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章 挑号(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挑号,在东北匪语里就是人的名气大。


在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既留下了北大荒人艰苦创业不畏强暴的英雄业绩,也留下了胡匪耻辱的血污。



==========================================================================


1



自明代以后,泱泱华夏的北大荒又有了一个新名称,这就是人人皆知的“关东”。此称之义,是指耸立于河北与辽宁交界处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以东的地方。又以山海关为界,有关里、关外之别称。



在北大荒的东北部,北起黑龙江、南抵兴凯湖、东至乌苏里江、西邻绵延千里的小兴安岭,有一块广袤的低地——三江平原。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三条大江浩浩荡荡,不舍昼夜,流也悠悠转也悠悠,汇流、冲积而成了这块低平的沃土。



传说,很古老的时候,在现在的三江平原上,兴安岭、完达山和长白山都是苍苍茫茫的连在一起的,还有数不清的江河湖泊,波浪滔天,没边没沿儿,直通大海。但是,没有黑龙江,没有松花江,也没有乌苏里江,有一条江叫白龙江。



白龙江边住着一户姓李的渔民。一年,李老汉的妻子生下一个儿子,浑身油黑,体大而壮,特别能吃。一天,黑小子在母亲怀中吸吮着甜香的乳汁,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酣睡中,他现出了龙形,把一条又黑又长的尾巴伸到了门外。李老汉打鱼回来,看见一条又长又大的怪物趴在妻子的怀中,拿起腰刀一挥,手起刀落,小黑龙的二尺龙尾被砍掉了。只听见嗖的一声,小黑龙鲜血淋漓的飞上了高高的天空。可是,他在天上绕着圈子,却久久不肯离去,最后冲着爹和娘的屋子点了三下头,按落云头,挥去雷电,一头扎到白龙江里。



一山难容二虎,一江难容俩龙。小黑龙在江中时常被大白龙欺负。江里的白龙经常兴风作浪,危害百姓,当地百姓都企盼着小黑龙打败白龙。小黑龙也有心打败白龙,为民造福。由于年纪小,没吃足奶水,又被老爹砍掉了二尺尾巴,每次与白龙争斗时都不占上风。过了不久,白龙又要危害百姓,黑龙尽全力阻止。正当他体力不支浮出水面休息时,李老汉和村民们麻溜儿拿出大饼子、窝窝头和鸡鸭、牛羊等给小黑龙吃。白龙见许多人送饭送肉,也来到这儿等吃的。可是,白龙一露面,两岸的人就一齐向江中抛白灰、扔石头。白龙的眼睛被烧得睁不开了,浑身被砸得更是疼痛难忍,它冲出水面,直上青天。以逸待劳的黑龙立刻向白龙发起猛烈的攻击。两条龙在空中激战,打得天昏地暗。地面上老百姓给小黑龙助威加油的呐喊声响彻云霄。小黑龙愈战愈勇,白龙渐渐不支,一头扎在了地面上。村民们蜂拥而上,举起石头,砸向白龙,白龙仓皇而逃。从此,小黑龙维护着这一方土地的安宁,使百姓们世代风调雨顺,安居乐业。人们就把白龙江改名叫黑龙江。



白龙被秃尾巴小黑龙战败以后,急匆匆地向西南方向的一条小溪奔去,只听呼隆一声,山崩地裂,这条小溪竟被白龙冲成一条白浪滚滚的大江,它继续顺江西逃,藏在大兴安岭脚下五个开满了莲花的大水池子里,躲避小黑龙的攻击。



小黑龙想彻底制服白龙。但是,他几次从这条白浪滚滚的大江进入莲花池,都被白龙察觉而躲藏起来。转眼到了第二年夏天。满山满岭的松树开满了鲜花,雪花一样,白茫茫一片。松花飞舞着,飘落在水面上,把江河湖泊都盖住了。小黑龙一看,乐坏了,心里有了主意。他架起云头,在逶迤的群山之间飞来飞去,挟风带雨,把山上的松树花全部吹打落地。然后,秃尾巴搅来搅去,用龙卷风把松花集聚到那条白浪滚滚的大江上。在松花的掩护下,小黑龙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莲花池。两条龙又是一场恶斗。一会儿从水里打到空中,一会儿又从空中斗到水里;一会儿在这个莲花池打,一会儿到那个莲花池斗,转眼间五个池子的水相互连通,因此人们就把这里叫五大连池。



