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一一章 圈 子(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见客啦!”老鸨子可着嗓子喊堂:“青姐儿,见客啦!”


青姐儿房间露着的一条门缝儿更大了一些,里面答道:“知道了,妈妈。”



“哦呀呀,哦呀呀!青姐儿,你好福气啊,第一次接客就遇到了贵人,人家曹大营长可是点名要你的呀!”老鸨子咋咋呼呼的,“青姐儿呀,曹大营长今天住局(注:住局,嫖客在选中的窑姐房间里过夜),你要是把他老人家伺候愉做(注:愉做,东北话里是舒服的意思)喽,你这一辈子可就愉做喽!”


门缝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那就请曹大营长进来吧!”



曹顺子感到今天这个窑子逛得与往日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呢?噢,是这个窑姐没有主动迎出来,别说投怀送抱了,连人都没见到影儿啊。“噢,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呢,有个性!”窑姐的矜持,使他平添了几分寻奇探幽的迫切。



“青姐儿,”曹顺子欲火难耐,嬉皮笑脸的进了青姐儿的房间。但他刚一迈进门槛子,立马就被站在炕沿边儿的青姐儿的那眉那眼惊呆了。



青姐儿仿佛二十多岁的年纪,虽然人高马大的,却是十分的匀称、四致。鸭蛋形的脸上,那双眼睛弯弯的如天边斜挂的月牙儿,深邃却又像露水珠儿般剔透晶莹;双眼皮是那种难得一见的双,层层叠叠;青青的眉毛没有用眉笔描画过,可却如远山含黛一般,自然如画——一种成熟女性的美,在那眉眼间自然而然的流淌出来,美不胜收。



“青姐儿!”曹顺子哈喇子流出来,把持不住自己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蹿过去,一把抱住青姐儿,“我的美人儿,咱们先打立桩(注:打立桩,嫖客与窑姐站立交欢)吧!”


青姐儿轻轻推开曹顺子的两手,说道:“曹大营长啊,怎么猴急猴急的!”


“噢,咋地,青姐儿认识我!”曹顺子很是惊讶。


“你和我们的妈妈唧唧咕咕的都两袋烟的工夫了,我又不是聋子。”


“噢,你偷听啊!”曹顺子恍然大悟,“那青姐儿的大号(注:大号,姓名的意思)叫啥呀?”



“青姐儿青姐儿的,还叫啥?”青姐儿说:“先不说这个,天还没黑呢,咱们点一桌局饭(注:局饭,由妓院在外面饭馆儿定做由嫖客支出的饭菜),认识认识吧。”


“好好。咱们喝几口,先近乎近乎。”曹顺子色眯眯的看了青姐儿一眼,然后,可着嗓子喊:“送一桌局饭呢!”


“哦呀呀,哦呀呀!我的曹大营长啊,你轻点儿喊呢。”老鸨子在堂屋里应道:“知道啦,知道啦!”


傍黑儿的时候,局饭送来了,满满登登的摆了一桌子。


青姐儿慢慢悠悠的点上灯,玻璃灯罩散发出的柔和的光线,给青姐儿的脸上涂上了一层美丽的光晕。


曹顺子看着青姐儿,两眼发直,哈喇子在嘴角丝丝缕缕的淌出来。


“曹大营长!”青姐儿看到曹顺子得了花痴病一般,轻呼一声,嫣然一笑。


“噢,噢……”曹顺子回过神儿来,一边抹着嘴角的涎水,一边说道:“美!美!真美!”


“美啥呀?”


“我曹顺子美了,美,那是因为青姐儿的美。”曹顺子端起杯就干了,说:“为了青姐儿更美,咱们先把这杯整没!”


“曹大营长啊,我可不会喝酒啊。”


“不会喝酒?”曹顺子掐了一把青姐儿的脸蛋儿,“噢,不会喝酒你喝水。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


青姐儿抿了一口水,笑微微的说道:“曹大营长在哈尔滨驻军,你可不要蜻蜓点水似的,可要常来常往啊。”


“啧啧啧!青姐儿可真是一个有情人呢!”曹顺子一个劲儿的感叹,“就冲你这一句话,我不在哈尔滨也得常来常往!”


“怎么,曹大营长现在不在哈尔滨啦?”


“青姐儿你附耳过来。”曹顺子凑上青姐儿的脸,先亲了一口,然后,小声说道:“哥哥我现在平原镇。”


“哦,平原镇?这大老远的,你来这嘎达逛窑子?那里的窑姐不好吗?”



