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市南郊,一道高大的过分的院墙分外显眼,警卫森严的大门前挂着“津门市第九研究所”的牌子。


坊间传言,这牌子只是一个掩饰,其实这是一座重刑监狱,专门负责关押那些落马的高官。


不过也有人说这是一处新建的疗养基地,因为经常有人看见这里运进各种名贵树木、花卉。


各种传言有理有据,给周边的百姓提供了丰厚的谈资。


“津门市第九研究所”的一栋大楼内,一个面色清冷的美女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牙齿咬得吱吱响。


如果傅阳见到这个美女一定会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那个被他坑了一万块的冷艳美女,如果他看到美女手里资料,恐怕立马就会跑路!



“队长,我看这个人就算了吧,别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前几次的事情难道教训还不够吗?”美女对面坐着的一位中年男子小心建议道。


“我知道这是个混蛋,但这却是一个有本事的混蛋!你看看全国各地的龙组小队,有哪一队像咱们这样,连基本战斗人员都配置不齐?”


冷艳美女放下手里的资料,拍了拍发胀的脑门,很是无奈。


“队长,你也别着急,组建一支龙组小队哪有那么容易。我想上面会理解的。”



虽然眼前的女孩比自己小很多,但张强对她心服口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黄阶巅峰武者不说,更是接下了独立组建龙组小队的任务,这可不单是有实力就能办到的,背景也必须够硬!


“对了,这家伙的家庭情况了解清楚了吗?”


龙组选拔队员,实力还在其次,首先必须要政治清白,否则一切免谈。


张强嘴唇动了动,没说话,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


“嗯?怎么就这么点儿?”美女语气有些生硬。


也难怪她不高兴,这些资料都是近二十年以来的,然后其余的就一句话,祖籍北河省某县。


连这家人二十年前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这点儿东西能看出什么来?


“队长,咱的权限不够!”张强语气凝重。


“权限不够?”


美女很吃惊,张强是自己从燕京带过来的老人,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但是龙组小队的权限不够,这难道不是开玩笑吗?



“我开始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也感到十分奇怪,再怎么说通过咱们龙组内部系统查到的资料也不应该是这么点儿,可当我再往深里调查的时候,立刻受到警告,显示SS级机密,无权查阅!”


“SS级机密?”


美女吓了一跳,她出身燕京大世家,比张强明白SS级机密身份的强大,要知道,重要国家领导人的直系亲属也不过是S级机密而已。


“更恐怖的是才过了不到三分钟,龙组总部的朱副组长就打来电话,严厉警告了我一番。”


说着张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后怕不已。


“朱副组长?”


美女感觉自己大脑已经不够用了。


朱副组长,那可是龙组三大柱石之一,半只脚踏入天阶的超级强者!就这么点儿小事儿就把他老人家惊动了?


“队长,要不这个傅阳就算了?”


像这种情况,对方身份不是特别危险,就是特别重要,无论哪样都不是他们现在能招惹起的。


“咱们还是再考察考察吧。”


美女想了一会儿还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她又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风险呢?只是这个傅阳的实力实在是太让她眼馋了。


沈阳道古玩市场。


“老黄,你不会真的是睁着眼睛睡觉的吧?”


傅阳郁闷的看着黄老头儿又从自己地摊上拿走一副字画,心里的挫败感就别提了。


这他娘的也太邪门了,自己耳聪目明的大好青年完败给一个老眼昏花的糟老头儿?这不科学啊。


“承让,承让。”


黄老头儿客气地拱拱手,傅阳狗咬刺猬,无处下嘴。


“李少,你看!那小子就在前面,穿着道袍的那就是。”


瘦猴儿指着傅阳,谄媚道。


“不错,不错,瘦猴儿这次的事儿给你记头功!”


李浩赞许地看了瘦猴儿一眼,便迫不及待地杀了过去,瘦猴儿及另外两个手下紧随其后。


这是李浩多年踩人得出的宝贵经验,三个人!这是踩人最合适的数字。


少于三人,有被人反虐的危险;多余三人,只见拳脚不见人,缺乏观赏性。


三人,既能体现自己人强马壮的气势,又能展现敌人苦苦支撑,最终求饶的悲催。


“哗啦!”


