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一二章 圈 子(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3


皑皑的白雪把大地捂个严严实实。


在大雪封山的时候,老鹰崖山寨相对是安全的。



在入冬之前,双镖绺队已经做好了向备用营地转移的准备工作。后来,大龙得知日军还没有把攻打地形复杂、据险而守的老鹰崖列入作战计划,遂决定绺队暂时继续留在老鹰崖大营。


现在,老鹰崖大营里已经有两千来人,住满了。



上山投奔双镖的不光是一些零星的小绺子,上百人到山上来的,就有好几拨儿。大滋啦来了,小白龙来了,青山队二当家的也带着青山绺队来了。


青山的假降之计没有成功。



青山和王三响被鸠杀以后,合江省关东军宪兵队根据坂田的报告,认为:“李五道等人恶行危害甚大,对其应严加处置,故认为最适合特殊移送。”这份报告迅速逐级呈报至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司令官随即下达指令:“特别移送”——这看似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其实就是一纸秘密而残酷的死刑宣判书。



1938年1月26日,关东军宪兵司令部警务部下发第58号文件,对“特别移送”程序做出明确规定。1943年3月12日,关东军宪兵司令部警务部又下发第120号文件,将“特别移送”对象分为“间谍(破坏分子)”和“思想犯(民族运动和共产运动犯)”两大类。在中国东北,抗联官兵、国民党官兵,以及在各个城市、农村从事抗日活动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被逮捕的苏联红军官兵、情报人员及其家属,甚至一些普通的中国老百姓,都会成为“特别移送”的对象。



所谓“特别移送”,是日本关东军、731部队等多方秘密策划协同执行的一项非人制度,一方面解决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所需材料的来源问题,另外也便于各地军、警、特、宪机构对被捕的抗日人员和反法西斯志士进行秘密处理。


合江省关东军宪兵队派专人持关东军宪兵司令部批复,乘专车将李五道等人押送到哈尔滨的731部队。



731部队是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特种部队,也被称为“石井部队”,对外也称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这支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哈尔滨市郊背荫河设立的东乡部队,进行在日本国内无法进行的人体实验。这是侵华日军在中国设立的第一个细菌实验场,由日军大尉中马管辖,因此称之为“中马城”。“中马城”有重兵把守,电网四布,炮楼林立,高墙深壕,警戒森严。可是,1933年的中秋节之夜,被关押在“中马城”里的30多名囚犯暴动越狱,其中有12名抗日志士成功地逃离了细菌魔窟。“中马城”进行细菌战实验的秘密暴露了。后来,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了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关东军把平房地区方圆6公里的地方划为“特别军事区域”,满洲国哈尔滨警察厅根据哈尔滨日本宪兵队的命令,按《军机保护法》加强对平房地区的户口管制。“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平房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细菌工厂。



李五道等人成为731部队的“马路大”。“马路大”,日语是材料的意思,又称为“木头”、“丸太”。被“特别移送”的人,从731部队盖戳接收的那一秒钟起,他们就不再是人,他姓甚名谁、以前做过什么都不再重要。731部队接收的只是实验材料,也就是论“根”计数的“马路大”。


大饼子、大豆包子、徐大屁股被关进了一个牢房。



“这事儿他妈的有点儿怪!”大豆包子摸摸两腿上已经结痂的伤口,说道:“在平原镇我的两条腿差点儿就给打折了,你说吧,来这儿这么多天了,没挨过一顿揍!”



“这日子过得愉做啊!”大饼子喜滋滋的接过话茬儿,“在家大饼子都供不上溜儿,这嘎达一天三顿好嚼果,吃了睡,睡醒了吃,要是再有点儿火山子(注:火山子,匪语,烧酒),就更阔啦,这不赛过神仙的日子吗。”说着,他拿起一个香蕉,用手撸了几下,“吧唧吧唧”就是几口。



“哎哎哎,你别……”徐大屁股直摆手,想告诉他这个东西是不能带皮吃的,话还没说完,发现大饼子已经几口就把一个香蕉吃完了。徐大屁股笑了,说:“你咋跟吴大舌头似的!”


“让小鬼子炸死的那个吴大舌头?人家是黑龙江省督军兼省长啊!”大饼子十分不解,“我咋地啦,咋跟他一样啦?”