白龙招架不住了,且战旦退,溜出五大连池,匆匆忙忙找到一条水路,向南逃去,一头扎在一对大水池子里,啪啪地甩着尾巴,又拓展开好大一片水面,形成了烟波浩渺的兴凯湖。



黑白二龙的这一场恶战,打了几个月,鳞飞甲舞,血染江河,几座高山峻岭都被踏平了,把兴安岭、完达山和长白山也分开了。小黑龙把这一带的山水重新归置了一下,留下三条大江,又把下江一带的一些山头削平,于是,出现了如今的三江平原。


从那以后,松树就不开花了,人们只见松塔不见松花;而被小黑龙撒满了松花的那条江,人们就叫它松花江……



完达山把三江平原分为南北两部分。完达山山脉属长白山山脉北延,呈东北至西南走向,西北起挠力河,东倚乌苏里江,南接锅盔山,为挠力河、穆棱河的分水岭,主脉蜿蜒于倭肯河、挠力河间,东北倾降于三江低地。山南山北茂密的大森林郁郁葱葱,层峦叠翠;纵横的河道碧波荡漾,流光溢彩;茫茫的草甸、沼泽绿浪起伏,无边无际。这里土肥林茂,物产丰饶,是野生动物的乐园,更是理想的人居所在。



可是,自甲午战争和庚子国变以后,关东成为帝俄与日本两大侵略势力的角逐之地,特别是日俄战争以后,饱经兵灾的关东大地地方腐烂,田野荒芜,民不聊生,社会呈现极度的动荡不安。于是,一些人啸聚而起,占山为王,竖起绿林的旗号。峰山必有匪,草莽出英雄。一时间,泥沙俱下,匪患遍地,美丽富饶的北大荒,从此失去了往日的和平与宁静。


2


松花江边,一条滚滚的烟尘在不断的向前延伸——一支二三十人的马队在刚刚返青的草地上疾驰。



为首的是草上飞绺子的大柜。他的马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跑起来四蹄翻飞,肚皮几乎贴近了地面,在草原上奔跑快得一溜烟儿。因此,拉杆子(匪语,拉起匪绺)以后报号(匪语,绰号)草上飞。


在大江一个甩弯儿的地方,草上飞突然一带缰绳,坐骑咴咴嘶鸣,两只前蹄竖起,然后就地停了下来。


后面的骑手跟了上来,绕着草上飞转圈子。


“大柜,咱们咵嚓咵嚓的跑一头晌了,是要拐拐(匪语,歇歇)吧。”一个崽子问道。



“拐拐?你放仰(匪语,睡觉)去得了!”草上飞用蛤蟆眼狠狠地瞪了那个崽子一眼。然后,举起了马鞭指向馒头岭山中隐隐约约的村落,对身边的二柜占西山说道:“咱们是野毛子(匪语,他乡土匪),我对这嘎达更是两眼一抹黑。前面影影绰绰看着的那几个坷垃(匪语,村屯)就是你说的四大家吗?”



占西山手遮凉棚,望了望远处山中的村落,回答道:“大柜,山前的那个坷垃应该是姜家围子,山后是罗家大院。要再往山里走,还有李家崴子和邢家烧锅。人们都管这一带叫四大家。”


草上飞用马鞭啪啪的敲着马靴,把蛤蟆眼眯起来,说道:“这几个坷垃依山面水,他妈的肯定有吃有喝啊!”


“大柜!”占西山说道:“这几个坷垃不光富得流油,利市(匪语,女人)也是个个盘亮(匪语,脸蛋儿漂亮)呢!”


“个个盘亮!真的咋地?”


“真的啊,大柜!”占西山看着草上飞,咽了一口唾沫,回答道:“我见过姜家围子老东家的姑娘,美得那个天仙似的!”



草上飞的两个蛤蟆眼放射出淫邪的光芒,满脸的横肉颤抖着,涎水流了出来。他一边跃马向前,一边喊道:“咱们到姜家围子找老丈人去吧!”


“到姜家围子找老丈人去啊!”占西山和崽子们狂呼乱叫着呼呼啦啦的跟了上去。江边的草地上顿时又扬起了一片烟尘。


突然,草上飞勒紧马缰绳,停了下来。


占西山也立即勒马站住,不解地问道:“咋地啦,大柜?”


“咋地啦?”草上飞用马鞭指着前面,“你看!”



占西山顺着草上飞马鞭的指向,发现姜家围子和罗家大院之间的山包上有一条烟柱在慢慢地升起。随着那条烟柱越升越高,仿佛一眨眼的工夫,在李家崴子和邢家烧锅方向也有烟柱腾空而起。几条烟柱犹如几条巨长的黑龙,摇头摆尾,扶摇直上。


草上飞看着占西山,疑惑的问道:“咋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啊!”占西山也感到莫名其妙。


草上飞的两个蛤蟆眼瞪了起来,气恼地说:“你不是坐地户吗!”


