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一三章 挪 窑(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挪窑,即绺子转移搬家。


在胡子的黑话里,革叠窑子、飞窑子、营挪窑子,都是绺子转移搬家的意思。



=====================================================================


1


在大龙的安排下,小凤把魏铁山接进了老鹰崖山寨。


在“聚义厅”里,两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



“久仰先生大名,又多蒙相助,今天得睹丰采,幸会,幸会!”大龙的语气极为真诚,他谦和有礼地抱了抱拳,然后紧紧地握住魏铁山的手,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大当家的锄强扶弱,忠勇报国,令人钦佩!”双镖疾恶如仇,敢于和强敌刺刀见红,而且,攻打蜂蜜镇,对魏铁山更有搭救之恩。魏铁山对大龙的侠肝义胆和一片热心敬佩有加,一直牵萦于心。他也紧紧地握住大龙的手,郑重地说:“大恩不言谢,但是一定要感恩。为战斗的人喝一声彩,为抗战的人送一点鼓励,为民族的解放事业发一点光发一点热,这就是我的感恩,也是我能做到的啊。”



大龙与魏铁山虽然从未谋面,但从他的几次来信中感受到了一种大爱,不仅自己受益匪浅,而且也使整个绺队免遭劫难,使他对素不相识的魏铁山产生了一种亲近感、敬佩感。他由衷的说:“我和你神交已久。我们是知音,是兄弟,是朋友;知音不言谢,兄弟不言谢,亲密的朋友之间自然也不言谢!”



小凤站在一旁,黑亮的眸子里笑意盈盈,春光无限。“可别谢来谢去的啦。坐下喝口水吧,铁子。”说着,她把一杯水递到魏铁山的手里。


“姐,谢谢!”铁子接过杯子,坐下来。


“怎么还是谢啊!”小凤抿着嘴笑。



魏铁山想起了和小凤共同战斗的那些日子,感叹道:“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姐姐巾帼不让须眉,真乃女中豪杰。我要向姐姐学习呀!”


“还女中豪杰呢,你蹲小鬼子苦窑的那阵子,有人可是天天眼泪吧汊的!”大龙顾左右而言他。


“人家不是惦记铁子嘛!”小凤捣了大龙一拳。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姐是性情中人,也是真豪杰,女丈夫!”魏铁山敬佩的说。他转向小凤,“姐,我让你操心了,对不起!”


“没啥对不起的,铁子。咱们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啊!”



魏铁山想起了在鸡冠山上与小凤的唱和,说道:“世上夸称女丈夫,不闻巾幗竟为儒。小凤姐还是个战壕中的才女呢。大当家的,你好幸福哦!”


“福瑞咫尺享不得,只缘身在此山中啊!”大龙心情复杂的说。


“踏平坎坷成大道,迎来星火更燎原。曙光在前,幸福在前!”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小凤问道:“铁子,我们打开蜂蜜镇监狱的时候,你已经不在那里了。你是怎么逃出去的啊?”


魏铁山笑了,说:“你们还记得东北人民革命军转来的关于我关押地点的那份情报吗?”


“记得,情报说你关在蜂蜜镇宪兵队监狱6号牢房。”大龙说。


“你们全力攻打蜂蜜镇南门的时候,混乱中,我在提供情报的那个人的掩护下,顺利的出了城。”


“哦,是这样。那个人……”小凤犹豫一下,不问了。


魏铁山微微一笑,说:“那个人给咱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送给你们的关于杨金龙、曹顺子等人行踪的情报也是那个人提供的。”


“噢!”小凤顿了顿,接着问道:“那你后来呢?”


“李延禄将军派人把我接走了。我在部队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到中共满洲省委工作,再后来又到一个地方党委的秘书处工作。”


小凤和大龙相视一笑。


“我早就说过铁子是共产党。”


“你很有眼力。”大龙向小凤频频点头,“佩服,佩服!”



“其实,我不大乐意离开战斗部队,在机关里写写画画的,哪像在部队真枪实弹的和敌人斗争那么痛快啊!”魏铁山看了一眼小凤,接着说:“姐说的对,我是中共党员,去滨河县警察署之前就是中共党员了。我们党内讲究个人服从组织。上级已经决定了,我就得安心的在机关工作。”魏铁山抬手撩起额头上的头发,露出一块寸许的疤痕,说:“姐,你看,这是我在背粮食走山路的时候摔伤了留下的疤瘌。在机关工作也不轻松啊!”


“你们还要背粮食?”


“不光是背粮食,事情多着呢……”


魏铁山向大龙和小凤讲述了自己的一些工作经历:



“我在部队主要是协助李延禄将军做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到中共满洲省委以后,我也是做这方面的工作。我转到地方党委秘书处工作的时候,先是来到一个在大山沟里的抗日联军办事处,再由一位机要交通员把我送到秘书处去。那天,天刚一放亮,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在山林里转悠了差不多一天,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那位交通员对我说:‘这里就是秘书处啦。’我向前张望了一阵儿,又四处看了看,觉得很纳闷,什么也没有啊!我们又向前走了几步,我才依稀看到枝枝蔓蔓的树丛中有一扇门。再仔细看时,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很小的草棚子。草棚子一半依山,一半朝阳,完全隐蔽在树丛中。不知道的人,即使走到面前也难以发现。我们秘书处就在这里办公。