“噢,大老远的?那山旮旯里的女子,土得都直掉渣!”曹顺子又和青姐儿比划了一杯酒,然后美滋滋的说道:“哥哥我可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那你不嫌我土得掉渣?”



“噢,你土得掉渣?青姐儿你可真会开玩笑!那平原镇的窑姐和你一比,就是王婆遇到了汪婆,差的可不是一点儿。”曹顺子说完,又端起了酒杯,刚要一口闷,又放下了,瞪着眼珠子审视着青姐儿,问道:“你才刚说平原镇大老远的,咋地,你是平原镇那嘎达的?叫啥呀?”


“我呀……”青姐儿掩面而笑,欲语还休的样子。但她马上端起了杯子,说道:“曹大营长,敬你一杯酒再说吧。”


“青姐儿先说,我再喝!”


“曹大营长先喝,我再说!”


曹顺子把青姐儿拉到身边,“那我就先亲你一口再喝!”


青姐儿推开他,坚决的说:“你先喝!”


“噢,美人就是任性。我让你!”曹顺子“滋”的一声把酒喝了,然后,急三火四的捧起青姐儿的脸,说道:“亲个嘴儿吧!”



“亲嘴儿?”青姐儿看曹顺子脸红得仿佛猴腚一般,厌恶的用一个巴掌隔开他满是酒气的嘴,说道:“和阎王爷亲嘴儿,你不是找死吗?”



“噢,我找死?”曹顺子顿时紧张起来,十分不安的问:“你是谁?”说着,他顺手去摸别在腰带上的匣子枪,却发现匣子枪已经在青姐儿的手上。他的脸“唰”的一下子冒出一层冷汗,酒醒了,可三魂七魄已经被吓跑了两魂六魄,幽灵一般呓语道:“你到底是谁?”


青姐儿学着曹顺子的口气说道:“你附耳过来。”


曹顺子竟然乖乖的凑了过来。


“我会让你死个明白的!”青姐儿用一只手扶住曹顺子的脑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青山好!”


“噢,青山好?”曹顺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刚要大声呼喊,可还没有喊出声,就被青姐儿“咯噔”一声扭断了脖子……


大娟是在老鹰崖得到青山被害的消息的。



小凤一直陪着她。一天,离开了有一个多时辰的小凤一进地窨子,就说:“我们刚开过四梁八柱的会议,大龙说一定要寻机打小鬼子,为青山他们报仇!”


几天里一直默默流泪一句话也不说的大娟,突然开口说话了:“谢谢你小凤,也谢谢大龙兄弟呀。”


“谢啥呀,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小凤说:“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去过你公婆家吗?”


大娟十分紧张的问:“咋地啦,他们也遇害啦?”



小凤安慰道:“你别着急,没有。”说着,小凤拉住大娟的手,说道:“大龙已经得到情报,坂田派杀害青山的那个曹营长,就要去哈尔滨抓你的公婆呢。”



“这帮害人的小鬼子,连老爷子老太太都不放过吗?”郁积于心的巨大的愤懑终于爆发了,大娟气愤难当,挣脱小凤拉着她的手,攥紧了拳头,“我要为青山报仇!我跟他们没完!”



不论在青山绺队,还是在老鹰崖,大娟这个胡子头儿的压寨夫人展示的都是她温柔的一面,是一个公认的好妻子、好母亲、好姐妹。但她却不只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她还是一个有情义的女人,一个有血性的女人,因为,在她的脉管里,流动着她先人的血脉……