李浩来到傅阳的地摊前,随手拿起一个卖相不错的花瓶,然后手一松,花瓶应声而碎。


瓷器碎裂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对这条街上绝大多数藏友而言还是十分敏感的。


傅阳的古玩摊前一下子围了不少人,李浩对这种效果很满意。


“傅阳是吧?还记得少爷我是谁吗?”


李浩轻蔑地打量着傅阳,嘴角扯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呦呵,这不是李少吗?怎么昨天被我一脚踢得不过瘾,想来一段昨日重现?”


看着李浩有些扭曲的面孔,傅阳感觉很爽,连在黄老头儿身上受的一肚子气都消散了不少。


“行!都这时候了还跟我嘴硬是吧,给我砸!”


李浩一挥手,冷冷地看着三个手下冲上去,看着敌人的饭碗被自己一点点儿粉碎,让他有一种特别的快感。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像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自己放过他,然后自己再把他狠狠地踩在脚下蹂躏!


“李少,砸完了。”


三个手下砸完回到李浩身后恭声道。


“哦……嗯?砸完了?”


李浩一愣,这情节不对啊,那土鳖还没向自己求饶呢,怎么就砸完了?


再看看那土鳖的表情也不对啊,这时候还笑容满面地立在那儿,跟没事儿人似的,难道这不是他的摊子?


他不知道,这时候傅阳心里也乐开花了,砸吧,砸吧,反正到时候都是你买单,有你哭的时候!


“瘦猴儿,你调查清楚了,这真是这土鳖的摊子?”


李浩拉过身后的瘦猴儿,小声道。


瘦猴儿也感觉事情蹊跷,不过情报上就是这么写的,只好硬着头皮道:“没错李少,就是这个摊子,难道是这家伙吓傻了?”


“吓傻了?也有可能!”


李浩点点头,挥挥手道:“去!给这家伙松松筋骨,让他清醒清醒。”


看着这三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傅阳诡异一笑,隐藏在宽大道袍里的手隐蔽地挥舞几下,三道魂力没入三人的额头。


“既然你们三个这么喜欢当狗腿子,那我就让你们当个够!”


随着傅阳话音落下,三人的身体骤然止住,眼神茫然空洞。


“都给我趴下!”


这时,李浩惊恐的看见自己的手下,像哈巴狗一样趴在傅阳的脚下,情形诡异无比!


“看不出来,这小道士还真有两下子!”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没准将来能修成正果呢。”


“该不会是骗子团伙吧,现在的骗子什么手段都用的。”


围观的人群小声议论,各持己见。


骗子?李浩也希望自己是骗子,可是这个真不是啊!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李浩勉强抬起颤抖的胳膊指着傅阳,色厉内荏道。


“嘿嘿,李大少爷,这时候你还有心情担心你的手下?你还是想想我会对你做什么吧!”


傅阳阴森地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怎么?想跑?给我上!”



李浩刚一转身,瘦猴儿三人就窜了过去,成三角形把他围在了中间,看着他们猩红的眼睛,李浩都快哭出来了,他分明记得,自己养的藏獒饿极了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冷汗不要钱似的刷刷往下流,李浩连擦一下都不敢,生怕被这几个神志不清的家伙给生撕了!


傅阳道袍里的手指再次挥动,顿时一股血腥、残暴的气息罩向李浩。


凝重威压让空气都紧张了几分,围观的人不自觉后退几步。


“李大少,有没有感觉什么东西在你身后?”


轻柔的语气,还有点儿漫不经心的感觉,但李浩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僵硬的转过脑袋。


“啊!”


“走开!走开!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只凶残的猛虎悬浮在半空,正长着血盆大口,似乎要将他的脑袋吞进去。


李浩腿一软直接摔在地上,脸色煞白。


咦?哪来的水声?


傅阳刚要调动猛虎继续吓唬吓唬这个纨绔,就听到一阵熟悉的水声。


低头一看,李浩屁股底下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去!这个没出息的,这就尿了?还不如黄老头儿!


人家见到这只猛虎的时候也只是出了一头冷汗而已。


嗯?黄老头儿人呢?


傅阳左右看了半天,也没找到黄老头儿的影子。


靠!这个叛徒!


平时傅老弟、傅老弟叫的亲的跟什么似的,关键时候连这点儿考验都经受不住!



傅阳看李浩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也知道差不多了,万一这把这家伙吓疯了,那可真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毕竟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也不是杀人如麻的魔头。


傅阳大手一挥,猛虎烟消云散,周围的人感觉空气清新了几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极品鉴宝师》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686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