徐大屁股讲了吴俊升的一个传说,说是他一天在奉天应几位官场朋友之邀赴宴,席上有香蕉。当时香蕉是稀罕物,在东北这嘎达很少见。吴俊升拿起一个就连皮吃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看同座的客人都是先剥皮然后再吃,颇感尴尬,便自我解嘲,却十分认真地说:“诸位文人,无事别文质彬彬的,我向来吃香蕉都是连皮吃下去的!”现场众人虽然忍俊不禁,却也只能陪笑,这时有人应和道:“香蕉皮败火,督军所为还是有道理的”。徐大屁股讲完,三个人笑得直扑腾。



三个人一天天的有吃有喝,几天的工夫,他们的身子就像气儿吹的一样胖起来了。但他们哪里知道,“马路大”一旦进入731部队的特设监狱,没有任何审讯拷打,也不强迫做苦役,不仅如此,还供给他们良好的饮食,一日三餐,营养丰富,有时还有水果和点心,甚至还发给维生素药片,睡眠也很充足,为什么?因为“马路大”被关押以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快恢复体力。然而,这种营养充足、无所事事的愉做日子是短暂的,待到他们具有了健康的身体的时候,鼠疫、霍乱、伤寒、赤痢、梅毒螺旋体等细菌实验以及五花八门的其他实验就开始了。



一天,大豆包子站在牢房的窗口向外观望,看见一个人晃晃荡荡的走过去,脖子肿得像车轴一样。跟在他身后的两个日本兵,一身白色的服装,浑身上下都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那个人的脖子咋肿得那样呢?大豆包子咔吧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心里“扑通”一下,这个人得了鼠疫呀……那一只只小老鼠给他的家乡带来的灭顶之灾立即又再现他的眼前……



大豆包子的家住在大山里的二道沟子屯,一天,不知从哪里窜出来那么多黄色的小老鼠。“吱吱”的叫着,在村子里跑来跑去。用棒子一打,老鼠的身上就有无数的跳蚤蹦出来。不几天的工夫,50户人家的一个村子,就有39户人家因感染上鼠疫而绝户了。大豆包子家,先是姐姐的脖子肿胀起来,过两天就死了。接着,是他的弟弟,两个大腿根儿长了脓包,疼得连路都走不了,两天后也死了。再接着,他的爹娘也先后都死了。他逃出村子,来到了青山绺队……


一个身着棉大衣的日本兵打开牢门,喊道:“1356号!”


大豆包子沉浸在痛苦的往事的回忆之中,牢门被打开了都没有察觉。


“1356号!”


大豆包子激灵一下反应过来,“喊我!”他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


“吆西!”那个日本兵指着大豆包子,“你的,出来!”


几个鬼子兵把大豆包子带到一个满是冰雪的空旷场地。


“你们要干啥!”大豆包子十分惊恐,他想,完了,愉做的日子过不成了,小鬼子要把自己打歪了(注:打歪了,匪语,打死了)啦。


一个日本兵命令道:“衣服的脱掉!”


“小鬼子他妈的不用喷筒子(注:喷筒子,匪语,枪)啊!”大豆包子舒了一口气,问道:“死冷寒天的,脱衣裳干啥?”


鬼子兵根本不作任何解释,继续命令道:“衣服脱掉的干活!”


大豆包子不予理睬,瞪着眼珠子,站着不动。


两个鬼子兵窜上来,强行扒掉他的衣服,拽下他的鞋帽,然后,把他赤身裸体的捆绑在木桩上。



“小鬼子,你们他妈的要、要冻、冻死老、老子啊!”大豆包子光着脚丫子,踩在跐溜跐溜滑的冰面上,一丝不挂的身子被凛冽的寒风一吹,瞬间就被冻得嘴唇发青、全身发白,话都说不清楚了。


几个穿着棉大衣的鬼子兵有的看表,有的记录大豆包子的实时状态,对大豆包子的话充耳不闻,我行我素。



原来,这是731部队长石井四郎针对日军在高寒地区作战的实际需要,在细菌实验之外,为寻求治疗冻伤的最佳方法而进行的冻伤实验。



一个日本兵看大豆包子已经被冻僵了,拿出了一根小木棒儿,“梆梆”的敲敲他的胳膊,又“梆梆”的敲敲他的大腿小腿,“梆梆”的敲敲他的前胸后背,直至听到很硬很脆的声响,才说道:“实验室的,解冻的干活!”


