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引子:北大荒,那些曾经的故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山海经》中有“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的记载,“大荒”一词意指整个东北。由于黑龙江地处大荒之北,因此,北大荒又是新中国建立前后一段时期里黑龙江、嫩江流域以及黑龙江谷地与三江平原广大荒芜地区的代名词。


北大荒,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东北平原上,有一户人家,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



一天,娘把她的18个儿子叫到身边,语重心长的说:“咱们家没有地,就这两间草房,你们兄弟不能糗在家里,都出去找一条生路吧。年根儿回来,我要看看你们都学会了啥谋生的本事,明白了啥人生道理。”



一年里,兄弟们东奔西走,打短工,当长工,看到的是富人吃喝玩乐,感受到的是穷人饥寒交迫。他们回来告诉娘:“这天下太不公平啦!”


娘说:“此话怎讲?”


“穷的穷,富的富,穷富不均。”


“你们想咋办?”


“杀富济贫!”


娘忧心忡忡,说:“你们杀了人,人家要是认出你们是娘的儿子可咋整啊!”


儿子们说:“我们在下巴颏子粘上大胡子,保准谁也认不出我们!”



于是,兄弟们化好装,开始了他们的杀富济贫之旅……所以,在东北,人们把那些或杀富济贫或杀人越货,或呼哨山林或奔走荒原的强人称为胡子;对那些盘踞在各个山头占山为王的一个又一个的武装团伙,民间则称他们为绺子。


常言说,狗逼急了咬人;老话说,人逼急了为匪。


在新中国以前的那些年代,关东的土匪多如牛毛,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好汉上梁山——逼出来的。



有的人因为什么事,被官府通缉,或被仇家追杀,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当口,一咬牙,一跺脚,上山吧!有的农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被地主老财逼得走投无路,一把火点着东家的粮仓,拎一把菜刀,上山吧!也有为了逃婚的,也有为了躲债的,还有图官、图财的。有人说:“不当胡子不当官,不下窑子不为太太”。说的是男人当胡子为匪、女人下窑子为妓,都是改变自个儿身份的一个契机。绺子里也传唱着这样的一首歌谣:


当胡子,不发愁,


进了租界住高楼;


吃大菜,睡妓馆,


花钱就像江水流。


枪就别在腰后头,


好似神仙真自由!


西北连天一片云,


天下耍钱一家人。


清钱(匪语,耍钱的)耍的赵太祖,


混钱(匪语,当胡子)耍的十八尊。


据说,十八罗汉是胡匪的祖师爷。在佛教中,十八罗汉有杀富济贫、普渡众生的说法。这也正好迎合了北方关于胡子来历的传说。


在我国古代,人们把宗教与各种学术流派划分为佛、道、儒三教,把社会上各行各业、各色人物划分为九流:


上九流是:一流佛主,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五流员外,六客商,七烧(烧锅)八当(当铺)九庄田。



中九流是:一流秀才,二流医,三流风水(阴阳先生),四流批(批八字、算命先生),五流丹青(书画),六看相,七僧(和尚)八道(道士)九琴棋(古时琴和围棋,标志文人)。



下九流是:一流高台(唱戏),二流吹(吹鼓手),三流马戏,四流剃(剃头),五流池子(开澡堂),六搓背,七修(修脚)八配(配种的)九娼妓。


按这样的标准划分人的等级,胡子还是上九流的上流呢。



在东北解放前的几十年时间里,美丽富饶的白山黑水曾屡遭蹂躏。先是日俄战争,老毛子和小鬼子在中国打,接着就是日本鬼子的侵略。家国破碎,饥民遍野,关东的山川大地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于是,一些不堪凌辱、不甘奴役的人们组织起来,起局,占山、建绺。乱世英雄起四方。一时间,在东北广袤的土地上涌起了千百股土匪。他们有的是纯胡子,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有的则只抢大户、吃大户,杀富济贫;也有的被招安收编,成为敌伪的帮凶;还有的既为匪又抗日,或先为匪后抗日,或先抗日后为匪,真是林林总总,很难说清谁好谁坏。


其实,很多人对胡子并不陌生。上世纪风靡一时的“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淋漓尽致的演绎了胡子的神秘。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正晌午说话,谁也没有家。


你脸怎么红了?