“我们秘书处一共有十几个人,负责秘书工作的七八个人,其他的有负责炊事的、杂务的、交通联络的。还有四位交通员,负责与中共南满省委、吉东省委、北满临时省委以及地方党组织的联络,传送指示,汇报地方党组织的工作和搜集到的敌人的情报。另外,由于秘书处往往还要接收部队作战负伤的高级干部,所以还有一名医生。他原来是西医。由于敌人封锁很严,药品奇缺,他背诵《汤头歌诀》,学习中医疗法,尝遍了山上的中草药,并常常就地取材,用中草药治疗伤病员,效果特别好。



“我到秘书处以后,除了继续搞统一战线工作以外,主要是和大家一起编辑出版《北大荒抗战周报》和党的刊物《前哨》,编写识字课本、政治常识课本、革命歌曲,起草告父老同胞书、告伪满士兵书、告日本官兵书等等,用汉文、朝鲜文、日文三种文字刻蜡版油印。我们秘书处的人都是多面手,除了写稿和刻蜡版、校对以外,印刷啊、装钉啊、包装啊都会。遇到节日的时候,我们刊物的封面都要用套色油印。要是套三种颜色,一张纸就要印三次。要是套得不准,版面就花花搭搭的,我们叫出双眼皮儿啦,看不清楚。这些工作我都能干得很在行啦。我们不仅要完成上述这些任务,还要分头与就近的抗联被服厂、后方医院、修械所、卡子房等单位联系,定期去作形势报告、读报、通报战斗消息、教唱革命歌曲和慰问伤病员。另外,我们秘书处里,不论男同志女同志,都要一样担负正常的站岗警戒任务,不论白天黑夜、酷暑严寒都是一丝不苟。



“秘书处没有桌子也没有凳子,可这难不倒我们。山林里有的是风倒木。一些风倒木高达二三十米,折断后枯倒在地上,正好可以利用。我们把风倒木锯成木板子,用刨子刨光滑平整喽,再在地上插上几根木桩,钉上横梁,把锯好的板子铺上,一张大写字台就做好了。我们的椅子是用粗细不同高低不等的树墩子做成的。嘿,我们的办公家具那绝对是清一色儿的原木,讲究!可就是照明条件差一些。点洋油灯吧,洋油不能保证供应;点蜡烛吧,烛光摇摇晃晃,刺激眼睛;点松明子和桦树皮吧,山上有得是,省钱,可是烟太大,我们工作一个通宵,等到早上,你看吧,一个个的都成了包公脸儿,黑不溜秋的。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指着鼻子,哈哈大笑不止。



“最糟糕的要数七八月间啦。这段时间瞎眼儿虻啊、蚊子啊、小咬啊多得不得了。到阴雨天就更难以忍受了,蚊子、小咬拚命地往你的身上糊,咬得你身上露肉的地方连排儿的都是大包,有时脸和手都被咬得红肿起来。我们就点燃一堆干柴,再压上青草,使干柴只冒烟不起火。蚊子、小咬是被浓烟熏跑了,可我们也常常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我们常年生活在深山密林里,吃的问题一向很困难。我们就自己开荒种地。在山里居住的一些散户人家,日伪实行归屯并村以后被赶走了,他们的耕地撂荒了,我们就种上苞米、大豆、高粱、土豆、萝卜和白菜等等。但是,每块地的面积也就是三分两分的,大的也不过就是一亩半亩的。面积不能太大,还要离密营远一点儿,这样就不容易暴露目标了。不过,别看我们过的是糠菜半年粮的苦日子,可山珍却没少吃呢。木耳啊、黄花菜啊,还有各种蘑菇,山上多得是。什么榛蘑呀、榆皇蘑呀、鸡爪蘑呀,还有花脸蘑和猴头。最好吃的要数花脸蘑。虽然我们没有油,也没有调料,可刚采到的新鲜花脸蘑,不用油炒,不用加啥调料,用清水一煮就特别好吃,不但香嫩可口,味道也最鲜美。不过花脸蘑也不好采,一般的雨水年份时,它不生长。要是遇上雨水多、气温又高的年份,在山边的大草甸子里,哪个地方的草长得最高,那个地方就会有一片片的花脸蘑。那玩意专门围着高草棵的四圈儿生长,所以,人们也叫它‘圈儿蘑’。一旦找到了,这一转圈儿的蘑菇你就采吧,能装满一两袋子呢。



“有时候,哪支战斗部队或者是地方党组织搞到了一些粮食,支援我们,我们就要下山到指定的地点去背粮食。有一次,有一个开明的大户人家把好几亩地掰下来的苞米穗子留在了地里,盖在苞米荄子下面,留给了我们。我们每次去背的时候,都是顶着星星走,借着月光回,每趟都是百八十里的山路。由于路途远,还不好走,大伙儿就想,走一趟不容易,能多背一斤就多一斤嘛,省得来回老折腾,浪费时间,影响宣传工作。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尽可能的多背一些。可是,背得多,坐下休息后,就站不起来了,要别人拉一把或者拽住旁边的小树才能站起来。有一次,我背了整整一麻袋的苞米穗子,倚靠在路边的山石上歇了一会儿,再走的时候,两腿别楞别楞的就不好使了,结果没走几步就摔倒了,滚下山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