几个鬼子兵把大豆包子抬进了实验室。


一个鬼子兵翻了翻记录本,说道:“冷水、滚水的,已经有了解冻记录。这个的,温水的解冻。”


“咕咚”一声,已经冻僵了的大豆包子被扔进了温水池里……


一天,李五道、大饼子、徐大屁股等人被捆绑起来,押上了平房机场的飞机。



飞机“嗡嗡”的飞行了好一阵儿,在一片广袤的草原上空盘旋了几圈儿,降落在一个简易机场上。一小队关东军把李五道他们押进了紧挨着机场的一片建筑群里,关进了囚室——731部队在中国境内有五大部队,63个支队。这里是731部队的安达特别实验场。



安达位于黑龙江省中西部、松嫩平原腹地,属松嫩流域沼泽区,地势平坦辽阔,水源充沛,空气清新,四季分明,光照充足。这里特殊的土壤与高寒的气候,孕育了一种特别的牧草——碱草,俗称“羊草”,草色葱绿光润,草味香甜纯正,草质丰美,柔软滑嫩,是世界三大优质草场之一。



安达原名“谙达店”。安达是蒙古语“谙达”的音转,意为“伙伴”或“朋友”。元明清时代都属于元太祖孛儿赤斤铁木真的二弟哈布图•哈萨尔及其后裔的封地。清末修筑中东铁路时在此修建车站,因附近有“谙达店”,取其谐音,称安达站



1932年11月,关东军占领安达。1933年3月,日本侵略者在安达站设立日本领事馆安达分署,隶属哈尔滨日本领事馆,管辖安达、肇东、肇州、青冈、兰西和郭尔罗斯后旗等6个县、旗。后来,731部队在这里建立了特别实验场。实验场分为地面、地下两个部分,地面有用炉灰铺成的飞机跑道和作为仓库、井房子、马棚、猪圈、老鼠舍用的简易木板房,还竖着四个三角大铁架子,作为飞机投弹的标志;地下有营舍、实验室、囚室、汽车库、食堂和浴池70多间……



大饼子、徐大屁股等20个弟兄被拉进了实验场。他们被分为5组,一组赤身露体,一组只穿一套单衣,一组穿着秋衣,一组穿着棉衣,还有一组穿着厚厚的皮衣,呈一条横线绑缚在木桩上。5组日本兵在距离他们50米以外,按间隔50米的距离呈一条纵线排开。凄厉的枪声响起来,5个马路大的脑袋晃了晃,耷拉了下去。距离马路大50米的日本兵刚刚撤出实验位置,凄厉的枪声就又响了起来……随着“马路大”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耷拉下去,三八式步枪不同距离的穿透性能实验数据被逐一的记录下来……



弟兄们被一拨儿一拨儿的从囚室里拉出去,没有一个回来。李五道看不到弟兄们是怎么个死法。但他知道,厄运正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迫近。



“咳!青山掌柜的这个计策多好,把我们都蒙在了鼓里,小鬼子却是他妈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个杀。该着啊!”李五道不为自己面临的厄运慨叹,只为没有得到砍杀小鬼子的机会而叹息。



一天,李五道被扒掉上衣,五花大绑,拉出了囚室。李五道晃着膀子,甩开拉扯他的那个鬼子兵,“腾腾”的几步就走到院子里。院子里,已经站了许多像他一样被扒掉上衣的人。他扫了一眼,个个都像他一样身强力壮。再看长相、看肤色,里面不光有中国人,还有苏联人、朝鲜人、蒙古人,却没有一个他的兄弟。“小鬼子,你们他妈的要让老子咋个死法?”



一小队身着白色服装的鬼子兵,浑身上下都捂得溜严,玻璃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闪着凶光,根本不理会李五道的大声叫骂,手端上了刺刀的三八枪,把他们驱赶进一片围着铁丝网的草地上。然后,把他们一个个的绑在按圆圈形摆放的十几个十字形的木架子上。



小鬼子的营房里传来一阵尖利刺耳的警报声。警报声中,有一架画着膏药旗的飞机从远处飞过来,在“嗡嗡”地低空盘旋。“小鬼子,你他妈的扫射吧,老子不怕死,再过二十年,外甥打灯笼照旧,老子还是一条好汉,还跟你们对着干!”



画着膏药旗的飞机转了一个大圈儿,又踅回来,在李五道他们的脑袋顶上掠过。这时,他看到飞机把一颗炸弹投了下来。“完了,这不得给炸稀碎啊,连个囫囵尸首都没有啦!”李五道被捆得结结实实,根本无法逃脱,他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炸弹准确的落在了李五道他们围成的圆圈儿里,“嘭”的一声闷响,爆炸了。可是,李五道并没有感受到炸弹爆炸产生的强烈的冲击波。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团粉色的烟雾随着炸弹的爆炸弥漫开来,随后,一股难闻的辛辣味儿钻进他的鼻孔,钻进他的眼睛,刺激着他裸露的皮肤,令人作呕,令人窒息。



“这小鬼子整的是什么jb玩意儿!”李五道骂道。他被熏得满眼流泪,喘不过气来,浑身奇痒难耐。在弥留之际,他模模糊糊的看到,被绑在木架上的每个人,都是满脸的痛苦表情……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