精神焕发。


怎么又白了?


防冷涂的蜡……


——侦察英雄杨子荣与土匪的这段对白曾经是妇孺皆知。



杨子荣,山东牟平县人。1939年被日本抓劳工到东北,在逃难时曾不幸落入匪窝,精通胡子的黑话,所以对胡子的黑话对答如流。他后来辗转回到老家,参加了八路军。1946年随部队开赴东北,转战牡丹江地区执行剿匪任务。1946年3月,部队在攻打李开江匪部的一个大据点杏树村时,遭到李匪的据险顽抗。在双方处于相持状态的情况下,杨子荣跃出掩体,独自一人闯进村子,经过几个小时的宣传,迫使400余名敌人放下武器投降。不久,杨子荣升任团部直属侦察排排长,以卓越的侦察才能和机智勇敢的精神,活捉国民党保安旅长、牡丹江一带匪首“座山雕”,胜利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艰险的侦察任务。1947年2月23日,在海林北部梨树沟追剿残匪时英勇牺牲,时年31岁。东北军区司令部授予他“特级侦察英雄”的光荣称号。



我的一个舅舅也参加过剿匪。1946月3月,萨尔图(注:蒙古语意为有月亮的地方;原属黑龙江省安达县管辖,后划归大庆油田,现已成为大庆市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和通讯中心)解放。他在这片有月亮的地方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后来一路南下,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再后来,他随军进入江西,进行发动群众、建党建政、清剿残匪、建立民主新秩序的工作。江西解放以后,他留在了庐山的警卫部队。在龙光射牛斗之墟,离休以后正在颐养天年的舅舅跟我说:“我参军以后,先是在地方剿匪。那时,土匪真多,真凶!那年,曾有一百多号土匪偷袭萨尔图火车站,被车站守卫人员击退。经过围剿,又在萨尔图西大庙枪毙了8名土匪,他们才慢慢的消停下来。我的老班长就是在剿匪时牺牲的,他可是从延安来的老同志啊!”老人家不胜感叹唏嘘。接着,他脱下自己的鞋袜,指着自己右脚背到脚跟的贯穿伤口,说:“看,这是我当班长以后,和土匪在正亚街(注:原名双安镇,为黑龙江省安达县老县城,后改正亚街;1946年9月,为纪念剿匪牺牲的革命烈士王任民改为任民街;现为安达市任民镇)打了一仗,负的伤……”



说来世事就是那般难料。我的另外一个舅舅,却选择了一条与他弟弟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他出没山林,在小舅舅参加东北民主联军之前就当了胡子。



那时,大股的绺子都配有四梁八柱,以四梁为核心,以八柱为骨干,就像现在一个单位配备领导班子一样。哪四梁?一是顶天梁,是一支绺子的总头目,黑话叫大柜,又叫大当家的、瓢把子等,是一把手,绝对权威。二是转角梁,黑话叫搬垛先生,是大当家的军师,匪绺的参谋长。三是迎门梁,也叫炮头。胆量大,枪法准,指挥能力强,遇有紧急情况负责前打后别——先行和断后,是绺子里带兵打仗的军事长官。四是狠心梁,也叫秧子房掌柜的,负责看管、拷打绑来的肉票(匪语,人质),并通过这些人质索取枪弹钱物。八柱是总催——攻打响窑或突围的指挥官,也负责督察;水香——掌管站岗放哨的头目;马号——负责匪绺的坐骑分配和管理;账房——负责劫来的财务的登记和管理;稽查——负责匪规的检查监督;上线员——负责侦察以及与汗线(匪语,侦察员)的联络;传号员——负责给大柜传达命令,向匪首汇报军情;棚炮头——相当于军队的分队长,负责手下崽子(匪语,匪徒)的管理。



当土匪的舅舅是炮头,谢祖(匪语,洗手不干)以后当了农民。他是一支绺子的核心人物,够线儿,所以,“文化大革命”时受到管制,不许乱说乱动,外出要请假,每个月还要上交给“革命委员会”一份思想改造的汇报。我那时还是一个不谙时世的少年,常常去看望他。他孤身一人,住在生产队的更房子里。在一个个漫长的冬夜里,舅舅掩紧门窗,在热得烙屁股的炕头上,悄声细语的给我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关于胡子的故事……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