庞志!


那货见李浩表白失败,正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一点都没注意到某人已经有杀人灭口的心了。


傅阳趁自己表哥表白的机会拉起庞志就跑,直到上了宝马车,傅阳才算松了口气。


“我说三儿,你跑什么啊,我还没表白呢?”庞志擦了擦头上的汗,不解道。



“闭嘴!老大,我差一点儿就被你害死啊。你知道那女孩是谁吗?”没等庞志接话,傅阳直接道,“那是我表哥的正牌女友,昨天刚刚通过我们全家认证的!你居然去挖他的墙角,还让我当帮凶!”


“是吗?嘿嘿!真巧!”


这时候,庞志也知道自己干了件多么蠢的事,挠头不已。


“行了老大,此事到此为止。反正我表哥先下手为强了,你还是另寻芳草吧。”傅阳劝道。


“我是无所谓,可就是怕有些人不死心啊。”庞志幸灾乐祸地看着派出所大门口。


傅阳顺着目光望去,正看见表白失败的李浩把手里的玫瑰花丢进门口的垃圾桶里,嘴里骂骂咧咧,后边的几个跟班小心翼翼地跟着。


“唔……看来这的确是一个麻烦。”


傅阳点点头。


“算了,我去和他商量商量。”


倒不是傅阳爱管闲事儿,只是总感觉挺对不住自己表哥的,权当是一点儿补偿吧。


庞志傻眼,这种事儿也能商量商量?还是和李浩这种贱人?


“兄弟,看开点儿,天涯何处无芳草嘛,只要你去用心找。”傅阳拍着李浩的肩膀,很自来熟地说道。


“我操!这货谁呀?一身地摊货也好意思跟李少称兄道弟?”


“就是,李少的肩膀那也是能随便拍的?”


“看着吧,李少正愁没处发泄呢,这倒霉蛋儿居然往枪口上撞,嘿嘿……”


李浩身后跟班,看白痴似得看着傅阳,嘴里嘀咕道。


“啪!”



李浩直接拍掉肩膀上的手,指着傅阳的鼻子道,“小子,今天要是换一个地方,少爷我非揍得你连亲妈都不认识!草!什么玩意!敢来看本少爷的笑话!呸!”


身为津门市排的上号的纨绔,李浩当然不是怕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只是这里面还有一个津门市最大的官二代,他就得收敛一点儿了。


看着身上的一口吐沫,傅阳眼珠子都快喷出火来了。


这他妈什么怎么回事儿,我好心好意安慰你几句,不感谢我也就罢了,你还敢啐我!难道老子天生长了一副软蛋相?


李浩推开傅阳走过去还没几步,一个跟班凑到李浩身旁耳语了几句,顿时李浩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满头黄毛都立起来了!


提着那跟班的脖领子道:“瘦猴儿,你看清楚了?”


见瘦猴儿肯定地点头,李浩一个箭步就窜了回来。


“草!那小警察的玫瑰花是你小子给的?你他妈想死是不是?”


说完也不待傅阳回答,李浩一个耳光就抽了过来!


“嘭!”


“嗷呜!”


才来到傅阳近前的李浩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尼玛!老虎不发威,你还真拿小爷当病猫了?


傅阳收回侧踢出去的腿,心里爽极,刚刚的阴霾一扫而空。


“你……你他妈敢打我?”李浩挣开几个手下的搀扶,弯着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傅阳,不可思议道。


“呸!打你怎么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酒色过度的猥琐样,也来追求白雪?以后离我未来大嫂远点,不然还揍你!”


傅阳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格,早就忍受不了李浩的飞扬跋扈,没想到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放下狠话,傅阳扬长而去,庞志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的傅阳,竖了根大拇指,佩服的五体投地,牛人啊!津门的一大纨绔说踩就踩了。


李浩和他的一群跟班也傻眼了,这小子到底谁呀?


津门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狠人!敢当面威胁堂堂李少,到底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有恃无恐?


“查!瘦猴儿,我限你明天之前把这混蛋的底细查清楚!不然就给我滚回百草堂卖药!”