“我也不是啥坐地户,就是前几年吃溜达的时候来过这里。”占西山笑嘻嘻的,说:“小眼睛和小高丽那才是坐地户。”


“就是前些日子入绺子的那两个崽子?”


“就是他们。”


“你要不提这个茬儿我还真忘了。那个小眼睛还真跟我说过姜家围子。”草上飞急切地吩咐道:“快,传他们过来!”


“小眼睛,小高丽!”占西山嚎咾一嗓子:“大柜叫你们!”


小眼睛和小高丽跃马来的草上飞跟前。小眼睛问道:“大柜,啥事?”



草上飞举起马鞭指向面前一座座状似馒头的山陵,把蛤蟆眼眯起来,不阴不阳地说道:“听说你和小高丽当棒子手(匪语,打劫的)的时候,馒头岭这一带是你们的地盘。”



“是毛驴就能拉磨,是雀儿就能下蛋。可却不是谁拎着棒子就能抢着东西的啊!”小眼睛浑身像挨着虱子咬,不自在起来,讪笑着说:“也就是想混一碗饭吃吃,混不好瞎混。”


草上飞又把马鞭指向山前的一个村落,问道:“你知道那个坷垃叫啥名吗?”


小眼睛望了望山沟里的村落,拘敛了一下,说:“大柜,这个坷垃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姜家围子啊!”


“姜家围子!”草上飞高举着马鞭的那条胳膊耷拉了下来,若有所思的样子,“哦,李大龙,龙哥?”


“对、对,对对。”小眼睛摸了摸身上的白茬羊皮坎肩,说话磕巴起来,“龙、龙哥是姜家围子的护院、院队长。”


当棒子手打劫姜家围子的马车时,小眼睛被李大龙一枪击穿了手掌,使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原来,小眼睛和小高丽在山沟里淘金的时候,不仅被金矿把头盘剥得身无分文,还差一点丢了小命儿。两个人爬山涉水,好不容易从大金沟里逃出来,要吃没吃要穿没穿,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一合计,当棒子手抢几个小钱儿和吃的穿的用的吧。于是,两个走投无路的汉子用镰刀头削了一支假枪,在馒头岭下干起了打劫的营生。他们几次得手之后,虽然只是小打小闹,没抢到啥值钱的玩意儿,胆子却是越练越大了。


冬天里的一个头晌,他们就在这片江湾地截住了一辆拉粉条子的马车。


小高丽装模作样的举起假枪,站在大路中央。


小眼睛手握一把尖刀,一步跨到小高丽前面,高声喝道:“拉干枝子(匪语,粉条子)的,留下买路钱!”


马车停了下来。


“蹬轮子的(匪语,赶车的)那小子,你下来!”小眼睛瞪起了不大的小眼睛。


老板子把大鞭子插在车辕子上,跳下马车,解开系在棉长袍上的黑布腰带,抖一抖,示意自己身上没有刀枪。



小眼睛打量了一眼赶车的老板子穿着的新棉袍子,又看看自己身上的开花棉袄,小眼睛发出了亮光,嘴里啧啧几声,想到自己马上就有新棉衣穿了,喜形于色,立即向前一步,挥舞着手中的刀子,逼迫道:“你的通天(匪语,大衣)不错啊,里外三新的吧。咱们两个先换换!脱,快脱!”



就在这时,大车后面突然走出一个英武的大小伙子。他几步跨向前来,挡在老板子和小眼睛之间,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跟一个赶车的伙计横啥呀!有话跟我说吧。”来人瓜子脸,浓眉大眼,身穿一套青布棉衣裤,上罩一件白茬的羊皮坎肩,腿上打着绑腿,足蹬一双牛皮靰鞡,身高体长,虽然略显瘦削,却更显得精干利落。他摘下狗皮帽子,两眼烁烁,含威带笑的扫向面前的两个人,说道:“兄弟,咱们有话好说嘛。”


“站住,举起手来!”小眼睛后退一步,喝道:“你是干啥的?”


“我是掌包的,有话跟我说。”


“哦,掌包的啊!”小高丽盯住了他挎在身上的钱搭子,把假枪对准他晃了晃,厉声喝道:“把钱搭子扔过来!”



“我们往城里的大车店送粉条子,这货还没送到呢,哪有钱呢!”掌包的顺从地用左手拽下斜跨在肩上的钱搭子,撇到小高丽的脚下,“空的,不信你看!”