大娟的姥爷就是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性的胡子头儿。



大娟的姥爷在一个绺队当秧子房掌柜的。他们这个绺队的大柜要杀人时,都要抽一次生死签儿。谁抽到死签儿,就得喝一碗卤水,了结生命;若抽到生签儿,就顺应天意,让他喝一碗豆浆,放其生还。一天,绺队的大柜到秧子房来了,一进屋就问:“那两个肉票(注:肉票,匪语,人质)大项(注:大项,匪语,赎款)送来了吗?”姥爷摇摇头。“小项(注:小项,匪语,礼金)呢?”姥爷还是摇摇头。大柜非常生气,吼道:“叫秧子(注:叫秧子,匪语,把肉票游街示众,迫其就范)!让他们两个抽生死签儿,看往后哪个秧子(注:秧子,匪语,与肉票同义,人质)还敢不交大项小项!”说完,一甩剂子就走了。姥爷把负责看守肉票的弟弟叫来,哥俩儿商议来商议去,就是不忍心下手。他们想,这两个肉票都是正当盛年,要是谁的命运不济,抽到死签儿,他的一家可咋整啊?于是,一咬牙一跺脚,把他们两个都放了。哥俩儿私自放生,触犯了山规。绺子的大柜听说以后,暴跳如雷,叫来他们哥俩儿,在他们面前摆了一碗卤水一碗豆浆,说:“你们不忍心让那两个秧子抽生死签儿,现在你们也不用抽签儿决生死了,既是一奶同胞,谁喝卤水谁喝豆浆,你们自己决定吧。”姥爷不由分说,抄起那碗卤水就喝,刚喝到一半,弟弟反应过来,一下子把碗夺过去,一扬脖儿,喝光了剩下的卤水。然后,哥俩儿又把那碗豆浆匀到两个碗里,一人一半喝了下去……姥爷他们哥俩儿要是一人喝卤水,一人喝豆浆,必定得死一个。可是,他们哥俩儿抢着分喝了那碗卤水,然后又喝了豆浆,肚子里的卤水让豆浆一化解,哥俩儿都活了下来……



“大娟,你就好好带你那三个儿子吧。”小凤看大娟愤怒异常,就又拉住她的手,劝解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咱们得麻溜儿把你的公婆安置好喽。”


大娟抹了一把眼泪,不假思索的说道:“那是青山的爹娘,也就是我的爹娘,我去!”


“不用你去。你告诉他们哈尔滨的住址就行。大龙已经安排好人啦。”


“这事儿耽误不得,还是我去!”说着,她“腾腾腾”的跑出地窨子。


“你上哪儿去?”


“我去找大龙!”


“咱们一起去!”小凤跟了上来。


大龙正在“聚义厅”等待小凤的消息,看小凤和大娟一起来了,马上站起来,给大娟让座,“嫂子,你坐!”


“我不坐。”大娟急急忙忙的说道:“大龙,哈尔滨那里还是我去。这几年我去过几趟,道儿熟。”



“也有道理。弟兄们进了哈尔滨这个大圈子,绕扯来绕扯去的,可别造蒙圈喽,耽误事儿啊!”大龙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已经安排了几个弟兄,嫂子就去带路,也再看看你的公婆吧。”


“谢谢大龙兄弟呀!”大娟说道:“我还想打听一下,那个曹营长是个啥样的人呢?”



“那个国兵的曹营长啊!据可靠情报,他刚从哈尔滨调防过来。这个人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无恶不作,是小鬼子忠实的汉奸、走狗!我们已经把他列入了锄奸计划,他活不了多久啦!”接着,大龙又详细的介绍了一些他掌握的曹顺子的恶行。


当大娟听到曹顺子在哈尔滨圈楼逛窑子上瘾的时候,心里蓦地一动,一个复仇的计划如电光石火一般跃入她的脑际……


“小凤!”大娟一边拉着小凤的手,一边看着她,说:“我不在,你就是那三个孩子的娘。孩子交给你啦!”说完,转身就向山下走去。


小凤望着大娟下山的背影,说道:“大龙,我怎么觉得大娟才刚说的话怪怪的。”


大龙看看大娟疾步如飞的样子,默默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大娟经过平原镇的时候,在双镖绺队几个弟兄的协助下,于子夜时分偷回了青山的头颅。这是在她一下山的时候,心里就纳谋好了的。她想,在民族危亡的时刻,青山揭竿而起,反满抗日,是好样的,不愧中华好儿郎!现在,青山不在了,我是青山的女子,就报号青山好,接续他的反满抗日大业!



家仇国恨,使大娟噬心般的痛苦。因为,她是一个有情义的人,她爱自己的夫婿,爱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公婆,爱和青山一样反满抗日的那些兄弟姐妹,爱脚下这片养育了她的黑土地。懂得善待他人和感恩,是一种至善至美的心灵境界。大娟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相夫教子,修心养性,温暖自己,芳香他人。但她又是一个有血性的人,她一下山就抱定了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为青山和王三响等兄弟报仇的决心。



大娟到了哈尔滨,没漏一丝口风,忍着失夫的巨大悲痛,安置好了公婆,便直奔圈楼的欢乐谷,下了窑子。为了报仇,她不怕磕碜,不怕背后被人吐唾沫,也能够忍受下窑子为妓的屈辱。是的,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敢去面对的呢!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