津门市作为京师门户,自然也是达官显贵的聚集地,李浩虽然纨绔,但也怕踢到铁板。


“李少放心!我一定一查到底。”


瘦猴儿吓得一哆嗦,赶紧保证。在百草堂卖药累死累活也挣不了几个钱,哪比得上在李少身边有钱途。


“三儿,你到家了。”宝马车停在傅阳家楼下,庞志提醒道。


“哦,是吗?”傅阳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没有一点儿要下车的意思。


车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老大,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


傅阳目不转睛地盯着庞志三分钟,庞志举手作投降状。



“我错了,其实……都怪那个李浩和李家的老不死,不好好卖他们的草药,偏偏想染指珠宝市场,还想攀上白市长这棵大树,你想我老子能看着自己的对手崛起吗?”


“所以你就拉上我一起当搅屎棍?”傅阳平静地问道。


“不是一起,主要还是靠兄弟你的,哥哥我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庞志谦虚地摆摆手,自叹不如地说道。


我去!这是夸我吗?


不过,白市长……白雪,看来昨天我这个未来大嫂也没说实话啊,直辖市的市长也算是普通公务员?那什么级别才不普通?


“兄弟果然是用来出卖的,老大你为了自己解决麻烦,就丢给我这么一个大麻烦?”



“三儿,这你可真误会哥哥了,本来就是想让你去搅和一下,别让李浩那个贱人得逞就行,然后我来拉仇恨,你就去三亚玩个十天半个月的,我想那李浩也不会为这点儿破事儿死咬着你不放。”


说着,庞志还真从包里拿出一张津门飞三亚的机票。


“不过,我实在没想到兄弟你拉仇恨拉得这么厉害,现在去三亚肯定不行了,我安排你出国吧。”


“出国?你怎么不把我送到月球?”


“这个……哥哥我弄不到票啊?”庞志为难地挠挠头。


“滚!”


傅阳当然不可能出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方丈,自己的亲人可都在津门呢,万一李浩那厮找不到自己拿他们撒气怎么办?


更何况区区一个纨绔子弟,他还不放在眼里,傅阳继承了魂修士几百年的记忆,还从没听说过哪个魂修士被人普通人撵的满世界乱跑。


要是李浩真敢来找麻烦,傅阳不介意给这个家伙一个刻骨铭心的回忆,顺便帮表哥扫除情敌!


次日清晨,某豪华别墅内。


“这个……瘦猴儿,你确认查清楚了?就这么简单?”


李浩靠在沙发上一手拿着小刘收集的关于傅阳的资料,一手揽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没错少爷,昨天我从好几个渠道打听到的情况大同小异,那小子屁大的背景都没有,就是一个土鳖。”瘦猴儿低着头,目光死死地盯着脚面,但害怕还是让他暗自吞了口口水。


“原来还以为怎么着也得是一个土豪,草!没想到竟然是一土鳖。”


李浩发泄似的在女人身上狠捏两下,惹来对方不满的娇哼。


妈的!这小妖精越来越迷人了,昨天在她身上折腾了一晚上,还没喂饱。



“少爷,要不我带几个人废掉这混蛋身上几个零件,给您出气?”身为狗腿子,瘦猴儿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只有主子高兴了,自己的日子才会好过。


“不用!”



出乎瘦猴儿的意料,李浩一口回绝,深陷的眼窝里射出一道精光,脸上邪邪一笑道:“好久没碰到过这么极品的猎物了,这次本少要亲自出马!”


听着李浩森冷的声音,瘦猴儿干瘦的身体微微颤抖。


记得上次听到这种声音,李浩把一个和他抢女人的小白领打残了五肢!手段残忍至极!


在李浩等人计划怎么折磨傅阳的同时,傅阳的资料也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手上。



不过对方明显比瘦猴儿神通广大的多,厚厚的资料一大叠,几乎从出生到现在,事无巨细,应有尽有,甚至傅阳自己都不见得有这么了解自己。


然而那人越看眉头皱的越深,惊讶、气愤、郁闷各种情绪堆在脸上,表情精彩之极。


“阿嚏!”


“阿嚏!”



一身道士打扮的傅阳刚出门就连打两个喷嚏,百思不得其解,像自己这种“温良恭俭让”的好青年,背后竟然也有人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极品鉴宝师》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686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