小眼睛麻溜捡起钱搭子,又问:“有喷子(匪语,枪)吗?”


“有!”


“扔过来!”


“接好喽,兄弟!”掌包的继续用左手从怀里掏出一支匣子枪,抛向喊话的小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眼睛伸手接枪的一刹那,掌包的右手突然甩掉狗皮帽子,又亮出了一支匣子枪,啪啪两个点射,一枪击穿了小眼睛接枪的那只手掌,一枪打掉了小高丽的瓜皮帽子。


“兄弟,以后还请多多照应!”掌包的一边把枪对准了小高丽,一边侧目看着在“妈呀妈呀”的惨叫着的小眼睛。



掌包的进行反击,大出小高丽的意外;而其出击的迅捷和果断,更令他震惊。他一时有点发蒙,但马上就明白这是碰上了一个硬茬子。他的中国话本来就说不好,现在,舌头更硬了,磕磕巴巴的说:“兄、兄弟管、管直(管直:匪语,枪法好)。佩、佩、佩服!”他麻溜扔掉假枪,弯腰施礼不迭。



小眼睛立马想到这个掌包的是一个讲究人儿,否则,他和小高丽早就上西天了。于是,也赶紧两手做抱拳状,血糊糊的举过左肩,向后一伸,施了一礼,说:“兄弟讲究,请留下大名!”


“坐不改姓,行不更名——姜家围子护院队队长李大龙!”


小眼睛又向掌包的做了一个揖,说道:“兄弟,大恩不言谢,咱们后会有期!”然后,拽着小高丽的胳膊,向江边的芦苇荡里跑去。



李大龙捡起小高丽扔在地上的枪,发现原来就是一根木头棍子。他望着两个人狼狈逃窜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然后高声喝道:“站住!”


小眼睛和小高丽被后面传来的那声断喝吓得身子一抖,立马停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转回身,不知所措的看着李大龙。



“你们干点儿正经营生吧!”说着,李大龙两手一用力,“咵嚓”一下撅断了那支假枪,然后,脱下自己的白茬羊皮坎肩,扔过去,对小眼睛说:“用它挡挡风寒吧。”


“兄弟,你的穿心子(匪语,坎肩)……”


“穿上,走吧!”


小眼睛迟疑了一下,捡起坎肩,又给李大龙鞠了一躬,然后,便和小高丽迅速地隐没在江边的芦苇荡里……


“这个人在道上挺挑号啊!”草上飞一边用马鞭敲打着马靴,一边又瞪起蛤蟆眼望着姜家围子。



“名气大着呢!”小眼睛又摸了摸穿在身上的李大龙的那件坎肩,从往事的回忆中回过神儿来,说道:“道上都叫他龙哥,说他不但能双手打枪,百发百中,还有一手十步装枪的绝活。把枪拆成一堆零件,兜在衣襟里,一声吆喝,从炕上跳下来,一边走一边组装,走到院门口就能勾火打响……”


草上飞不耐烦的打断小眼睛的话,用马鞭指着馒头岭中的几条烟柱说道:“你知道这是咋回事儿吗?”



“听说李大龙在山前山后的几个屯子插伙整了一个护院联队,谁家要是发现了险情或者被砸了,就以烟火和枪声为号,互相支援。”小眼睛说:“大柜,这几年可是没有一个绺子敢照量的呀!”



“他妈的,猫还叫春呢,刀刃上行走的人哪有不稀罕女人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咋就没人敢照量呢!”草上飞看看占西山,又看看馒头岭中的几条烟柱,吧嗒吧嗒嘴,心有不甘的说:“看来李大龙这小子是不好惹!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算啦,人家已经发现咱们了,咱们就别往网里头钻了,打不着狐狸惹一腚骚就犯不上了。”


“大柜,咋说也不能白颠一天呢!”占西山讨好地又出了一个主意:“那咱们就顺着前边的岔道拐到靠山屯,去玩玩那里的山姑呗!”


“你可别老整那些旧黄历糊弄我呀!”


“哪能呢!”占西山谄笑着,说:“那个屯子孤零零的在山脚下,四不靠!”



“好,那就去靠山屯!”草上飞顿时又来了精神,两腿夹紧马腹,一带缰绳,那马便箭一样的蹿向前去。他用马鞭向前一指,喊道:“弟兄们,柿子找软的捏,换个地方找老丈人去吧!”


“找老丈人去啊!”崽子们怪叫着,尾随在草上飞的马后,呼呼啦啦的冲向前去。


(作者敬告:第二章被网络删除,请读者见谅。原文请搜索北大荒传奇胡子即可读到《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补充章节——第二章
挑号(二))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